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白色恐怖治港

譚作人,四川著名環保人士。2008年汶川地震後,他公開質疑並致力調查學校豆腐渣工程,發起和組織志願者搜集遇難學生名單,2010年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五年。周世鋒,曾代理多宗維權案件,包括2001年石家莊爆炸案、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等,被指「炒作熱點案件,發表顛覆國家政權言論,組織他人在公共場所滋事」,2016年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七年。王怡,成都家庭教會秋雨聖約教會主任牧師,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非法經營罪被判囚九年。 在香港,我們經常看到中共如何以國家安全的罪名打壓維權人士、宗教人士的新聞,但總會認為香港不會發生這些事情。即使2015年,中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新國安法,但特區政府表示不會在香港實施,亦沒有計劃為23條立法。可是,上周四,中國人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宣佈將審議有關港版國安法的決定,並且在一星期後,即今日就會表決。人大常委會則可能會在8月制訂相關法律並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公佈實施。 以上急促的做法,除了旨在繞過香港立法會及針對9月的立法會選舉外,亦企圖恫嚇香港人,不敢作出反抗。在執筆之際,上述決定的草案把「禁止危害國安的行為」修訂為「禁止危害國安的行為和活動」,增加「活動」的概念,牽涉的情況更為廣泛,打壓香港人示威權利。因此,即使在上述決定通過後,距離人大常委會通過法律尚有兩個月多的時間,中共隨時可因應香港人反抗的程度,在具體條文中「加辣」,嚴厲對付香港示威者。 即便如此,香港人是否就要放棄反抗?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指出港版國安法所提及「顛覆國家政權」包含地方機關,亦包括特區政府。按此邏輯,日後市民在遊行時高喊「林鄭下台」,隨時被視為顛覆國家政權。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晨甚至解讀「癱瘓政府管制及立法會運作」亦被視為顛覆國家政權。簡單來說,一般以往平常的示威活動,日後亦可能被控違反國安法。 再者,人大決定中指「中央人民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機關根據需要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意味中共將會在香港設立國家機構,並隸屬中國國安部。中共由此可以派駐大量國安人員、特務及秘密公安,他們可以獲授權在香港執法,被捕者甚至可能被移交到大陸審訊。以惡法消滅港人自由 香港人已退無可退!即使中共不在條文中「加辣」,但日後勢將繼續收緊香港人的自由。林鄭指香港有責任落實《基本法》23條立法,並說希望很快有條件、氛圍完成23條立法。因此,實施港版國安法,中共將會打蛇隨棍上,為《基本法》23條立法,加強箝制香港人的自由。值得注意的是,林鄭所指的條件、氛圍正正是希望強行實施港版國安法,令到香港人噤聲,甚至借國安法條文來取消立法會候選人資格,讓建制派主導議會,順利通過23條立法。 此外,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早前指「該激活的激活,該執行的執行」,即是把殖民地遺留的法例,如煽動罪、叛逆罪、《公安條例》及《社團條例》等激活。加上港版國安法、23條立法,香港人的自由將消失殆盡。 「我反抗,故我們存在。」如果香港人不想自己及下一代活在白色恐怖之中,惟有直視恐懼,反對惡法! 原刊於蘋果日報報章hk.appledaily.com/local/20200528/JNFSWXUASV55AJ3UNWGYDJTGRQ/

Posted On :
Category:

