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黨 X 反對地產霸權】郭永健︰那天我跑向林鄭的座駕……

2017年11月,向林鄭示威要求撤回公屋封頂論及向基層道歉

2017年11月,向林鄭示威要求撤回公屋封頂論及向基層道歉

原來郭永健跑得很快。

本月1日,工黨副主席郭永健以及多名工黨成員,趁林鄭月娥赴金鐘香格里拉酒店出席酒會時,向林鄭示威,要求林鄭收回「80萬公屋封頂論」及向基層道歉。警察早聞風聲,由太古廣場開始「接送」工黨一眾成員到達示威現場,並在酒店落車區以外十米範圍架起圍欄,將示威者欄住。

林鄭座駕一到,她本人並無立即下車,任由工黨成員呼叫口號,等待警察處理現場情況。郭永健見林鄭無意下車接收請願信,決定突破保安包圍,甩掉拉著他衣角的便衣人員,一支箭拼命跑到林鄭的座駕,甚至欲拉開車門遞信,惟最後亦被三、四名保安及便衣人員拉走。經過數分鐘擾攘下,面無半點表情的林鄭下車進入會場時,不情不願地收下工黨成員塞向她的請願信。警方亦隨即抄下郭永健的資料,說要保留檢控權利。 Continue reading “【工黨 X 反對地產霸權】郭永健︰那天我跑向林鄭的座駕……” »

出租公屋不能封頂 打擊囤地重掌供應主導權

文:郭永健(工黨副主席)

早前,特首林鄭月娥接受傳媒專訪時表示,出租公屋單位由76萬個增至80萬個,已足夠照顧基層家庭需要,故日後可以把大部分新建公屋轉作「綠置居」。雖然,她數日前表示80萬伙公屋不是目標,也非極限,為其房屋政策「相對複雜的概念簡單化,甚至不幸數字化,而引起社會大眾不必要焦慮,表示歉意」。她又稱只要改善置業階梯及公屋單位流轉性,「(80萬公屋單位)或許可以滿足基層低收入巿民住屋需求」。

林鄭以上的一番言論正正揭示她政策思維,就是盡可能減低一切政府的承擔,把問題推向市場及個人。作為當權者,政府應用盡方法讓市民享有適切居所,而置業與否、是否由政府提供居所均只是手段。然而,當政府一直以來的高地價政策為高樓價、高租金的元凶,而普羅市民不能負擔私人市場物業的價格及租金,需要尋求政府協助時,政府竟然反過來把問題指向公屋市民,要求他們向政府購買市價掛鈎的單位,脫離政府的補助。

Continue reading “出租公屋不能封頂 打擊囤地重掌供應主導權” »

二十年前,工聯會如何出賣工人? 

 

【撰文:郭永健】
作者為工黨副主席

二十年前,政府在主權移交後的第二周(1997年7月9日),便在臨時立法會提交《1997年法律條文(暫時終止實施)條例》,把7條在立法局時代通過的法例凍結,當中包括《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及《1997年香港人權法案(修訂)條例》。當初政府企圖在一次會議上完成條例草案的三讀程序,及後放棄,亦逼使臨時立法會在7月16日便通過凍結有關條例。

政府強硬的做法,除了用來否定及削弱立法局的權力及威嚴外,也顯示出其蔑視勞工權益的態度。除《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外,凍結的法例亦包括了容許工會有更大職權範圍和工作範圍的《1997年職工會(修訂)(第2號)條例》,以及防止歧視職工會會員的《1997年僱傭(修訂)(第4號)條例》。當時在臨立會的工聯會自稱代表工人利益,但竟沒有反抗政府當時的做法,以至香港的打工仔女至今仍缺乏集體談判權保障。 Continue reading “二十年前,工聯會如何出賣工人? ” »

香港強積金取消對沖

刊於台灣新社會智庫

文:香港工黨副主席 郭永健

前言

強制性公積金計劃(下稱「強積金」)自2000年實施以來,其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的抵銷安排(下稱「對沖安排」)一直為人垢病,被指削弱勞工的退休保障。香港不同的勞工團體,一直以來都要求立即取消對沖安排。但在商界強烈反對下,香港特區政府一直以來都採取迴避的態度,直至上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方在其競選政綱表明處理對沖安排問題。

梁振英原計劃在2014年施政報告提出取消對沖安排的方案,但最後一刻因商界施壓而作罷。直至2017年的《施政報告》,梁振英才提出方案,但因降低僱員權益及增加商界支出,而遭到兩方反對而未能在任內達成共識。

我會在本文中介紹「對沖安排」的歷史背景、勞工界對政府方案的回應,以及未來的政策發展方向。

Continue reading “香港強積金取消對沖” »

一國兩制/一地兩檢值幾錢? 

