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 sites ‘must be an option’ in land search

Labour Party chairman says ratio of four army personnel to a hectare of land unacceptable

The barracks of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garrison in the city must be considered as an option for land needs in space-starved Hong Kong, the Labour Partysaid yesterday, adding that the premises were underused.

The party cited official figures showing about four PLA members shared one hectare of military land, compared with the overall population density of 67 people per hectare.

“This is unacceptable,” Labour Party chairman Steven Kwok Wing-kin said during a rally in Kowloon Tong outside one of the PLA’s 19 barracks. “It’s such a waste of resources.”

The call by the party came ahead of a public consultation – expected to kick off on Thursday – in which Hongkongers would be invited to choose from a list of 18 options to source more land.

Authorities have predicted a shortage of at least 1,200 hectares of land to meet housing needs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the next three decades. The consultation will be conducted by the Task Force on Land Supply.

The task force originally planned to include the suggestion of using the city’s 2,700 hectares of military land, but that was eventually dropped from the list of options drawn up for public consultation. The government had made clear that all military sites were for defence purposes.

Kwok challenged this, citing a 2011 study by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Secretariat. He said there were about 10,000 PLA personnel in the city, meaning four members shared one hectare.

He said citizens living near the barracks, especially those in areas such as Kowloon Tong and Tsim Sha Tsui, had often told the party they saw minimum activity and few people in the barracks.

Kwok said authorities refused to disclose more details about the usage of barracks, making it hard for the public to judge whether its claim that no military site was being left idle was true. He said the party would continue to push for more details, and would also start a petition soon for the cause.

Some of the 18 options in the consultation include reclamation, developing country parks, making more efficient use of degraded farmland, tapping private developers’ land banks in the New Territories and building residential blocks above the Kwai Tsing Container Terminal.

資料來源:
南華早報 | 2018-04-22 報章 | EDT4 | EDT | By Shirley [email protected] PLA sites ‘must be an option’ in land search

政黨請願 促軍事用地列土供選項

【本報訊】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本周四(26日)將提出十八個土地供應選項作公眾諮詢。有政黨昨到九龍東軍營請願,要求政府重新將軍事用地列入土地供應選項,妥善利用土地資源。

有政黨昨到九龍東軍營請願。(林希孺攝)

工黨一行約十人昨手持公屋模型道具及「政府假諮詢,土地真浪費」等標語到場,警方嚴陣以待,在場有逾十名警員及泊有三輛警車,又以軍營門口有車出入為由,不讓請願人士接近門口。

工黨主席郭永健指出,現時全港有十九幅由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管理及使用的軍事用地,而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曾引述政府指軍事用地均無閒置情況,故小組認為毋須作選項討論,亦不會納入公眾諮詢。

郭指出,軍事用地佔地約二千七百公頃,而駐港人員約一萬人。他推算即平均一公頃土地就僅供四位駐港軍人使用,但劏房住戶人均居住面積連七十呎都未必有。而據他觀察,軍營內人流甚少,他形容目前情況為「軍營曬太陽、基層住劏房」,因此要求政府重新檢視軍事用地。

多位處市區 可減發展成本

郭續指,將軍事用地轉為住宅發展早有先例,例如采頤花園前身便是彩虹軍營,加上不少軍事用地位於市區,如中環軍營,槍會山軍營及九龍東軍營等,已有完善交通及社區配套。他指若能於該等用地發展公營房屋,料可減輕發展成本。

資料來源:
東方日報 | 2018-04-22 報章 | A02 | 港聞 政黨請願 促軍事用地列土供選項

工黨軍營外示威促收地建屋

【本報訊】由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舉行為期5個月的公眾諮詢,將會於本周四(26日)展開,這場「土地大辯論」將會提供18個土地選項,但早前曾納入小組討論的「軍事用地」最終被剔走。工黨成員昨日去到解放軍駐港部隊位於九龍塘的九龍東軍營外示威,要求政府檢討現行軍事用地的使用情況。

