發放同學做愛短片港大生或被踢出校

蘋果日報 A11  |   港聞 2008-03-11
【本報訊】香港大學男生不慎遺失自拍與女友做愛短片的USB記憶體(俗稱USB手指),兩人交歡過程迅速被人傳閱。男事主報警求助後,警方前晚隨即以涉嫌盜竊罪拘捕一名曾與事主同住一宿舍的男生,但尚未知該男生是否發放淫片的源頭。據知,港大將召開紀律委員會嚴懲,很大機會開除該生,殺一儆百。記者:梁美寶
遺失USB手指、來自內地的港大男生上周五報警後,警方迅速透過校方內聯網紀錄及各途徑,前晚10時許以涉嫌盜竊罪拘捕一名姓黎21歲港大男生,至昨凌晨他准以1,000元保釋候查,四周後返署報到,現時該宗案件仍由西區重案組第二隊跟進調查。知情人士指,短片男事主及被捕男生曾同時入住港大利銘澤堂,兩人相識,男事主暫已休學及退宿。據知被捕的21歲男生姓黎,活躍於學生組織,為港大學生會屬會的體育聯會現任會長,與學生會多名幹事相熟。他被捕消息傳出後,許多曾傳閱該片的學生也感驚慌及否認擁有該短片,以免遭校方及警方「算賬」。本報昨晚嘗試聯絡受害男事主及被捕男生,惟二人均未有接聽電話,有指受害男生感情緒受困,現正休學。據知,事件中流傳的短片共兩段,一段長達18分鐘,另一段則約1分鐘,片中均清楚拍攝到男女主角的面貌及做愛過程。除該短片外,男事主的個人履歷及生活照也同時被流傳。
徐立之:不會姑息
港大校長徐立之昨日向全校發電郵,指對有關港大生淫照外洩事件感驚訝,指有關短片屬個人私隱,呼籲學生之間不要傳閱或發放,校方不會姑息發放短片者,並會與警方合作;若受害男生有需要,港大會為他提供法律援助。有港大高層透露,港大一定會將事件交往學生紀律委會處理,不論該被捕學生最終會否被法庭定罪,也不會姑息他,最高懲罰可開除出校。他指摘發放者:「無論短片或者履歷,都係個人私隱,發放都係唔啱!」港大學生會評議會昨晚召開會議,討論如何處理短片事件,及如何為受害同學提供協助。港大學生會會長郭永健表示,現未見同學之間有廣泛傳閱該短片,他呼籲擁有該片的學生將之刪除。
話你知:拾遺不報可被控盜竊
有法律界人士指,被捕男生即使並非故意盜竊而取得受害人的USB手指,這種拾遺不報的行為,也屬犯法,可被控盜竊罪。事件中曾傳閱短片的同學,若是使用港大校園或宿舍內的電腦,無論傳閱或瀏覽者,校方很易透過電腦技術查出,但由於傳閱途徑可能只是同學間一傳一,便不屬「公開」發放,故警方難以證明該生在網上發佈淫褻物品。律師梁永鏗指,該名被捕學生拾遺不報屬盜竊罪的一種。除刑事檢控外,受害男生屬被侵犯私隱,他可透過民事途徑要求賠償,並申請禁制令,禁止其他人傳閱短片。
最高可判監10年
根據本港法例,如任何人不誠實地挪佔屬於另一人的財產,意圖永久地剝奪另一人的財產,即屬犯盜竊罪,是否獲益均屬無關重要,最高可被判處監禁10年。至於發佈淫褻物品,不論發佈人是否知道該物品是淫褻物品,均屬違法,最高可被罰款100萬元及監禁3年。
你的意見?
發放同學做愛短片男生應否被踢出校?請電郵至:mailto:focusgroup@appledaily.com

港大交歡片案拘大學生

明報
A05  |   港聞 2008-03-10

【明報專訊】香港大學有學生遺失USB 記憶體,內裏載有與女友親熱的性愛片段和個人履歷,有學生拾獲後經「人傳人」廣泛流傳,警方就事件昨日拘捕一名懷疑涉案的21 歲男子,案件暫列作盜竊案處理。

學生會促停止發布短片

港大學生會中央幹事會昨晚發表聲明證實事件,要求學生立刻停止以任何形式發布該短片,及把該短片刪除;學生會今天將召開評議會討論如何處理事件。

21 歲男子遭通宵扣查

據了解,警方接到事主的遺失USB 記憶體的報案後,經調查後,於昨日拘捕涉案的男子,他的身分為大學生。警方發言人證實,被捕男子21 歲,涉嫌盜竊罪名,至今日凌晨仍通宵扣查。