「維民所止」與「中日利弊」的試題文字獄

約三百年前,民間流傳金庸(原名查良鏞)先祖查嗣庭,因在江西鄉試出題「維民所止」而惹禍。三百年後,香港考評局官員亦因歷史科文憑試要求考生根據資料及自己所知,回答是否同意「1900 年至 1945 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的題目而遭到猛烈抨擊。 《清鑒》:「嗣庭主考江西,所出試題有『維民所止』句,訐者謂『維民所止』二字係取『雍正』二字而去其首,帝大怒」。現在特區政府教育局以上述試題傷害中國人民感情而發聲明譴責,要求取消試題。 八年抗戰、南京大屠殺等日本侵華的事實,早已在教科書有所提及,考生應早已掌握,因此試題要求考生以自己的知識,加上兩篇資料作答,根本沒有問題。況且,試題所指的時間為 1900 年至 1945 年,並非只有日本侵華的時期。雖然相隔三百年,但當權者捕風捉影,羅織構陷,卻是如何相似!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指題目本身沒有什麼討論空間,「答案只有弊,唔會有任何利。」又說學生極有可能被以引導去作答日本對為中國「帶來利多於弊」,得出「和整個民族理解不符合的結論」。首先,真理愈辯愈明,只要考生言之成理便可,與「有否討論空間」及「和整個民族理解不符合」又有何干?如果凡事顧及「整個民族理解」如何,是否政治正確,學術自由從何說起? 清朝的學者李祖陶便嘗言:「今之文人,一涉筆惟恐觸礙於天下國家……消剛正之氣,長柔媚之風,此於世道人心,實有關係。」戒嚴時期的台灣,便曾有電台在蔣中正生日前夕播出電影主題曲《死亡之歌》,被警總認為對元首不敬。中共建政後,中國大陸的文字獄更是不勝枚舉。由此可見,文字獄是專制社會的產物,鼓勵誅心之論,更鼓勵奸佞小人肆意告發,隨後一犬吠影,百犬吠聲。 星期一,林鄭便指教育不能成「無掩雞籠」。星期四晚上,教育局便譴責考評局。加上建制派一直攻擊通識科,認為老師有機會在課堂上宣揚偏頗的主張,此次事件又豈是偶然?中共正在香港上演文革,誓要在找出「大毒草」,又要揪出「反革命份子」。香港人對此必需反抗到底!

Posted On :
Category:

教育局 DQ試題ㅤ政治干預踐踏專業

【文:郭永健(工黨主席)】 教育局以「有試題附帶極為片面的資料,致試題具引導性,考生可能因而達至偏頗的結論」、「嚴重傷害國民感情及尊嚴」為理由,要求考評局取消歷史科試題。配合林鄭早前所講的教育不能成為無掩雞籠,以及建制派經常指控教育界充斥,中共整頓香港教育界已是彰彰明甚。 自事件發生,考評局所受的壓力可謂史無前例。教育局在開考後即晚發聲明要求嚴肅跟進,翌日楊潤雄局長便於記者會宣佈要求取消題目,指這條題目「答案只有弊,唔會有任何利」,教育局在短時間內下了強硬結論實屬罕見。另邊廂,外交部駐香港特派員公署在開考即晚於 Facebook 批評該試題,指香港教育不可以成為無掩雞籠,官媒《環球時報》更以「香港今日高考題引導學生做漢奸」為題,引述教聯會副主席穆家駿指,題目引導學生做漢奸,令人聯想今次局方的決定充滿著政治意味。 現時 DSE 的制定試題工作,一直由考評局設立的審題委員會負責。24 個甲類科目包括歷史科,均分別有經驗豐富的中學教師及大專學者參與,並根據《課程及評估指引》與《評核大綱》擬定試題及評卷指引,經過詳細討論,審題委員會成員一致接受才可正式定稿。當中,成員的聘任每年都會作出檢視及有所更替,成員中即使有個別的個人信念,亦必須依從既定的機制及被委員會內的成員互相監察。由於考評局並非政府部門,其專業獨立自主獲國際認可,與教育局亦一直合作無間,關係良好,今次局方高調強硬的態度令整個教育界都大感驚訝。 事實上,這次事件教育局的理據並不充分,歷史科的考核一向以開放式的題目為主,評分著重考生對史實的掌握,而非考生的立場,而參考資料亦只是輔助學生,不等於考生需要同意該資料,作答時需要以史實作引,並非單靠參考資料作答,況且題目所指的時間是設於 1900-1945,並非只有日本侵華的時間。試題具爭議並非新鮮事,但未經充分聽取及討論專業意見前,便一刀切說沒有討論空間,無疑是暴力踐踏考評局多年來的專業,並扼殺理性討論的考核空間,以政治正確打擊教育界的專業自主。 就這次的爭議,教協特意邀請中學歷史科教師表達意見,獲 268 位教師以實名填答問卷,佔全港中學歷史科教師約 26.6%,當中約 95% 的受訪者不同意設題涉及專業失誤,97% 歷史科教師不同意取消該試題,可見前線教師的意見非常明確。當中有受訪者認為,歷史科考生有足夠能力判斷及作答,亦有教師呼籲各界尊重專業、維護學術自由、保障考生公平、保護考評局的公信力。 日前考評局通識科兩名經理突然請辭,引起不少猜測,但不容置疑的是,這次風波已嚴重打擊考評局內的士氣,令考評局的公信力一夜之間盡失,政府的做法除了凌駕專業,更製造了一種白色恐怖,人心惶惶,擔心其專業決定隨時再次觸及紅線。考評局亦剛決定取消該題目,並提出以估算方法處理分數,莘莘學子的利益慘被犠牲。DQ 試題此例一開,對香港教育界的清算將無日無之。

