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藥物支出嚴重不足 病人只能望藥興嘆

文:工黨主席 郭永健

如果不幸罹患癌症的話,相信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種惡耗。除了生命健康受到嚴重威脅外,用於治療癌症的開支亦十分龐大。尤其在香港,癌症患者得到的支援更是非常不足。

在 2006 年至 2016 年間,癌症致死個案每年平均增加 1.5%,而同期本港的各個主要死因當中,癌症是頭號殺手。在香港所有死亡人數中,因癌症致命者佔 30.5%。公立醫院病人輪候時間不斷增長,以大腸癌病人確診到首次獲得治療時間的九十百分值數為例,便由2015年的69日,僅僅一年後已增至76日。同時,癌症藥物治療的費用驚人,標靶治療便由40萬至240萬不等。

雖然政府一直強調其醫療政策是要致力為所有病人提供適切的治療,但是嚴重疾病病人的高昂藥費負擔卻一直為人詬病。今年《財政預算案》提出額外增撥四億元擴闊藥物名冊,涉及十九種藥物,當中有5類屬癌症藥物由目前的自費藥物類別轉為專用藥物。即便如此,政府亦沒有根本解決病人藥費支出的問題。

2016-17年度,病人經醫管局購買自費藥物的總開支共7.7億。即使有關開支維持不變,扣除政府增撥的4億元,仍有3.7億元的落差。況且,有不少病人因藥價昂貴而望藥興嘆,或經其他途徑購買藥物,因此病人自付藥費的開支更為龐大。另一方面,從公共藥物總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而言,2016-17年度香港只有0.28%,但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則為0.8%,當中加拿大及美國為0.6%,而鄰近的南韓及日本分別為0.8%及1.5%。從上述兩項數字看來,香港在公共藥物的支出遠遠並不足夠。

Continue reading “公共藥物支出嚴重不足 病人只能望藥興嘆” »

醫療服務不足 政府規劃失誤是主因

文: 工黨主席 郭永健

一直以來,香港政府投放資源不足,做成醫療資源短缺。社會的基層甚至中產人士假如患上疾病,需要專科診治,便需要輪候數十星期的時間。以港島西聯網的骨科穩定新症為例,病人便要等候166星期!

近期,有意見指出新移民是以上問題的根源。可是,我們只要回顧特區政府種種削減公共資源的惡行,便會知道政府規劃失誤才是問題的主因。

根據2002年政府的人口推算,居港人口會從二零零一年年中的672萬上升至二零三一年年中的872萬,而且未來的人口將持續老化,六十五歲及以上人口的比例將由二零零一年的11%顯著上升至二零三一年的24%。

可是,政府有人口推算,卻沒有長遠規劃,急於解決財赤而胡亂削減開支,埋下今天社會問題的惡果!

2002年政府為削減三千萬元的薪金支出,推出的自願提早退休計劃,令到98 名醫生、863 護士及106名衞生專業職系人員(包括臨床心理學家、醫務化驗員及職業治療師等)離職。

當時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黃德祥便表示擔心大批資深的醫生及護士離職,公立醫療服務質素將會下降。當時政府信誓旦旦,聲稱會確保醫護服務不會受過大的影響,藉着重整服務、重行調配在職員工,以及採納其他提供服務的模式,以滿足市民對服務的需求。

同年,時任醫管局主席梁智鴻建議政府削減醫科生,翌年便大減四分一學額,即減少80人,僅餘至250人。即時2012年大幅增加醫科生名額100個,但在培訓需時,做成的斷層已是無可避免。

此外,醫管局轄下醫院的病床數目在2003年至2010年期間減少,至今仍未回復至2003年的水平。自從1999年將軍澳醫院投入服務後,2000年至2012年沒有新醫院落成。即使,北大嶼山醫院和天水圍醫院分別於2013年及2017年相繼投入服務,這兩間新的中型醫院只能提供合共700張病床。

這些數字均令人動魄驚心,而醫療只是規劃失誤的一個例子。加上房屋及社會褔利的規劃問題,做成香港的民怨沸騰。可是,如果我們未能認清問題主因,只會讓政府逃脫責任,未能汲取教訓,以歷史為鑑,讓下一代生活更好。

原文刊於2019年4月工盟團結報

還藥於民 訂定真正癌症策略

  每個香港人,不論貧富,都有機會癌症,即使權貴高官亦不例外。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及前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劉吳惠蘭便曾患上腸癌。有傳媒報道,腸癌的標靶藥每月花費兩、三萬元,整個療程連同其他開支便共花費了八十多萬。當然,八十多萬對於高官而言,可能仍然能夠負擔,但對大部分中產及基層市民而言,需要傾家蕩產來治病。

140億足夠十年藥費開支

  林鄭月娥自詡有理財新思維,但對癌症病人卻沒有任何着墨。《財政預算案》繼續「還富於富」,較上年更多派一百四十億元給最富有的階層。根據工黨「蒲公英藥物基金」的倡議,每年要求增加癌症藥物的開支約七億,計及藥費增加,一百四十億元足夠十年以上的藥費開支。同樣,薪俸稅調整稅階及減稅,令到政府每年少收四十億元。每年四十億元完全可以涵蓋病人所有藥物需要。如果要中產在節省薪俸稅款,及得到全面的醫療及藥物保障兩者之間選擇,相信大部分人都會選擇後者。工黨要求政府「還藥於民」!