黃遠輝:房屋短缺或持續10年

軍事用地曾被小組在會議中視為土地選項之一,最終政府指軍營並非置閒用地而剔除。工黨主席郭永健指出,現時香港有19幅軍事用地,共佔地2,700多公頃,「家有好多軍營都喺市區,駐軍人員只有1萬個左右,但無數嘅基層市民正係面對緊逼切嘅房屋問題」。

郭又指,軍營被改建為房屋用途有先例,「家新蒲崗嘅采頤花園,當年都係彩虹軍營」,他希望政府可收回軍營發展,以紓緩現今的房屋問題。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昨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時指出,公眾諮詢將會以設展覽區、公眾諮詢會、隨機抽樣電話訪問、會見政黨和專業團體等形式進行,他指房屋問題未能夠即時解決,「家嘅短缺一路要去到2028、2029先見到紓緩,呢個係我哋唔願見到嘅現實」,並指最後的建議報告會建基於公眾意見而撰寫,「小組冇前設,亦都相信政府唔會唔跟公眾意見」。郭永健就透露,於土地大辯論期間,工黨會繼續向政府表達訴求,「會去埋立法會層面,用一切嘅方法」。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 | 2018-04-22 報章 | A04 | 要聞 工黨軍營外示威促收地建屋

Golf carts block Fanling protest

Golf carts were used to stop protesters from gaining access to Fanling golf course yesterday, as the Labor Party protested outside the controversial site and demanded that it be used for housing.

The golf course closed its main door and barricaded its entrance with buggies to prevent a repeat of an earlier protest when activists ran on to the course.

On Saturday, about 20 activists from several groups, including the Concerning Grassroots’ Housing Rights Alliance and League of Social Democrats, stormed into the golf course premises after clashing with security guards.

Yesterday, about 10 people from the Labor Party protested at the entrance to the course. They put a public housing cardboard model and photos of children living in subdivided flats in front of the Hong Kong Golf Club logo at the entrance.

The protesters later handed in the model to a golf course representative.

There have been calls for private recreational lease sites, including the 170-hectare course, to be better utilized due to the housing shortage.

The current lease allows the city’s 66 charity and private recreational venues to be leased at nil or a nominal premium. The government suggested in a consultation paper last month that the Fanling course, along with the city’s 38 other private sports clubs, should pay one-third of the market value of the land premium starting from 2027.

However, the suggestion was criticized by various political parties.

Steven Kwok Wing-kin, chairman of the Labor Party, said the government’s suggestion of a levy showed it is not determined to solve the housing problem.

“We demand the government take back the golf course immediately and build over ten of thousands public housing flats,” he said.

Kwok quoted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Cheng Yuet-ngor, who earlier asked: “Children living in subdivided flats cannot speak for themselves. Who speaks for them?”

He said: “We want to tell her: Labor Party will speak for them!”

資料來源: 英文虎報 | 2018-04-03 報章 | P06 | Local | By Stella Wong Golf carts block Fanling protest

工黨踩場遭簡炳墀挑機

【促高球場建屋】

【本報訊】4月底進行的「土地大辯論」,就土地供應進行為期5個月公眾諮詢,佔地172公頃的粉嶺高球場成「眾矢之的」,繼上周六社民連聯同民間團體突襲高球場示威抗議後,工黨昨前往高球場門前抗議,認為政府應該立刻收回高球場以興建公屋予基層市民,期間遇上前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著名練馬師簡炳墀,簡稱:「要搞就搞軍營啦」。

簡:要搞就搞軍營

工黨主席郭永健昨聯同約10名成員帶着寫上「權貴打波笑呵呵,劏房窮人極坎坷」的橫額到高球場抗議,還未到達門口便遇上路過的新界鄉議局永遠顧問簡炳墀,簡停車並下車與工黨成員理論,指不要搞高球場,「要搞就搞軍營啦」。逗留片刻後,因其座駕泊在路邊影響交通,由警察護送駕車離開;被問有否使用高球場打波時,簡並無回答。現場所見,經周六的突擊後,高球場保安加強,一排印上「security」字眼的球場車輛圍住鐵閘,以防再有人衝進高球場。