據悉,交歡短片流傳事件,始於事主在校內做運動時不慎遺失USB 記憶體,被另一舍堂的宿生拾獲,未幾即在校內另一個舍內流傳,在「一傳十、十傳百」下,逐漸至近日在互聯網上廣泛流傳,引起軒然大波。

而學生會的聲明中指出,事主危機意識不足,認為他有責任保管自己的物件,涉及個人私隱的更應該特別注意,保管載有私人履歷的USB 時,應該加密,避免個人資料落入不法者手上。學生會希望校方能夠為該名學生提供輔導,令他能盡快走出事件的陰影。

批評港大生不尊重私隱

聲明批評,指從是次事件可見港大學生對尊重他人私隱的意識薄弱。又說︰ 「由於短片曝光的關係,(事主)將來在宿舍中,必然會受到宿友們的奇怪目光,試問一位大學生又怎能承受這樣大的壓力呢?如果各位同學是那位當事人的話,又會不會想自己的私隱暴露於所有人眼前呢?」

「盼警汲取鍾亦天事件教訓」

港大學生會主席郭永健表示,對於懷疑有同學被捕,希望警方汲取鍾亦天事件教訓,能小心處理。學生會至今未知道受害學生是誰,亦沒有接到求助,會繼續就此作出跟進,今日會與成員開會討論如何善後。

同學:散播是意料中事

明報  A01  |   港聞 2008-03-09

本報記者日前到短片男事主所屬舍堂附近採訪,部分學生坦承聽說過交歡短片流傳一事,但大多數宿生都聲稱不知情。記者曾向一班為數約10 人的宿生查詢,有宿生立即申明「不清楚」,但背後即有人竊竊私語,向同伴笑言:「問你呀! ×× (該宿舍名稱)Edison(陳冠希洋名)喎!你識唔識?」亦有人表示聽過,之後急步離去,不欲多談。

就讀護理系2 年級的關同學說,社會不應期望大學生有較高的道德標準。化學系3 年級生利同學認為現時社會風氣並不純樸, 「好多人都上色情網站,upload 色情照片或短片」,有人拾遺不報且散播同學的私人資料,亦是意料中事。

教育界議員張文光不認同以上看法,他稱大學生受過高深教育,把別人的私隱流傳出去,是不能接受的行為。「社會有理由要求大學生的品格高尚,拾獲『手指』後發放其中短片,不僅是偷竊罪行,更是品格和品味問題!」於港大法律系畢業的立法會議員鄭家富說,這事件相當不幸。他認為不尊重他人私隱不是個別大學的事,而是源於社會文化風氣。「網上發放資訊根本無成本,又自恃不會被發現或被捕,所以肆無忌憚!」他說,雖然現時並無法例明文規管網上的資料傳送,但學生有責任自律,亦建議政府應從伺服器入手,完善關於網上收發資料的法例及加強執法。

港大學生會會長郭永健認為大學生已是成年人,私生活無可非議,但應小心保存個人資料,而取去他人「手指」及發放當中短片,則屬侵犯他人私隱的不當行為。

諗計自救學生合租板間房

星島日報 每日雜誌2008-03-03

宿位不足,校方想盡辦法解決,學生也各出奇謀。與同學合資租屋住最常見,但租金不斷上升,很多學生都吃不消。中原地產代理王先生說,「本來有不少大學生租住黃埔花園,但最細的四百多方呎單位,這一年間已加租一千元,達九千五百元,大學生租客少了很多。」

港島區的租金飆升更厲害,港大學生會會長郭永健坦言,校方已租用西環私人樓宇單位作學生宿舍,如西環華明中心,但依然不足,部分同學就在同區合租舊樓單位,「通常數人合租四百方呎單位,現在租金貴,便六七人逼在一個細單位,也有二人合租一間板間房。」


開校巴綫遭投訴


他說,非本地生數目不斷增加,令本地生宿位更形短缺,住在新界的同學,每朝要提早很多返學,否則常擠不上車。「去年學生會曾聯絡旅遊巴公司,開辦私人校巴綫,由旺角接載偏遠地區的同學返港大,但只辦了兩日,因為有專利巴士公司投訴,運輸署指學生會不符合申請校巴士綫的條件,除非校方出面申請。」

前科大學生會臨時幹事會負責人劉偉健說,曾構思成立私人巴士綫往返九龍塘及科大,「由彩虹乘小巴到學校本來不過十五分鐘,但小巴不足,常要等車半小時至四十五分鐘。」他說臨時幹事會沒有學生會法人的身分,未能與私人巴士公司簽合約,具體計畫要等下屆學生會
成立後再決定。

