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拒隨本土潮流 郭永健臨危受命:讓未落實的改革由我完成

身為學聯「老鬼」,在2010年五區公投中走入公眾視線的郭永健,形容自己是處於「鹹淡水交界」的一代人。他不滿傳統民主派的妥協,承認自己也曾經是「激進」的一群,「以前我都喜歡聽毓民,罵民主黨、罵司徒華,覺得很開心」。但萬萬沒想到,在他度過這段「激進」歲月後不久,「激進」這個詞語卻有了新的定義。

形勢轉變迅速,本土、港獨思潮紛紛冒起,卻令郭永健更堅定他原來的信念,「形勢真的轉變得很快,本土也好,勇武也好,一兩年前影響力很大的人物,一兩年後又沉下去,我的理解是,不要太隨波逐流」。郭永健認為,2014年雨傘運動後,政制發展似乎已走入了死胡同,但就算政制民主的路被堵上了,公司、職場和社區裡的民主或許是能夠鬆動的出路,郭永健說,「就以圍標和業主立案法團的參與為例子,道理是如出一轍的,當權者不受監察可以在任何場合發生,而我們(工黨)希望將民主帶到不同層面」。

反思本土:以人為本 團結更多人推動民主

對於「本土」,郭永健沒有以一種既有的族群情感立場來理解,但承認有很多值得討論和反思的空間。「大家經常有錯覺,以為工黨是大中華膠,是站在本土的對立面,其實工黨對大中華是沒有情意結的,我們不會像民主黨有個民主回歸的包袱,我們純粹是從人的角度出發,去追求一個民主、自由、平等的社會,但我們反對的是,你去用身份認同,去製造族群的對立。」在郭永健眼裡,大陸的權貴和香港的權貴,沒有誰比誰高尚,「你覺得香港的有錢人不會奉承北京嗎?」

不過,郭永健也承認,在雙非孕婦等問題上,工黨過往的處理手法也有問題,「撇開香港人還是大陸人,在一個地方生活的孕婦,當然有需要優先滿足她的需求。但這不代表有一個外地人在街上暈倒,你不會送他去急症室」。郭永健認為本土優先並不能夠一刀切,「香港人當然可以優先享用香港的資源,但是不是所有資源都只能用於香港人?那是不現實的」。

至於香港能否建國,郭永健則持懷疑態度,「香港特別的地方在於不是完全隔離,不像台灣一樣,是一個島,40多年來都是不相往來,下一代人已經形成特定的身份認同」。與其排斥,郭永健認為更需要去團結新來港移民,讓更多人支持整個民主運動。

生死存亡之際 肩負改革使命

郭永健承認未來數年是工黨的生死存亡關頭,郭永健感嘆,「事後孔明地說,過往5,6年的危機感不是太夠,接班傳承的問題不是很處理得到。雖然2016年有新人,但準備功夫很倉促,一年時間都沒有,就推了新人去選,成績當然不好。」

2016年立會選戰失利後,工黨擬定了一份改革報告,有幾點改革建議,包括加強黨內執行效率;加強對外傳訊,郭永健說,「我們做了很多事,要令大家看到」;另外,則是選舉人才要儘早做培訓;還有就是與其他黨的合作,「當時的教訓就是,每個區我們都出人,但香港這麼多政黨,只會一齊攬住死。和我們志同道合的政黨,例如社民連、街工,其實可以在某些選區和議題上加強合作」。郭永健談到改革,眼中那團火燒的更旺盛,「有些改革我們正在做了,有些還沒做,我們最怕朝令夕改,如何去落實那些建議,我相信是我要做的事。」

郭永健表示,工黨的「政治人才培訓計劃」已經展開,並且也從黨內物色了一些將會參選立法會的新血,郭永健自己也是其中之一,「舊人下屆很可能已不會出來選,責任全都落在新人身上,挑戰很大,因為我們只有一個議席,是all or nothing,我們不像其他政黨,可以換一半留一半」。

推打工仔議題抗威權

【本報訊】郭永健2009年以時任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身份,參加五區公投運動後開始踏足政壇,有份創立工黨。郭期望,隨黨領導層年輕化能與新一屆執委更有默契,以具體行動推動更多打工仔關心的議題,並指香港已由不民主變成威權管治,冀帶領工黨令港人重拾對民主運動信心。