工黨帶同劏房戶照片及公屋紙製模型到場,郭指林鄭在扶貧高峯會上為劏房兒童發聲,「我哋就要幫基層兒童出聲,要求立即收高球場起公屋」。工黨其後將照片放在場外的草坪,高球場則派員接收模型。

郭指,若政府無誠意解決房屋問題,公眾諮詢易淪門面工夫,「佢可能只係試圖喺表面紓緩市民嘅不滿,但唔係實際去解決問題」。郭永健預告稍後會到政府舉行的諮詢論壇,並繼續請願。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 | 2018-04-03 報章 | A04 | 要聞 工黨踩場遭簡炳墀挑機

【專訪】拒隨本土潮流 郭永健臨危受命:讓未落實的改革由我完成

身為學聯「老鬼」,在2010年五區公投中走入公眾視線的郭永健,形容自己是處於「鹹淡水交界」的一代人。他不滿傳統民主派的妥協,承認自己也曾經是「激進」的一群,「以前我都喜歡聽毓民,罵民主黨、罵司徒華,覺得很開心」。但萬萬沒想到,在他度過這段「激進」歲月後不久,「激進」這個詞語卻有了新的定義。

形勢轉變迅速,本土、港獨思潮紛紛冒起,卻令郭永健更堅定他原來的信念,「形勢真的轉變得很快,本土也好,勇武也好,一兩年前影響力很大的人物,一兩年後又沉下去,我的理解是,不要太隨波逐流」。郭永健認為,2014年雨傘運動後,政制發展似乎已走入了死胡同,但就算政制民主的路被堵上了,公司、職場和社區裡的民主或許是能夠鬆動的出路,郭永健說,「就以圍標和業主立案法團的參與為例子,道理是如出一轍的,當權者不受監察可以在任何場合發生,而我們(工黨)希望將民主帶到不同層面」。

反思本土:以人為本 團結更多人推動民主

對於「本土」,郭永健沒有以一種既有的族群情感立場來理解,但承認有很多值得討論和反思的空間。「大家經常有錯覺,以為工黨是大中華膠,是站在本土的對立面,其實工黨對大中華是沒有情意結的,我們不會像民主黨有個民主回歸的包袱,我們純粹是從人的角度出發,去追求一個民主、自由、平等的社會,但我們反對的是,你去用身份認同,去製造族群的對立。」在郭永健眼裡,大陸的權貴和香港的權貴,沒有誰比誰高尚,「你覺得香港的有錢人不會奉承北京嗎?」

不過,郭永健也承認,在雙非孕婦等問題上,工黨過往的處理手法也有問題,「撇開香港人還是大陸人,在一個地方生活的孕婦,當然有需要優先滿足她的需求。但這不代表有一個外地人在街上暈倒,你不會送他去急症室」。郭永健認為本土優先並不能夠一刀切,「香港人當然可以優先享用香港的資源,但是不是所有資源都只能用於香港人?那是不現實的」。

至於香港能否建國,郭永健則持懷疑態度,「香港特別的地方在於不是完全隔離,不像台灣一樣,是一個島,40多年來都是不相往來,下一代人已經形成特定的身份認同」。與其排斥,郭永健認為更需要去團結新來港移民,讓更多人支持整個民主運動。

生死存亡之際 肩負改革使命

郭永健承認未來數年是工黨的生死存亡關頭,郭永健感嘆,「事後孔明地說,過往5,6年的危機感不是太夠,接班傳承的問題不是很處理得到。雖然2016年有新人,但準備功夫很倉促,一年時間都沒有,就推了新人去選,成績當然不好。」

2016年立會選戰失利後,工黨擬定了一份改革報告,有幾點改革建議,包括加強黨內執行效率;加強對外傳訊,郭永健說,「我們做了很多事,要令大家看到」;另外,則是選舉人才要儘早做培訓;還有就是與其他黨的合作,「當時的教訓就是,每個區我們都出人,但香港這麼多政黨,只會一齊攬住死。和我們志同道合的政黨,例如社民連、街工,其實可以在某些選區和議題上加強合作」。郭永健談到改革,眼中那團火燒的更旺盛,「有些改革我們正在做了,有些還沒做,我們最怕朝令夕改,如何去落實那些建議,我相信是我要做的事。」