文:工黨副主席(政策)郭永健

計算方法

要計算一地兩檢的邊際效益,就要比較它與其他方案能夠節省時間的經濟效益的分別。假設在褔田設立口岸,出入境檢查時間一樣,一地兩檢與兩地兩檢的分別便只有落車、轉月台及上車的時間。當然,目的地或出發地在褔田的乘客無須轉車,便不會受影響。

同樣道理,如果坐直通班次來往深圳北及廣州南的乘客,如在深圳北及廣州南設有口岸,便無須中途下車檢查,時間上亦不受影響。因此,愈多地方設有口岸,則能夠做成的時間損失愈少。至於設置口岸的成本及困難,但應該為數不大。由於找不到數,但可參考《一地兩檢多舊魚》一文。

Continue reading “一國兩制/一地兩檢值幾錢? ” »

民主群眾運動的持久戰--寫於DQ案後

文:郭永健

繼11月梁頌恆及游蕙禎的議員資格被撤銷後,7月14日高等法院亦按人大釋法的內容,撤銷民主派四人包括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的議員資格。禍不單行,朱凱廸及鄭松泰亦遭入稟, 於7月26日上庭聆訊,議員資格亦岌岌可危。

宣判後,民主派表示不能再一切如常,網上亦有不少輿論表示民主派全體議員該總辭,以帶來震撼及表明抗爭意志。可是,經過連日的討論,不少人已指出總辭為何不可取,包括區家麟撰寫《 有關總辭的十個迷思》一文,已有透徹分析。另一方面,7月20日財委會通過36億教育撥款,及連帶其餘三項撥款,結果主張留在議會抗爭的一方,亦被質疑根本未能團結民主派在議會抗爭。

毋庸置疑,上述的爭論及問題並非第一天出現。2010年的五區公投運動,便曾提出在補選勝出而政府沒有普選方案後,全體議員總辭抗議。至於議會抗爭問題,在過往多年的拉布問題上, 爭論亦多不勝數。

既然如此,民主運動的方向為何?尤其在議會路線上,議席遭政權任意剝奪,加上劉曉波鬱鬱而終,未來仍有兩席、甚至更多民主派議席面臨被DQ,不免令人更加憂心忡忡。

面對當前困局,所有關心民主運動的民眾必須認識到香港的民主運動是一場持久戰,並不能一蹴即至。 Continue reading “民主群眾運動的持久戰--寫於DQ案後” »

反對般若精舍改建骨灰龕

般若精舍Master Layout Plan

般若精舍正向城市規劃委員會申請,把安老院舍改建為骨灰龕,提供五千四百個靈灰位,將會為附近的民居帶來極大的影響。

位於大埔梅樹坑的般若精舍本身為一所安老院舍,但自2009年起便違規出售骨灰龕。2012年,般若精舍曾向城規會申請改建骨灰龕,但遭到否決。去年8月起,般若精舍再次提交申請,但卻以提交進一步資料為由,多次拖延城規會審議。(申請編號:A/TP/611)

工黨社區幹事郭永健強烈反對上述申請,呼籲居民6月6日前以一人一信的形式攜手反對申請。如希望了解更多,歡迎向郭永健查詢。(電話:60167718)居民亦可以下列途徑遞交意見給城規會。

傳真:2877 0245/2522 8426
電郵地址:[email protected]
網上表格:https://goo.gl/WmNhxp

聯署反對信:wp.me/p4x6ql-ds

關注大埔馬窩綠化帶興建私人住宅

向城規會遞交意見書

5月10日的大埔區議會的委員會上討論改劃六幅原為綠化地帶的土地為住宅用地。當中,位於大埔馬窩路(近新峰花園第1期及忠和精舍)的綠化地帶土地更只是用來興建私營房屋。