檢討胡穗珊退黨事件

郭曾任工黨副秘書長及秘書長,曾因參與雨傘運動最後一日留守被拘捕,早前亦因在港鐵範圍示威,要求港鐵取消加價遭控告,案件至今審理中。郭稱不論當年參與「五區公投」還是任工黨主席,都因「覺得應該做就去做」,期望未來能更多推動基層和打工仔的議題,例如標準工時、取消強積金對沖以及集體談判權等問題,「呢啲(問題)工黨過去都有提,但唔係好主要咁去做」。

上任工黨主席胡穗珊今年8月突辭職兼退黨,抗議黨內未有公平處理黨務,矛頭直指何秀蘭,何其後亦辭任執委。今次改選何則以公民起動身份成為團體執委。郭昨亦主動提到胡早前退黨,指工黨已檢視內部程序不足,昨通過檢討報告,未來將修改工黨相關章則。

■記者林俊謙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 | 2017-11-20 報章 | A08 | 港聞 推打工仔議題抗威權

工黨新主席郭永健:首務重整旗鼓

經歷去年選舉失利變成「一人黨」、前主席胡穗珊突然辭職兼退黨等事件,工黨昨日在會員大會通過由郭永健(小圖)成為新一任主席。郭永健形容,現時正值黨內低潮期,黨員亟待主席帶領他們走出低谷,「經歷一場風波,(黨員會想)工黨還有何作為呢?會不會慢慢湮沒?」他指首要工作是為工黨重整旗鼓,擺脫過去個人色彩濃厚,令工黨定位失焦問題,並培訓新血參選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擺脫個人色彩

今次改選主席,現年三十歲的郭永健是唯一候選人,他昨日取得八成半個人信任票及全部團體信任票,成功當選,譚亮英、麥德正和李卓人分別出任副主席。他接受訪問時坦言,黨內未有其他人有意擔任主席,但總要有人承擔角色,故踏出這一步。 工黨今年八月經歷胡穗珊、何秀蘭不和事件,前者更憤而辭職退黨,郭永健多次重申,胡何事件為「個人與個人間的問題」,不認同事件反映黨內存在世代爭拗或對立,「何秀蘭可能(行事)方式惹人爭議,但都有提點我們」,並有信心日後可避免同類事件,「個人作風言行只要不超過某界綫,反而考主席如何處理不同看法」。 黨內世代無對立,但政黨世代更替的呼聲卻是毋庸置疑,工黨去年幾名資深議員競爭連任失敗,郭永健亦點點頭說:「全黨都有這個(下屆滅黨)危機意識」。他指出,過往黨內較為着重個人色彩,「四個議員加埋等於工黨,但四人各自的關注又幾不同」,加上過去沒想太多承傳問題,令新人準備倉卒。他提出工黨要重新宣傳,聚焦基層打工仔權益,希望吸納新血,下屆選舉亦要以新人擔大旗。培訓政治人才 他透露,工黨下月會推出「政治人才培訓計畫」,邀請大學講師、前議員等,向有意參選的黨員「教路」,他個人亦會參與,但否認接任主席是為出選鋪路,「過去一直都有參與選舉,去年亦排在名單第二。」 不過,他坦言要吸引年輕人加入有困難,「好多年輕人想從政、選區議會,會考慮個黨給予其資源及培訓夠不夠」,承認工黨在資源上吸引力不足,但希望入黨者及支持者都是真正着重理念,「民主運動路上不可少了弱勢及打工仔女的面向,不可以全部都是中產或高收入人士。」記者 梁穎妍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 2017-11-20 報章 | A18 | 港聞 工黨新主席郭永健:首務重整旗鼓

郭永健當選工黨主席  擬戰新東補選 阻工聯會壟斷勞工聲音

【本報訊】年僅30歲、2009年因參與五區公投運動踏入政圈的郭永健昨當選工黨主席,成為主流泛民政黨中年紀最輕的黨主席。郭指不排除參加新界東補選的泛民初選;面對已任3屆立法會議員的張超雄傾向下屆立法會選舉不再爭取連任,郭表明有在新東接棒的心理準備。

