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快成為公屋城市嗎?

文: 工黨主席 郭永健

八月初,民主思路召集人及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批評社會過度集中討論如何增建公屋,缺乏宏觀視野,更稱「無人想將香港打造為公屋城市」。數月前,擁有粉嶺高球場會籍的他亦在報章撰文,指出把佔地172公頃的粉嶺高爾場與劏房戶的住屋需要對立起來,是「打倒富人專利」及「民粹主義者的操作」。

諷刺地,無論是填海造地抑或房屋政策上,湯家驊、特首林鄭月娥、官商巨賈以之為師的新加坡,卻是名乎其實的「公屋城市」,組屋佔住宅總數73%,佔80%住戶數目。反觀香港,只有44%為公屋、居屋或夾屋單位,而住戶的比例則為45.6%,兩者均與新加坡有3成的距離。

同時,在2018年6月底,有近27萬宗公屋申請,當中15萬宗為一般申請,而一般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為5.3年。公屋上樓無期,伴隨的劏房問題亦日益嚴重,9萬個劏房戶、20萬個劏房住客,包括4萬名兒童。5年以上屈居劏房等候上樓,便是該4萬名兒童的童年生活,影響他們學業以至人生發展。一個稍有同情心的人,亦不會如湯家驊說出「無人想將香港打造為公屋城市」等輕蔑的說話。 Continue reading “香港快成為公屋城市嗎?” »

再論新公屋出售

最近有報章報道指出,《施政報告》將會推出一項出售整棟公屋的「先導計畫」,供公屋租戶及公屋輪候冊上的「綠表」人士申請購買。我早前於明報撰寫的《出售新公屋將延長公屋輪候時間》一文指出,以上政策只會減少公屋的供應,並延長公屋輪候者的時間。本文繼續指出此政策上的其他謬誤,希望政府能懸崖勒馬。

出售新公屋非驢非馬

政府曾在一九九八年推出租置計劃,讓居住在租住公屋的家庭購買其現居的公屋單位,但該計劃在2005年終止。可是,現時的新計劃並非讓租住公屋的家庭購買現居單位,而是購買新的公屋單位。新計劃充其量可算是現時居屋政策的變種,以公屋的質素及百分之一百的綠表比例來出售單位,在租住公屋及購買居屋中間增設一級置業階梯。如是者的話,用來出售的新公屋是否仍能算作公屋,抑或應當作居屋,還是次等的夾屋呢?如果新興建的公屋可以用來任意出售,長遠房屋策略所訂下的公屋居屋比例還有何意義?

政策目標混亂

去年12月,政府公佈經諮詢後訂定的《長遠房屋策略》,願景為協助香港所有家庭安居,讓他們可以入住適切而可負擔的居所。《策略》並沒有如一九九八年特首董建華一樣,訂下任何自置居所的目標。因此,現今政府的重點應著眼於公屋輪候冊上的基層市民,讓他們盡快入住公屋,並配以居屋的政策,讓有購買能力的公屋住戶騰出單位。

可是,突如其來的出售新公屋政策,卻不符以上政策目標,似滿足公屋住戶的置業需求,而罔顧減少公屋的供應並延長輪候時間的情況,把政策的次序倒轉過來。如果在長遠房屋策略以外,如此倉促推出這政策,只為求房委會賣樓套現,資金回籠的話,政府實在過於短視。

新公屋沒有遷出限制 減少未來可編配上樓的單位數目

先不論「富戶政策」本身的爭議性, 根據現時房委會的政策,凡在公屋住滿十年或以上的租戶,均須定期申報入息,甚至申報資產。如果超逾入息限額,便須繳交額外租金,甚至遷出公屋單位。

如果新公屋用作出售用途的話,照理並沒有現時其他公屋的富戶限制,如此一來,未來能夠騰的公屋單位將會減少,可編配上樓的單位數目亦會減少。

總結而言,出售新公屋除了減少公屋的供應及延長輪候時間外,在政策遇輯思維亦充滿謬誤,政府實在不應推行。

(註:有關計劃後來被稱為「綠表置居先導計劃」)

出售新公屋 將延長公屋輪候時間

最近不少報章報道,有建議把新落成的整幢公屋出售,聲稱將會加快公屋的流轉並且對公屋的供應並不會造成影響。本文將會指出以上做法不但無助於增加公屋的供應,反而會減少供應,而當中的出售的安排更會延長公屋輪候者的時間,希望政府切勿採納有關建議。

首先,所謂加快公屋的流轉根本有異於居屋出售予公屋住戶,然後騰出公屋單位的流轉。因為原來新公屋的對象便是公屋輪候者,出售新公屋只是把現有公屋住戶遷移至新公屋,而輪候者便住進舊公屋單位。這樣的挪移並沒有增加公屋的供應。 Continue reading “出售新公屋 將延長公屋輪候時間” »

信報:租置計劃無助解決樓市問題——回應王于漸〈改革資助房屋有理〉

租置計劃無助解決樓市問題——回應王于漸〈改革資助房屋有理〉
信報財經新聞
P17 | 讀者之聲 | 讀者來函 | By 郭永健 2011-05-28

王于漸教授〈改革資助房屋有理〉(刊4 月6
日,下稱「王文」)一文提到的改革資助房屋,實際上就是恢復租置計劃及毋須補價賣斷居屋,把所有公屋、居屋市場化。王于漸的理據是出售所有資助房屋來增加「上車盤」的供應,以降低「上車盤」的價格來紓緩需求。

王文開首提出過往市民的生產力提高,人力資本增值,不少人都可以在升勢前置業。不過,根據運用統計處的數字而計算得出來的數字,過往十年人力資本增值勝過之前十年,回歸後十年亦勝過回歸前十年。政府的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2010
年第一季的經濟報告亦作出同樣的結論。可是,即使生產力上升,香港人的實質工資沒有相應增長,貧富兩極差距擴大,顯然是勞動所得的分配極為不合理。故此,把市民未能置業歸咎於生產力升幅減少是沒有根據的。

Continue reading “信報:租置計劃無助解決樓市問題——回應王于漸〈改革資助房屋有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