我指出政府應採取「先棕後綠」原則,先發展難以復原的棕地作公營房屋用途。此外,興建更多的私營房屋無助解決基層及中下層的住屋問題,我認為綠化地帶實在不應改劃為私營房屋的住宅用地。

綠化地帶不應任意發展

根據政府的規劃意向,綠化地帶「主要是利用天然地理環境作為市區和近郊的發展區的界限,以抑制市區範圍的擴展,並提供土地作靜態康樂場地。根據一般推定,此地帶不宜進行發展。」

因此,除非沒有其他替代發展的土地,以及具有強烈的發展理由,實在不應破壞綠化地帶。

棕土優先

根據本土研究社的資料顯示,大埔教育學院對出、位於洞梓路旁的棕地,面積約9公頃,主要作露天貨倉用途。過去十多年來該棕地範圍不斷擴大,2015年植被明顯消失。

歡迎各位居民填寫問卷表達意見。我們將會向規劃署反映,爭取在提交城規會前作出修訂或撤回有關項目 。

網上問卷:goo.gl/forms/veTuNjcRmQyUIKJz2

《大埔分區計劃大綱核准圖編號S/TP/26》擬議修訂項目

改劃後的土地用途 :住宅(乙類)10
土地面積 :約2.27公頃
總樓面面積 :72,640平方米
建築物高度 :13層
單位數量 :1210個

終身年金計劃有什麼問題?

文:郭永健

政府外匯基金全資持有的按揭證券公司4月10日公布將推出「終身年金計劃」。以65歲一次過繳付100萬元保費、內部回報率為4%為例,計劃中男性投保人最多即時每月收取年金約5800元,直至身故。
ADVERTISING

計劃公布之後,社會初步反應正面,認為回報率吸引,亦可以抵禦長壽風險。作為政府負責營運的年金計劃,理應不以牟利為目的,可是仔細研究政府列舉的數字,計劃似乎過於保守,回報並非預期中這麼高。

首先,計劃中的假設平均壽命太高。筆者以計劃中所列舉的其中一組數字計算:內部回報率為3%,男性估算每月固定年金約500元(每10萬元保費),女性則為約450元。經過計算後,以3%的回報率為例,男性要存活23年,即如果在65歲參加計劃的話,要到88歲累積的年金收入才達至該回報率;而女性更要存活27年,即相當於92歲。

如果以統計處推算的2019年香港人口生命表,65歲男性的平均預期壽命為85.37歲,女性則為89.75歲。如果在上述年紀身故的話,實際回報率分別只有2.51%及2.7%。

此外,計劃中保證發放的金額太低,只有等同已繳保費105%。即是如投保人在獲發105%已繳保費之前身故,其受益人會繼續每月收取餘下期數或一筆過現金。假設一名男性在投保12年後身故,以所得的身故保障餘額及以往收取的年金總額計算,年均回報率只有1.33%,隨時跑輸通脹。事實上,從第3年至第22年,一名男性假如身故的話,所得的年均回報均低於2%。

還有,退保價值過低,令到市民如有急切需要提取現金的話,將會損失頗大。計劃中的退保價值為餘下未發放保證期數每月固定年金折算為現時價值。以內部回報率3%來計算折算因子,如果一名男性在一年後退保,退保價值只有約78萬元,損失近16%,第2年退保則損失14%。

除了以上回報的問題外,計劃的投保年齡設定在65歲或以上,令到60歲退休甚至55歲退休(如紀律部隊)的人士未能參與。此外,雖然女性平均壽命比男性為高,但現時男性所得年金會較女性為多的做法造成男女不平等。
不能代替全民退休保障

筆者建議政府把投保年齡提前至60歲,並且增加每月的金額,令到假設的平均壽命與人口生命表相符。同時,政府亦應把保證發放的金額增加,增加計劃的實際回報率及讓退保造成投保人的損失減少。

最後,即使年金計劃能夠對應長壽風險,但亦不能代替全民退休保障計劃,保障家庭勞動者及讓基層得以受惠。

作者是工黨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