Posted On :
Category:

港澳辦扭曲《宣誓及聲明條例》胡亂DQ議員資格

港澳辦早前發出聲明批評郭榮鏗刻意在內務委員會選主席時拖延,涉嫌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又說他蓄意違背誓言「鐵證如山」云云。港澳辦聲明最後「香港特別行政區《宣誓及聲明條例》也規定,任何人作出誓言後拒絕或忽略作出的誓言,已在任的人士必須離任」,揚言恐嚇DQ郭榮鏗。 港澳辦的聲明看似有法律根據,但可惜中共仍然是本性難移,故意扭曲法律,誤導公眾。過往,中共任意解釋基本法,破壞香港法治。如今,港澳辦更扭曲本地法例,試圖胡亂DQ議員資格。 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 第21條:「如任何人獲妥為邀請作出本部規定其須作出的某項誓言後,拒絕或忽略作出該項誓言 ——(a)該人若已就任,則必須離任,及(b)該人若未就任,則須被取消其就任資格。」港澳辦引述此條文,卻刻意扭曲為「任何人作出誓言後拒絕或忽略作出的誓言,已在任的人士必須離任」,刪去了「邀請」及在「作出」與「誓言」加插了「的」字,完全偏離法例的原意。 前者是關於任何人獲邀請宣誓,但卻拒絕或忽略作出誓言的後果;而港澳辦扭曲為後者,即宣誓後拒絕或忽略誓言,在任者便須要離任。游蕙禎梁頌恆便被法庭裁決違反上述條文而被取消其就任資格。相反,郭榮鏗已經完成宣誓,並就任立法會議員。如果他被指違反誓言,便應該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九條及議事規則第49B條處理,由立法會議員動議譴責,最後獲得出席會議的議員的三分之二多數票通過。現在立法會便成立了調查委員會處理譴責周浩鼎及鄭松泰的議案。 簡而言之,港澳辦刻意扭曲《宣誓及聲明條例》條文,介入立法會事務,完全破壞香港的高度自治。

Posted On :
Category:

邱騰華升級批鬥香港電台

商經局局長邱騰華7日出席立法會財委會特別會議後,記者多次追問港台節目《The Pulse》如何違反一個中國原則,他都沒有正面回應,僅指出「不只是一個字眼、一個片段問題,而是整個節目綜觀有問題,需要策劃、製作才能播送,這個節目亦引起社會關注」。 本來,香港社會以為港台記者被批鬥的原因在於提問世衞會否重新考慮台灣的會籍。可是,邱騰華的回應卻把問題上升為整個節目的「策劃」、「製作」問題。弦外之音便是事件經過精心策劃,刻意突出台灣能否加入世衞的問題,為台獨勢力背書。 翻看節目內容,首先為各地疫情,然後是提及台灣為何成功抗疫,再向世衞助理總幹事艾爾沃德提問世衞會否重新考慮台灣的會籍。對於港台提及台灣成功抗疫,中共自然不高興。而港台記者進而問及台灣的會籍問題,更是觸及他們的神經。加上世衞的「豬隊友」拙劣的表現——他本來可以大耍官腔避而不答,但卻扮作斷線、裝聾扮啞去回應,令到國際更加關注。中共因此惱羞成怒,足可想像矣!中共大發雷霆下,便命令特區政府及一眾建制派跳樑小丑,炮打港台。 平情而論,港台記者的問題是否屬於「明知故問」,刻意違反一中原則?問題的字眼為「重新考慮」(reconsider),亦即有關過往台灣爭取但遭中共封殺的觀察員身份。事實上,2009年至2016年,馬英九政府在中共容許下,一直能以觀察員的身份參與世衞。因此爭取觀察員的身份不會帶出台獨問題。當然,政府大可以說觀察員並非會員,因此「membership」一字並不準確。如果單純問題本身可以被定性為違反一中原則,那麼過往DQ主任查問候選人是否支持港獨,又是否違反一中原則? 簡而言之,記者不能自設禁區,如果每次提問又要顧及一中原則、又要顧及中共面子,最後只會成為政權的喉舌。台灣能否參與世衞,本來就是不少人關心的事情,但中共刻意把問題上綱上線,欲摧毀新聞自由而後快,造成萬馬齊喑。《海瑞罷官》在文革前原為得到毛澤東認可的京劇,但後來遭批鬥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大毒草」,旨在影射彭德懷事件。殷鑑不遠,中共本性未改。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郭永健工黨主席 原刊於:hk.news.appledaily.com/local/20200409/HXRANHHVQTOV5G2D54POKZJFR4/?fbclid=IwAR3sASFRquCmHuBPsCo5oXgXj5iPbt_D7bNPXGulXVgbKJfn4cBXQYV48rw

