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退保研究報告押後提交

日前,領導退休保障未來發展小組的港大教授周永新表示,因為「長遠財政計劃」提出的數字較為保守,影響退保方案的收支推算,令各退休保障計劃都面對一定的資源困難,故此需要時間再研究數據,報告需要押後提交。

周永新教授的理由看似有理,但是卻令不少人懷疑政府採取拖字訣,毫不重視退休保障。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早在去年的預算案宣布成立「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並推算未來的收支狀況。周永新教授的研究顧問團隊同樣於去年三月成立。兩者均須就政府的財政收入及有關老人福利支出作出估算。如果兩者有保持溝通,或「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能在報告推出前數月便給予數據給周永新團隊的話,退休研究報告斷無押後提交之理。故此,如果周永新教授並非刻意拖延,便是政府內部行政混亂,互相拉扯,虛耗市民光陰。

此外,雖然「長遠財政計劃」提出的數字較為保守,但相信對全民退休保障方案的影響甚少。以「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的推算,2041/42年度,長者生活津貼及高齡津貼的開支便要364億,為現時開支的2.5倍。可是,相對於現時政府以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及老人綜援構成的老人福利制度,全民退休保障在財政上更能持續。

首先,全民退休保障作為一個市民供款的制度,而非現時單靠稅收支付的制度,減少了政府的財政壓力。此外,全民退休保障包括了同代財富再分配、「能者多付」的特點,薪酬較高者需支付更多供款。還有,全民退休保障以一次性撥款成立的基金彌補過往未有供款但已經退休或即將退休者的財政來源。以上種種的特點,將會大大減少退休保障制度對政府庫房的依賴。

總結而言,周永新教授領導的研究顧問團隊必須以獨立及公正方式作出評估及建議,政府並以此進行諮詢,交待落實全民退休保障的時間表及路線圖,才能解決香港長者的退休問題及真正減輕政府的財政壓力。

真的是全民退休保障惹的禍嗎?

文:郭永健

現時社會討論全民退休保障時,不同的學者、議員都抨擊外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並成為會做成社會龐大的壓力。究竟,全民退休真的是十惡不赦嗎?強制性的個人儲蓄制度如強積金真的較保障制度來得好嗎?

問題出於預期壽命增加及出生率下降

以往外國的退休保障制度主要為「隨收隨支」,以稅收來支付退休金,因此表面上(apparent)便形同「左手收稅,右手支付」、「上一代收錢,下一代付鈔」。但是我們細心想想,敝除制度運行的最初時期,每名勞工均須在其工作年齡繳稅,可見每名勞工實際上為其退休金作出貢獻。

現時外國退休保障出現的財政危機,主要問題出現在人類預期壽命(Life Expectancy)增加及下一代出生率急速下降。以上兩項問題均超出在政府的預期,導致現時不同政府都以不同的改革措施,如推遲退休年齡,減少退休金金額作出應對。

Continue reading “真的是全民退休保障惹的禍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