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藥於民 訂定真正癌症策略

  每個香港人,不論貧富,都有機會癌症,即使權貴高官亦不例外。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及前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劉吳惠蘭便曾患上腸癌。有傳媒報道,腸癌的標靶藥每月花費兩、三萬元,整個療程連同其他開支便共花費了八十多萬。當然,八十多萬對於高官而言,可能仍然能夠負擔,但對大部分中產及基層市民而言,需要傾家蕩產來治病。

140億足夠十年藥費開支

  林鄭月娥自詡有理財新思維,但對癌症病人卻沒有任何着墨。《財政預算案》繼續「還富於富」,較上年更多派一百四十億元給最富有的階層。根據工黨「蒲公英藥物基金」的倡議,每年要求增加癌症藥物的開支約七億,計及藥費增加,一百四十億元足夠十年以上的藥費開支。同樣,薪俸稅調整稅階及減稅,令到政府每年少收四十億元。每年四十億元完全可以涵蓋病人所有藥物需要。如果要中產在節省薪俸稅款,及得到全面的醫療及藥物保障兩者之間選擇,相信大部分人都會選擇後者。工黨要求政府「還藥於民」!

  事實上,現時不少癌症藥物均需要自費。即使受到關愛基金資助,除了符合資產及入息審查,並按此分擔藥費外,在適應症方面更有多個限制。有卵巢癌的病人表示,她在癌症復發時,標靶藥不獲資助,因為資助對象只是首次患卵巢癌的病人,但荒謬的是,醫生卻沒有在她首次患癌時,建議她使用標靶藥。

英格蘭資助新藥成效顯著

  醫管局曾以香港的醫療制度,與推行社會保險的地區不能直接比較,但同樣以稅收為本的融資制度的英格蘭,便於二○一六年七月革新其癌症藥物評審及資助機制,讓病人可盡早受惠於癌症新藥,加快評審程序,如國家醫療標準機構初步建議將某項癌症新藥,納入國民保健署資助藥物範圍或癌症藥物基金資助範圍,當局即可為有關藥物提供臨時資助。英格蘭國民保署在二○一六/二○一七年度及二○一七/二○一八年度獲額外批撥共兩億五千三百萬英鎊(二十七億港元),以推行最新癌症策略下的新措施。在二○一八/二○一九年度至二○二○/二○二一年度期間,英格蘭國民保健署將獲得共四億八千四百萬英鎊(五十二億港元)的額外撥款。自二○一五年推行最新的癌症策略以來,癌症病人的存活率持續增加,接受癌症檢查的人數亦有所增長,成效顯著。按人口比例推算,香港如果要推行類似的改革,每年只是花費約兩至三億元。

  總結而言,在萬億儲備下,政府與其退稅減稅,不如好好利用公共資源,為癌症訂立真正的策略,「還藥於民」,讓所有香港人「有藥有錢醫」,減少無數家庭的悲劇!

郭永健

工黨主席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2018-03-09 A17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郭永健 還藥於民 訂定真正癌症策略

增急症室收費是否對症下藥?

文:郭永健

最近有消息指,醫管局已接近完成收費檢討報告,公立醫院急症室收費要由目前的100元提高至大約220元,理由為公立醫院自2002年推出急症室收費100元之後,至今未調整過,2003年政府資助水平是八成二,現時資助比率已增至九成二。

急症室輪候時間長的問題向來嚴重,而且不斷惡化。在2011/12年度至2015/16年度間,次緊急及非緊急病人輪候公營急症室服務的平均時間,分別增加31分鐘及27分鐘,達到107分鐘及130分鐘。當中,非緊急病人在基督教聯合醫院輪候時間更長達3.8小時。

單單歸咎病人「濫用」不公道

雖然如此,增加收費能否令求診人數減少,抑或只會增加基層的醫療負擔?

眾所周知,現時所有急症室已實行病人分流制度。病人登記求診時,會被分類為危殆、危急、緊急、次緊急及非緊急來決定獲診治的優先次序。因此,即使急症室非緊急類別的人數眾多,亦不會妨礙緊急病人。

在政府的醫療人手規劃失誤下,今年醫生的短缺為400名,即使到2020年仍有330名的空缺,而護士(普通科)今年的空缺則為100名。而令到情况更惡劣的是,政府鼓勵私家醫院發展,令到醫護人手緊絀的情况雪上加霜。因此,把現時急症室「逼爆」的問題單單歸咎病人「濫用」並不公道。

沒解決門診及夜診不足問題

此外,政府一直沒有妥善解決門診及夜診服務不足的問題。全港74間普通科門診診所,當中23間設有夜間門診服務,而且診症時間亦只是下午6時至10時。

2015年度每宗普通科門診成本為445元。急症室收費已經14年沒有調整過,現行每個急症的成本,上年度已達到1140元。以2012/13年度全港急症室的次緊急及非緊急的求診數字146萬計算,如果上述病人轉往門診的話,每年將節省公帑約10億元。

加費令基層醫療負擔增加

最後,如果落實加費建議的話,收費增加幅度高達120%,遠高於同期綜合消費物價指數升幅(34.5%),亦高於同期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升幅(50%)。雖然醫管局有醫療費用減免計劃,但在申請程序繁複下令不少合資格申請者卻步。急症室加費既未能解決問題,亦會令基層醫療負擔增加,甚至「有病不敢醫」。

作者是工黨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