Posted On :

知行合一 改變社會 堅持初衷 抗爭不懈

—報名代表工黨參選2020立法會選舉 自我簡介 知行合一 改變社會 個人履歷 2008年香港大學學生會長 2010年「左翼21」創始會員,成為會員至今 2010年成立「大專2012」,並參與五區公投,參選新界西選區。 2010年成立「港大百周年關注行動」,抗議李克強到訪港大、組織集會遊行抗議警察執法,及爭取民主規劃香港大學本部大樓及孔慶熒。 2011年參與籌備工黨,成為創黨會員 2011-2013年 工黨副秘書長 2012年 與張超雄代表工黨參選立法會新界東選區 2013-2015年 工黨秘書長 2015年7月,代表工黨參選大埔區議會新富選區補選勝出 2015年11月,代表工黨參選大埔區議會新富選區,未能連任 2015-2017年 工黨副主席(政策) 2016年 與張超雄代表工黨參選立法會新界東選區 2017-2019年 工黨主席 2017年12月 參與民主派立法會補選初選 我自入讀大學後,從擔任舍堂宿生會的時事秘書起,到成為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學聯常委會主席,便一直參加社會運動。除了爭取學生權益、師生共治外,亦爭取由下而上的規劃、公義的財富分配、香港及中國的民主。 畢業後,我曾工作於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非政府組織,親身接觸內地罹患職業病的民工,亦在立法會議員辦事處從事政策研究,廣泛接觸不同政策議題,鍛鍊政策分析能力。在工餘時間,我亦積極參與不同組織,包括成立大專2012、港大百周年行動及左翼21等,並一直撰寫政治評論及政策分析的文章,至今已有逾百篇,不少刊登於明報、蘋果日報報章,亦曾受到台灣新社會智庫邀稿撰文。 自2011年工黨籌備成立開始,我便積極參與黨務,從制訂政策綱領、黨務運作包括物資準備、行動參與、活動籌備及文宣設計、輔助選舉包括2012年及2016年立法會選舉、2018年九西補選及2019年區議會選舉、代表工黨上陣包括2015年區議會補選、選舉及2018年新東初選,同時我亦擔任常委會不同職位至今。 以上種種個人經歷,皆因我希望能做到「知行合一,改變社會」。自大學修讀政治哲學及接觸勞工議題後,我便深信左翼的理念,希望能做到葛蘭西所指的有機知識份子。透過多年的參與,我明白改變社會並不容易,實際面對的困難重重,但我希望能堅持初衷,抗爭不懈。 從政抱負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On :

【立會選戰】郭永健新東接張超雄棒:最緊要一齊諗點過半

週五 2020-03-06 獨媒報導 (獨媒特約報導)今年九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非建制派有望挑戰立法會過半(35席)議席。在新界東,工黨張超雄不會連任,主席郭永健擬參選新界東接棒。他表示張超雄在立法會有政績,相信支持者會繼續支持工黨。他又指「最重要過半,無論係傳統泛民抑或本土派都好,最緊要係一齊諗點過半。」 工黨主席郭永健是前大埔區議員,曾參與2018年立法會補選民主派初選,不敵新民主同盟范國威。今年立法會換屆,現任議員除工黨張超雄表明不會競逐連任後,料其餘現任議員均會爭取連任,以及因選舉主任胡亂DQ候選人,被裁並未妥為當選的范國威均會再戰。本土派及多名新人包括「立場姐姐」何桂藍均盛傳會在新界東參選,非建制派勢成亂戰。 郭永健已報名工黨黨內初選,他接受獨媒查詢時表示,相信張超雄在立法會的政績,能令工黨的支持者繼續投票支持工黨,社會上的基層家庭、長期病患等弱勢社群,需要工黨在立法會為他們發聲。對於新東或多人混戰,郭永健指「最重要過半,無論係傳統泛民抑或本土派都好,最緊要係一齊諗點過半。」他指建制派有中聯辦操盤,非建制派宜靠民調或民間初選協調。郭永健又認為,傳統泛民和本土派的差異及分歧不會太大,相信選民會顧全大局。 至於被DQ的社民連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長毛),亦或會再戰新界東,長毛接受記者查詢時未正面回應,僅稱目前應集中協助基層應對疫情,並爭取「五大訴求」,笑指選舉「諗得太多都無意思。」他重申社民連會繼續「制約強權、扶興弱勢」,又支持新人加入戰團,認為民主選舉本應越多人出選越好,由選民決定最終結果。 記者:陳世浩、何嘉茵(來源: www.inmediahk.net/node/1071357 )

