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新移民惹的禍?

原刊於:http://forum.hkej.com/node/105520 最近由社運人士及立法會議員范國威、毛孟靜等人在8月底發起提出反融合拒赤化及要求梁振英下台的聲明,因聲明的部分內容,把本港的房屋、生活空間等問題,歸咎新移民而引起爭議。最後,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及一些社運人士因而退出了聯署。 有關聲明的部份內容如下: 「由回歸至今,每天約150人,已有超過70萬內地人取得單程證來港定居,因此港人的平均居住面積越來越小。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應取回單程證審批權,減少輸入人口,以『源頭減人』的方式針對房屋問題的核心。」 聲明指出因為單程證導致香港人均居住面積下降,但事實上有是否真確?「源頭減人」又是否針對房屋問題的核心? 翻查政府的數據,在過去十年,整體公屋單位租戶(包括租者置其屋的公屋租戶)的實際人均室內樓面面積由約11.3平方米上升至約12.9平方米。如果我們認為不少家庭團聚的新來港人士都是經濟價值低、佔用社會資源而居住在公屋的話,公屋租戶的人均面積倒沒有因此而減少。至於私營房屋,卻因政府沒有收集相關數據而不能作出比較,但相信亦影響甚微。

Posted On :
劏房

「長遠房屋策略」能否真正解決香港的房屋問題?

房屋問題作為特首梁振英施政綱領中的重中之重,上任伊始便成立了「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恢復自一九八七年提出,但在二零零二年起停頓的長遠房屋策略。長策會經過多次會議後,將會起草諮詢文件,並在九月初進行三個月的公眾諮詢。但觀乎長策會的職權範圍,以至多會議的討論內容,難以令人信服房屋問題能夠得到解決。 殖民管治思維下的高地價政策 香港的所謂的房屋問題,包括公共房屋及資助房屋的數量不足、私人樓宇價格遠高於負擔能力的問題,實在是港英政府在其殖民管治思維下高地價政策做成的問題。在殖民地之初,英國便以《殖民地章則》來要求各殖民地的政府必須收支平衡、量入為出。而在殖民地後期,面對九七年中國收回香港的期限,政府更難以推行長遠及徹底的政策,包括任何福利及房屋的政策。同時,殖民地政府在維持其管治的穩定下,必然首重於維持社會上層的利益,對於社會的底層,除非危及其管治,如六七騷亂後揭示的社會問題,政府一般都任由其自生自滅。在此情況下,政府當然不會推行累進形式、較高稅率利得稅制,薪俸稅的標準稅率亦維持在較低的水平。但在各樣的社會開支增加情況下,以地價收入來維持其收支平衡便變得異常重要,現任的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更將之讚譽為『營造出港式財政神話——即低稅制下的「類福利國」』。

Posted On :
Category:

債務危機源於褔利開支太多,抑或財富分配不均?

左治 過去一星期,美國雙底衰退以及歐洲債務危機的陰霾籠罩股市,令到環球股市多日下挫。除了美股數日急挫逾500 點,而港股亦曾連續6 個交易日下跌,累跌達3333點,跌幅近15% 。股災重現,再一次提醒了我們自2008年發生的經濟危機根未有解決,過去兩年表面上經濟的復蘇只是人為滯後危機的爆發,為下一波危機累積更大的爆發力。 歐美政府轉移視綫 未能對症下藥 誠然,歐美等國並沒有汲取08年金融危機的教訓,為市場去槓桿化及引入更多包括對衍生產品在內的市場規管,亦未有處理評級機構的代理問題。(諷刺的是,觸發上星期股災的成因之一便是評級機構對美國國債調低信用評級,但他們似乎忘卻了自己以往向投資銀行收取報酬,月然後給投資銀行發行的高風險債券良好的評級。)相反的是,歐美各國政府卻轉移視線,把焦點放在國家赤字的問題,並進步削減政府開支,向無辜勢弱的工人階級開刀,卻把經濟危機始作佣者,資本家及銀行家輕輕放過,回復他們鉅額花紅,任由他們揮霍度日。 處理經濟危機的兩個方法 面對當前的危機,不少右派經濟學者及評論家都把責任歸咎於褔利開支的增長,以及民主政治之下,政客為求選票而濫發褔利。他們不但沒有感激凱恩斯的經濟政策過去為他們紓緩危機,更將之評為「寅吃卯糧」(明報社評,2011年8月14日)。他們認為解決危機的方法就只有削減公共開支,包括醫療、失業救濟等開支,使到收支平衡,便能解決債務問題,從而恢復經濟增長。 可是他們並沒有意識到金融危機的主因在於金融虛擬經濟的泡沫爆破,連累實體經濟的投資萎縮。同時,過往的褔利開支以及次按等政府借貸,都只是為了維持消費需求,而以借貸褔利補貼來取代工人的實際工資增長。歐美各國救市措施及美國推行的量化寬鬆政策,並沒有令到資金流向實質的生產領域,相反只是拯救了銀行及資本家,容讓他們把過剩的資金流入新興國家的資產市場興風作浪。美國的就業市場以及經濟了無起色,便可印証此點。 故此,現在應該做的,是向大財團及富豪課以重稅,並打擊任何投機活動,進行大規模的財富再分配,把集中在富裕階層的財富轉移至普羅市民身上,滿足他們的生活需求,從而帶動實質的經濟增長。相反,現在資產階級以及其代言人只是試圖透過削減工人福利,維持龐大的失業後備軍繼續壓抑工人的實際工資,進一步加強對他們的剝削,來為他們賺取更多金錢。即使勉強令到經濟恢復,工人階級亦不能分享到絲毫的好處。 應對危機 倡導新的階級團結 身處全球經濟危機之下,我們除了要應付資產階級明刀明槍的攻擊外,更要防範極右、排外、種族主義意識型態上的侵襲。挪威的極右屠殺事件,以至在香港冒起的排外意識,都令我們不得不有所警惕。倡導新的階級團結來捍衛工人的階級利益,更是我們當前首要的重任。 2011年8月17日 原刊於左翼21網站,以筆名《左治》發表

Posted 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