被逼冒險「屈蛇」

有中大學生更指,內地生愈來愈多,但宿位不夠,「屈蛇」情況漸多,「中大比較偏僻,私人樓選擇不多,而且路途遙遠,加開巴士綫亦不太可能,只好『屈蛇』,有些同學連續屈數月,但校方會『打蛇』,被捉到會接警告,甚至處分。」

一張紙n 種可能

To:  HKU student
今年,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部(以下簡稱通識部)為每位同學寄上一份印刷精美的課程刊物。然而,在如此吸引人的刊物背後,又誰知道大自然受到怎樣的破壞呢? 
今年的通識教育課程小冊子<<一個人 n種可能>每本重約135公克。根據世界野生物自然基金會〈World Wildlife Fund〉的調查,每耗用一噸的紙張,便要砍伐約17棵樹,使用約26,876公升的水及4,100千瓦小時的能源,最後造成約2.5 m3的垃圾量。 
11600 X 135公克 = 1.57噸 
那麼,就以港大本科生人數約一萬一千六百人[1]計算,通識部每個學期的印刷,就令約27棵樹被砍掉,耗用了約42084公升的水及6420千瓦小時的能源,最後造成約4 m3的垃圾量了。 
這是自詡以「培養同學成為世界公民的視野」為宗旨的通識部應所作為的嗎? 
相信每位同學都會知道砍伐林木對大自然造成鉅大的破壞。現在地球,每十分鐘便有一種物種消失,人類的滅絕正是迫在眉睫。熱帶雨林被砍伐後﹐居住在裏面的植物和動物就失去棲息之所,因此面對絕種的威脅。而所帶來的全球緩化問題,更正在對地球的生態造成災難性的影響。例如由於海水暖化,地球四成的珊瑚礁將於2010年死亡,而眾多於珊瑚礁孕育的海洋生物終不能幸免。 
因此,浪費紙張並不是「環保啲」的問題,而是更關乎全人類及所有生物的生存。 
從實際角度來看,通識教育在香港大學已推行了十二年,一向口碑載道,每年同學都熱烈報讀這些課程。況且,通識部在校園不同當眼處己張貼了色彩奪目的海報,相信自能令同學留意。在如此良好的口碑及足夠的宣傳下,相信不愁缺乏同學報讀,通識部又何用廣發刊物給全體同學,又何不上載於網上供同學參考? 
引用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的詩: 
從一粒沙看世界, 
從一朵花看天堂, 
把永恒納進一个时辰, 
把無限握在自己手心。 
希望同學能從一張紙看世界,看世界正承受的人為禍害,看世界大自然面臨的危在旦夕。 
我們要求: 
1. 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部停止郵寄課程刊物,改用環保的途徑來宣傳。 
2. 大學有關當局於校園內增設回收筒,方便同學丢棄廢物。 
此外,我們呼籲同學: 
1.將通識教育課程刊物交回通識教育部(梅堂地下G21室)以示不滿。 
校園監察力量 
二○○七年九月十五日

舍堂教育應否改革- 2007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周年辯論

一直以來,香港大學的舍堂在不少地方上都遭人抨擊,亦有不少人指出其流弊之處,故此不少人都會深感香港大學的舍堂教育急需改革。但是我們如果單單從問題著手,而不去探討舍堂教育的目的的時候,便會「只見樹,而不見林」。因此,要剖析這個題目的話,我們便應想想舍堂教育的目的為何,然後再探究其現況,是否妨礙我們達到了目的。最後,我們就應實是求是、大刀闊斧地改革,而不是再受所謂「傳統」的框框所限。

舍堂教育的目的

舍堂教育的概念源自英國劍橋牛津等大學的「學院制」。而學院制設立的目的,根據金耀基的說法,就是「使不同學科的同學間有對話,這種對話是經常的,是較不拘形式的,也因此自然會形成一種知識性、社羣性與文化性的溝通,這不但有更多的可能性使書院成為一有機的『學人社會』,且有更多的可能性幫助學生發展其『德育』。我這裏所謂之『德育』是指學生的『品性之養成』,而不是指一種狹隘或觸斷的政治上或宗教上一派一宗的思想或教條的洗禮。」[1]。而據金所引述邱白勒的說法,書院的理念是為年輕人「提供一個可以獲得整個生命的最大可以獲得整個生命的最大可能的快速成長的情境」。

由此觀之,舍堂教育實在源自一個宏大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