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C主場》郭永健:聯署聲明是支持學生訴求

前港大生會會長郭永健接受《DBC主場》訪問時,提及16位港大學生會前會長聯署,他對學生進入校委會表示支持。他指出,聯署聲明正是要支持學生的訴求,反對校委會拖延任命副校長。郭永健稱,當日也有回母校,現場有學生、舊生及親建制派支持者在場,情況亦較混亂。

郭永健指出,每一届的學生會會長都秉承「師生共治」,但自1997年後,校內師生於校委會的影響力愈來愈低,現時校委會成員佔六成都是校外人士,大多為商界與親建制人士,難免令人誤會有政治偏頗,影響大學的自主性。

當孫中山與李克強相遇在港大

明報 
A31  |   觀點  |   By 郭永健 成曉宜 岑學敏 鄭丞軒 徐傑生 2011-08-19

1923 年,國父孫中山先生在應香港大學學生會邀請,在香港大學陸佑堂作公開演講,題目是《革命思想的誕生》,他說: 「我心情有如歸家,因為香港與香港大學是我知識誕生之地……」

2011 年,香港大學一百周年,港大在當日孫中山先生進行公開演講的陸佑堂舉行百周年慶典,然而這次,港大校方迎來的竟是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

有辱百載大學精神

李克強此人與港大百年的意義背道而馳。香港大學立校之初,雖為一所殖民地大學,用以向中國散播西方為尊的文化殖民(即校方常掛在口邊的「為中國而立」)。孫中山先生推翻帝制,倡遵民主、民權、民生等重要思想及憲制精神,真正體現「為中國而立」的港大精神。

然而李克強副總理所代表的中共,自建政至今,一直打壓民主、踐踏自由、剝削人權,周二男子因在李克強所到之處穿著六四上衣而被捕一事,就足以反映這種蔑視普世價值的統治思維。如此一位人物,作為香港大學百周年校慶典禮嘉賓,實是對香港大學精神的一大侮辱。

不僅如此,港大校方更因此一反過往的開明作風。現任校長徐立之常將「HKU Family(港大家庭)」掛在口邊,然而港大百周年慶典此一歷史性時刻,港大校方沒有公開邀請這個家庭的成員共同見證,絕大部分學生、教職員、職工、校友均未有獲邀。

近日傳媒報道,此安排全因為免李克強受到衝擊,而只選擇性邀請少數政治立場溫和的校友參與,徐立之校長昨天回應傳媒,亦承認只選擇「了解大學,支持大學」的校友及同學參加典禮。校方又以「場地空間有限」為由作解釋,但觀乎過往港大舉行眾多大型活動,包括早前同樣在陸佑堂舉辦的昂山素姬百年對話活動,校方均安排公開報名,而非私人邀請。港大校方為了讓李克強此一與港大百年發展素無交集的中共頭目主持慶典,犧牲港大家庭成員的參與權利,實在無理。

校方更公布,在活動舉行前一天的凌晨時分開始封閉本部大樓(陸佑堂之所在地),而活動舉行前後封閉大學出入口,以安排李克強出入,昨天港大校園亦像李克強連日所到之處一樣,進駐大量警察,限制進出,即使出示學生證、舊生證、甚至職員證亦難以進入校園,恍如戒嚴。香港大學校園向來是學生、教職員、職工及公眾共同使用的空間,為一人之便而剝奪眾人使用的權利與自由,做法離譜。

閉門派對校園戒嚴政治獻媚

港大校方邀請其作為百周年慶典主禮的做法實在不明不白。不免惹人質疑,港大校方此舉實是向中共獻媚,藉此為未來在大陸發展其「教育產業」鋪路。眾所周知,港大早前計劃在深圳興建校區,卻因深圳市前市長許宗衡及其下屬被革而被推倒重來。校方出賣大學精神,換取發展籌碼,行為令人齒冷。

作為港大的舊生,我們實在不得不站出來反對李克強先生出席港大百周年慶典,維護我們的香港大學精神。香港是我們的香港,大學是我們的大學,我們不喊,誰喊?孫中山先生像仍默默地坐在河花池旁,國殤之柱上的六十四張臉孔仍在烈日下痛苦扭曲,我們在太古橋上高呼「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誓殲豺狼民主星火不滅」之聲,來港「視察民情」的李克強,又看見否、聽見否?

郭永健是2008 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成曉宜是2009 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內務副會長,岑學敏是2004 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時事秘書,鄭丞軒是2009 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行政秘書,徐傑生是2007 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行政秘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