Posted On :

郭永健:問責制失衡 管治困局依然

去年12月,特首林鄭月娥向國家主席習近平述職時,得到高度肯定,被稱讚為「志不求易、事不避難」。果真然,林鄭在聖誔及農曆新年假完結後,便於2月先由民建聯陪同台灣兇殺案死者家屬召開記者招待會,然後向立法會提交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5月時便把過往未有修訂法例形容為「鴕鳥了 22 年」,並得到林鄭月娥的支持。從林鄭對過往特首的批評,可見她當時目空一切、鄙夷前任特首碌碌無為。 何以林鄭能夠有此氣焰?我們必須從中國的國情中了解。自中共建政以來,在缺乏民主制度、傳媒監督的情況下,一直試圖克服「官僚主義」的弊病,毛澤東甚至以此為由,發動文化大革命。在習近平主政之前,人們常言「政令不出中南海」,即政令不通,地方政府沒有推行上層的政策。隨著習近平刪除了對國家主席的兩屆任期限制,加上整風、反腐與中共黨建的工作,並且打壓人權律師、人權倡導者、思想獨立的記者及網路討論,把自己的地位及其政策定於一尊、一錘定音。

Posted On :
Category:

改革區議會的第一步 

文:工黨主席 郭永健 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得到388席及取得17個區議會的控制權,當中工黨7個候選人全部當選。雖然結果超乎預期,但真正的挑戰卻在前面,而改革的困難不容小覷。 過往,區議會的運作為人垢病,無論是撥款制度、會議透明度及地區職權都令居民不滿。如何改革,貼近社區需要,便是十分重要。問題千頭萬緒,但我認為可由以下地方入手。 首先,現時區議會的運作並不透明。如果居民希望了解會議內容,他不能翻看會議的錄影。因為區議會並沒有像立法會設有直播,亦沒有會議錄影可以翻看。如果有旁聽市民希望錄影的話,部份區議會的常規卻列明旁聽者不能拍攝。即使沒有錄影,如果居民想翻查會議記錄,他會發現不少委員會的會議沒有列出發言議員的名字,無從知道誰人表達甚麼意見。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翻聽會議的錄音。

Posted On :
Category:

止暴制亂 責在政府

文星期二,國務院港澳辦新聞發言人就反送中運動再次召開記招,指出和平遊行集會已演變為少數人肆意妄為的犯罪行徑。翌日,中聯辦和港澳辦在深圳共同召開了500多人的座談會,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提出五點,即「止暴制亂」、「絕不容許挑戰一國兩制的底線和原則」、「挺特首、挺警隊」、「對香港民意要做客觀分析」及「愛國愛港人士要發揮維持香港穩定的中流砥柱力量」。 前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出席座談會後針對「有人希望解放軍出動時,『一國兩制』便完蛋」的說法,反駁說,即使出動解放軍也是按照基本法,在「一國兩制」的制度下行動也不會牴觸「一國兩制」原則。此外,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指出,即使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不見得會平息亂局,因為並沒有人講到誰可以代表示威者,亦沒有人能夠承諾政府成立調查委員會後就不會出來。 對於上述的說法,相信示威者均會嗤之以鼻,而為香港社會憂心的有識之士,亦只會搖頭嘆氣。北京提出「止暴制亂」的強硬口吻,配合解放軍防暴演習的影片,旨在恫嚇市民北京或會出動解放軍。可是,相對示威者而言,香港警隊擁有手握絕對武力優勢,如果要勞煩解放軍出動的話,豈不是貽笑大方。同時,提出如此不成比例、荒謬的解決方法,只會令人聯想六四天安門事件中,解放軍以坦克鎮壓示威民眾。

Posted 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