  事實上,現時不少癌症藥物均需要自費。即使受到關愛基金資助,除了符合資產及入息審查,並按此分擔藥費外,在適應症方面更有多個限制。有卵巢癌的病人表示,她在癌症復發時,標靶藥不獲資助,因為資助對象只是首次患卵巢癌的病人,但荒謬的是,醫生卻沒有在她首次患癌時,建議她使用標靶藥。

英格蘭資助新藥成效顯著

  醫管局曾以香港的醫療制度,與推行社會保險的地區不能直接比較,但同樣以稅收為本的融資制度的英格蘭,便於二○一六年七月革新其癌症藥物評審及資助機制,讓病人可盡早受惠於癌症新藥,加快評審程序,如國家醫療標準機構初步建議將某項癌症新藥,納入國民保健署資助藥物範圍或癌症藥物基金資助範圍,當局即可為有關藥物提供臨時資助。英格蘭國民保署在二○一六/二○一七年度及二○一七/二○一八年度獲額外批撥共兩億五千三百萬英鎊(二十七億港元),以推行最新癌症策略下的新措施。在二○一八/二○一九年度至二○二○/二○二一年度期間,英格蘭國民保健署將獲得共四億八千四百萬英鎊(五十二億港元)的額外撥款。自二○一五年推行最新的癌症策略以來,癌症病人的存活率持續增加,接受癌症檢查的人數亦有所增長,成效顯著。按人口比例推算,香港如果要推行類似的改革,每年只是花費約兩至三億元。

  總結而言,在萬億儲備下,政府與其退稅減稅,不如好好利用公共資源,為癌症訂立真正的策略,「還藥於民」,讓所有香港人「有藥有錢醫」,減少無數家庭的悲劇!

郭永健

工黨主席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2018-03-09 A17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郭永健 還藥於民 訂定真正癌症策略

增急症室收費是否對症下藥?

文:郭永健

最近有消息指,醫管局已接近完成收費檢討報告,公立醫院急症室收費要由目前的100元提高至大約220元,理由為公立醫院自2002年推出急症室收費100元之後,至今未調整過,2003年政府資助水平是八成二,現時資助比率已增至九成二。

急症室輪候時間長的問題向來嚴重,而且不斷惡化。在2011/12年度至2015/16年度間,次緊急及非緊急病人輪候公營急症室服務的平均時間,分別增加31分鐘及27分鐘,達到107分鐘及130分鐘。當中,非緊急病人在基督教聯合醫院輪候時間更長達3.8小時。

單單歸咎病人「濫用」不公道

雖然如此,增加收費能否令求診人數減少,抑或只會增加基層的醫療負擔?

眾所周知,現時所有急症室已實行病人分流制度。病人登記求診時,會被分類為危殆、危急、緊急、次緊急及非緊急來決定獲診治的優先次序。因此,即使急症室非緊急類別的人數眾多,亦不會妨礙緊急病人。

在政府的醫療人手規劃失誤下,今年醫生的短缺為400名,即使到2020年仍有330名的空缺,而護士(普通科)今年的空缺則為100名。而令到情况更惡劣的是,政府鼓勵私家醫院發展,令到醫護人手緊絀的情况雪上加霜。因此,把現時急症室「逼爆」的問題單單歸咎病人「濫用」並不公道。

沒解決門診及夜診不足問題

此外,政府一直沒有妥善解決門診及夜診服務不足的問題。全港74間普通科門診診所,當中23間設有夜間門診服務,而且診症時間亦只是下午6時至10時。

2015年度每宗普通科門診成本為445元。急症室收費已經14年沒有調整過,現行每個急症的成本,上年度已達到1140元。以2012/13年度全港急症室的次緊急及非緊急的求診數字146萬計算,如果上述病人轉往門診的話,每年將節省公帑約10億元。

加費令基層醫療負擔增加

最後,如果落實加費建議的話,收費增加幅度高達120%,遠高於同期綜合消費物價指數升幅(34.5%),亦高於同期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升幅(50%)。雖然醫管局有醫療費用減免計劃,但在申請程序繁複下令不少合資格申請者卻步。急症室加費既未能解決問題,亦會令基層醫療負擔增加,甚至「有病不敢醫」。

作者是工黨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