記者:林俊謙

工黨昨天舉行周年黨員大會,並舉行黨內改選,郭永健在無對手下自動當選主席,3位副主席分別為譚亮英(黨務),李卓人(外務)及麥德正(政策研究)。

盼頂住建制派攻擊

郭永健席間被問到會否參與明年3月立法會補選時指,過去一直認為民主派要團結面對今次補選,指由人大釋法到多名議員被取消資格,香港人面對的打壓越來越大,加上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認為民主派須在議會頂住建制派攻擊,故考慮派人參加初選。

郭會後補充,工黨仍未確定是否在九龍西和新界東都派人參加補選,不排除最終只有他一人參與新東初選。問及考慮參選原因,郭指因工黨目前在立法會只得一席,不想工聯會等同整個勞工階層聲音。

雖工黨在新界東已有張超雄一名立法會議員,郭指選舉不只是一個席位問題,而是關乎民主派如何為港人守住議會,選區考慮不是太重要。工黨下周將召開特別執委會討論參加初選安排。郭解釋一直未有參與初選持份者協調會議、只參與民主動力的協調機制,是因為半年前見不到有初選機制,故決定有初選機制下才考慮派人參選,強調過程並無刻意保密。

工黨2016年立法會選舉失利,李卓人、何秀蘭「落馬」,加上張國柱不再參選,令原有4席變成只有張超雄一人,區議員亦只有3位。郭接受本報訪問時透露,黨內考慮參選來屆區選的人數比上屆區選減少,因黨支援不多,但這未有打消他積極考慮再次於大埔區出選區議會的念頭。

已準備接張超雄棒

而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中,郭曾與張超雄合組名單參選,成功協助張超雄重返立法會,問及是否有心理準備接棒時,郭坦言今年60歲的張超雄曾透露有意下屆退休,他亦有心理準備接棒,但他認為最重要是派最有勝算的人出選,人選則要由工黨決定。

張超雄則指,工黨一直希望年輕一輩能夠「上場」,坦言個人傾向下屆不再參選立法會,但認為事先要處理好交接工作,希望繼任人能繼續跟進有關殘疾、弱勢群體、罕有病患者等議題。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 | 2017-11-20 報章 | A08 | 港聞 郭永健當選工黨主席  擬戰新東補選 阻工聯會壟斷勞工聲音

郭永健掌工黨 鋪路接張超雄棒

早前爆出內訌觸發大地震的工黨,先有胡穗珊辭任主席兼退黨,後有何秀蘭辭去副秘書長職, 終於由今年31歲、工黨創黨黨員兼副主席郭永健臨危受命接任主席。他表示,除了要重整工黨的基層左翼路線,更要實現新舊交替,為2020年立法會選舉重奪議席作好準備。

選舉受挫陷於低潮

工黨於去年立法會選舉受到重挫,由有4名議員的民主派第三大黨變成「一人黨」,僅餘張超雄孤掌難鳴。工黨換屆選舉前,人稱「細孖」的郭永健在張超雄的議辦接受本報訪問,他承認工黨正經歷前所未有的低潮,但笑言工黨規模小、歷史短,未開始有「山頭」,加上黨友普遍支持新人,當主席的壓力不及在其他黨般大。

不過,他亦坦言,自從選舉失利,工黨對地區的支援捉襟見肘,願意「跑區」的人比以往更少,「始終選區議員的人入黨,都要看政黨如何幫他參選。」工黨2015年派出10人出戰區議會,最後3人當選,目前計及爭取連任的,服務地區的只有7、8人。他強調,新一屆執委會更年輕化,多商討行動、策略,盡量減少虛耗,首要目標是培訓更多新血,「黨內的政治人才培訓計劃要加快進度,為選舉準備」,要備戰的還有他自己。

郭永健說,一直有心理準備要接張超雄的棒,「超雄有提過退休,但工黨只餘一個位,一定要找最有勝算的人,那個是否一定指我?不一定。」但他透露,可以提早敲定的是他會積極考慮再戰區議會選舉,收復2015年在大埔的失地。

