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已淪為遮羞布

反對中共干預 捍衛高度自治

根據港大民意調查中心的民意調查,「市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程度」的過往半年的淨值已接近零,亦是主權移交後的最低點。星期二中國國務院公布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恐怕只會火上加油,把上述淨值推向負數。

雖然主權移交後,尤其在零三七一後,中共以及其代理人不下數十次、明目張膽介入香港自治範圍內的事務,包括中聯辦多次介入香港選舉、為政府向建制派議員「箍票」、以及曹二寶提出成立第二支管治隊伍,但從未正式以國家正式政策的高度,來為中央種種破壞香港的行徑賦予合理性。難怪,特首梁振英對白皮書的公佈表示歡迎,並認為每一位香港市民都應當全面認識這份重要文件。
Continue reading “一國兩制已淪為遮羞布” »

設立租務管制 確保市民租住權利

香港唐樓

原刊於信博:forum.hkej.com/node/107520

隨著經濟蓬勃、全球的量化寬鬆及內地資本的影響,香港的樓價如脫繮野馬。不少有住屋需要的市民在未能置業的情況下,只好轉買為租,令到租金水平上升。同時,政府分別在1998年及2004年全面撤銷《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中的租金管制及租住權的保障,令香港的租客的議價水平均處於弱勢,業主可以輕易大幅加租。(1)

自2009年起,整體的租金水平不斷上升,租金指數由100.4上升至142.6,而A 類單位即實用面積少於 40 平方米的租金指數,更由09年102上升至149.6,高於整體租金水平升幅。

工黨在其政策綱領便指出「土地是市民共同擁有的寶貴資源,土地使用應以保障市民安居樂業為先,土地和物業的商品價值,不應凌駕市民的居住權利。體現居住權利並不一定需要置業,政府須同樣保障租住房屋的市民,亦可享有尊嚴和適當的居住權利。」

最近,不少民間團體均在爭取重新設立租務管制,用來防止業主大幅加租和任意中止租約,以確保市民租住的權利。可是,不少學者均聞聲反對,認為認為為租金水平設定上限為一種價格管制,只會扭曲市場及造成非價格的競爭,損害市場的效率。

持此一論點的學者單純把租住的市場簡單視為一個完全競爭(Perfectly Competitive)的市場,而沒有考慮租住市場的不完全競爭(Imperferctly Competitve)的特性。經濟學家Pascal Raess及Thomas von Ungern-Sternberg(2002)便指出,租住市場包括了以下不完全競爭的特性,如產品的差異性(Product Heterogeneity)、搜尋成本(Search Cost)、轉移成本 (Switching Cost)及 價格歧視(Price Discrimination) 等(2)。況且,反對者所指的通常為第一代的租管而非第二代租管,前者著重租金水平的管制,後者則針對租住權的保障。 Continue reading “設立租務管制 確保市民租住權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