對比李卓人、何秀蘭這些市民熟悉的名字,郭永健或許名不見經傳,畢業於港大經濟金融學系的他未有投身iBank、Big 4(四大會計師樓),但他的社運「出道作」卻早見於2007年為保衞皇后碼頭在禮賓府外「瞓街」;之後歷年代表作包括反高鐵示威、佔領中環滙豐總行、參與五區公投、先後有份創立「左翼21」、工黨,並兩度夥拍張超雄出戰新界東。他在2015年曾在大埔區議會補選當選,當過幾個月區議員,選舉經驗稱得上是「老鬼」級。

訪問期間,張超雄返回議辦,二人「氣場相近」, 形同父子檔,但「父親」似乎不想對方太像自己,「阿健太穩重,比較內斂,低調,不太願意突出自己,對從政者來說是『好蝕』,但這幾方面我們是接近的。」他承認,工黨在胡穗珊退黨上處理不當,但深信工黨主張的平等、公義方向正確,寄望「阿健」帶領工黨再衝。

有意整合左翼力量

香港不乏左翼政黨,但社民連、街工等與工黨同病相憐,同是「一人黨」,街工梁耀忠近日更加入毛孟靜等組成的「議會陣線」。

然而在此之前,工黨、社民連及街工曾商討合組「左翼聯盟」,整合左翼力量,豈料社民連梁國雄被「叮」走,加上刑期覆核案等,討論暫告一段落。郭永健直言未有放棄,指3個政黨在議題、政治行動及選舉上均有合作空間,惟選舉「撞區」是一大難題,須從長計議。

採訪、撰文:周依露 攝影:黃俊耀

#政情 #專訪 – 郭永健掌工黨 鋪路接張超雄棒

資料來源:
信報財經新聞 | 2017-11-20 報章 | A12 | 政情 | 專訪 郭永健掌工黨 鋪路接張超雄棒

【工黨 X 反對地產霸權】郭永健︰那天我跑向林鄭的座駕……

2017年11月,向林鄭示威要求撤回公屋封頂論及向基層道歉

2017年11月,向林鄭示威要求撤回公屋封頂論及向基層道歉

原來郭永健跑得很快。

本月1日,工黨副主席郭永健以及多名工黨成員,趁林鄭月娥赴金鐘香格里拉酒店出席酒會時,向林鄭示威,要求林鄭收回「80萬公屋封頂論」及向基層道歉。警察早聞風聲,由太古廣場開始「接送」工黨一眾成員到達示威現場,並在酒店落車區以外十米範圍架起圍欄,將示威者欄住。

林鄭座駕一到,她本人並無立即下車,任由工黨成員呼叫口號,等待警察處理現場情況。郭永健見林鄭無意下車接收請願信,決定突破保安包圍,甩掉拉著他衣角的便衣人員,一支箭拼命跑到林鄭的座駕,甚至欲拉開車門遞信,惟最後亦被三、四名保安及便衣人員拉走。經過數分鐘擾攘下,面無半點表情的林鄭下車進入會場時,不情不願地收下工黨成員塞向她的請願信。警方亦隨即抄下郭永健的資料,說要保留檢控權利。 Continue reading “【工黨 X 反對地產霸權】郭永健︰那天我跑向林鄭的座駕……” »

《DBC主場》郭永健:聯署聲明是支持學生訴求

前港大生會會長郭永健接受《DBC主場》訪問時,提及16位港大學生會前會長聯署,他對學生進入校委會表示支持。他指出,聯署聲明正是要支持學生的訴求,反對校委會拖延任命副校長。郭永健稱,當日也有回母校,現場有學生、舊生及親建制派支持者在場,情況亦較混亂。

郭永健指出,每一届的學生會會長都秉承「師生共治」,但自1997年後,校內師生於校委會的影響力愈來愈低,現時校委會成員佔六成都是校外人士,大多為商界與親建制人士,難免令人誤會有政治偏頗,影響大學的自主性。

八方人物: 郭永健:想贏區選不能單靠講普選

現年28歲的郭永健高考2A2B,畢業於香港大學經濟與金融學系,2008年任港大學生會會長,亮麗的履歷本應不愁筍工,高材生最終卻選擇從政,加入工黨為藍領發聲,身為秘書長的他上月在大埔新富選區補選中擊敗兩名建制派候選人,捧走雖然只餘半年任期的區議員議席,為工黨帶來「零的突破」,成為該黨首位區議員。

雖是雨傘運動後首個泛民勝出區選補選,郭永健受訪時坦言,在幅員較小的區選,單靠「日哦夜哦」普選再普選,不是致勝關鍵,始終市民期望區議員解決社區問題:「如果以為宣傳雨傘運動、純粹講普選,咁就諗住可以贏得到,可能性好低……選民已經知道你係建制定泛民,再去講係冇意思」。

他自己也沒有高估傘運的影響力:「本來希望雨傘運動後,喺立法會區議會選舉投票嘅人,都喺(呢次)區議會選舉投票,但呢個情況今次冇出現」。但他強調,這不代表泛民候選人不談民主,稱泛民應在解決地區問題上表現出民主的價值,更重要是讓人看到與建制派之別,「個個人都會話自己解決問題,但問題放喺你面前,究竟可唔可以同人講到問題嘅癥結、成因同困難喺邊呢?唔係純粹拍心口話已經解決乜乜乜問題,或者成功爭取乜乜乜,背後嘅嘢你要坦白同街坊去講」。

環保議題獲選民欣賞

別小看一點小想像,郭指自己競選期間提出環保節能、動物友善的倡議,街坊反應踴躍,「呢啲都係大家可能冇期望會聽到嘅嘢,迴響比較大」,認為就算是區選,只要能夠提倡嶄新建議,或會獲選民欣賞,寄語泛民候選人同樣在區選帶出願景和理念。

談及今次勝利要多得建制派鷸蚌相爭,下次建制派或協調一位參選人與他對撼,郭卻滿有信心,深信只要用心經營,泛民在此區仍有勝出可能。
■記者姚國雄

左右紅藍綠:郭永健:長者虛報年齡工作的社會哀歌

2015年5月7日 左右紅藍綠
programme.rthk.hk/rthk/tv/programme.php?name=tv/pentaprismII&d=2015-05-07&p=4101&e=303628&m=episode

73 歲保安員施教仁,施伯,因為不靠綜援而使用偽造身分證,「報細」10 歲來符合65 歲年齡限制繼續當保安,早前被判囚4 個月。剛剛的星期二,施伯獲超過300 名市民撰寫求情信及義助律師團協助,申請減刑,但即時被法庭拒絕。施伯已表示不會再提出上訴及感謝市民的支持。 Continue reading “左右紅藍綠:郭永健:長者虛報年齡工作的社會哀歌” »

批勞工政策一無是處 工黨對施政報告失望

特首梁振英今日發表任內第三份《施政報告》,在勞工政策上的著墨,竟然是提出建造業需要適時輸入外勞,而對培訓建造業工人的撥款卻只有1億元。去年曾有消息指會推出的「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今年則隻字未提,標準工時又流於討論階段。工黨批評報告一無是處,對報告中的勞工政策感失望,表明不會支持致謝議案。

工黨秘書長郭永健接受《立場新聞》電話訪問時表示,對這份《施政報告》感到失望,會給予零分。

他強調非常反對輸入外地勞工,「因為問題是現在有太多大白象工程,不斷興建,造成人手短缺,如果做好優次分配,工人就不會一時很多工作,一時沒有工作。」而注資1億元到建造業訓練局加強工人培訓,他則指「有好過無」。

該黨亦對政府放寬內地優才計劃的安排不表贊同,「一方面叫香港人多返內地發展,對香港的發展機會卻造成那麼多競爭,是自相矛盾。」

對於寫在梁振英競選政綱的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郭相信梁任內都不敢再提,「你都看得到去年他突然『煞車』,如今其民望那麼低,應難以再爭取商界的支持。」

《施政報告》還提到會加強託兒服務,並逐步增加幼兒中心等資助名額至6,200多個,郭永健稱,相對目前有約2萬多個0至4歲有需要幼童,基本上不足夠。

施政報告還透露,待立法會通過後,法定最低工資將會調高至每小時32.5元。

thestandnews.com/politics/批勞工政策一無是處-工黨對施政報告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