郭永健表示,工黨的「政治人才培訓計劃」已經展開,並且也從黨內物色了一些將會參選立法會的新血,郭永健自己也是其中之一,「舊人下屆很可能已不會出來選,責任全都落在新人身上,挑戰很大,因為我們只有一個議席,是all or nothing,我們不像其他政黨,可以換一半留一半」。

推打工仔議題抗威權

【本報訊】郭永健2009年以時任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身份,參加五區公投運動後開始踏足政壇,有份創立工黨。郭期望,隨黨領導層年輕化能與新一屆執委更有默契,以具體行動推動更多打工仔關心的議題,並指香港已由不民主變成威權管治,冀帶領工黨令港人重拾對民主運動信心。

檢討胡穗珊退黨事件

郭曾任工黨副秘書長及秘書長,曾因參與雨傘運動最後一日留守被拘捕,早前亦因在港鐵範圍示威,要求港鐵取消加價遭控告,案件至今審理中。郭稱不論當年參與「五區公投」還是任工黨主席,都因「覺得應該做就去做」,期望未來能更多推動基層和打工仔的議題,例如標準工時、取消強積金對沖以及集體談判權等問題,「呢啲(問題)工黨過去都有提,但唔係好主要咁去做」。

上任工黨主席胡穗珊今年8月突辭職兼退黨,抗議黨內未有公平處理黨務,矛頭直指何秀蘭,何其後亦辭任執委。今次改選何則以公民起動身份成為團體執委。郭昨亦主動提到胡早前退黨,指工黨已檢視內部程序不足,昨通過檢討報告,未來將修改工黨相關章則。

■記者林俊謙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 | 2017-11-20 報章 | A08 | 港聞 推打工仔議題抗威權

工黨新主席郭永健:首務重整旗鼓

經歷去年選舉失利變成「一人黨」、前主席胡穗珊突然辭職兼退黨等事件,工黨昨日在會員大會通過由郭永健(小圖)成為新一任主席。郭永健形容,現時正值黨內低潮期,黨員亟待主席帶領他們走出低谷,「經歷一場風波,(黨員會想)工黨還有何作為呢?會不會慢慢湮沒?」他指首要工作是為工黨重整旗鼓,擺脫過去個人色彩濃厚,令工黨定位失焦問題,並培訓新血參選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擺脫個人色彩

今次改選主席,現年三十歲的郭永健是唯一候選人,他昨日取得八成半個人信任票及全部團體信任票,成功當選,譚亮英、麥德正和李卓人分別出任副主席。他接受訪問時坦言,黨內未有其他人有意擔任主席,但總要有人承擔角色,故踏出這一步。 工黨今年八月經歷胡穗珊、何秀蘭不和事件,前者更憤而辭職退黨,郭永健多次重申,胡何事件為「個人與個人間的問題」,不認同事件反映黨內存在世代爭拗或對立,「何秀蘭可能(行事)方式惹人爭議,但都有提點我們」,並有信心日後可避免同類事件,「個人作風言行只要不超過某界綫,反而考主席如何處理不同看法」。 黨內世代無對立,但政黨世代更替的呼聲卻是毋庸置疑,工黨去年幾名資深議員競爭連任失敗,郭永健亦點點頭說:「全黨都有這個(下屆滅黨)危機意識」。他指出,過往黨內較為着重個人色彩,「四個議員加埋等於工黨,但四人各自的關注又幾不同」,加上過去沒想太多承傳問題,令新人準備倉卒。他提出工黨要重新宣傳,聚焦基層打工仔權益,希望吸納新血,下屆選舉亦要以新人擔大旗。培訓政治人才 他透露,工黨下月會推出「政治人才培訓計畫」,邀請大學講師、前議員等,向有意參選的黨員「教路」,他個人亦會參與,但否認接任主席是為出選鋪路,「過去一直都有參與選舉,去年亦排在名單第二。」 不過,他坦言要吸引年輕人加入有困難,「好多年輕人想從政、選區議會,會考慮個黨給予其資源及培訓夠不夠」,承認工黨在資源上吸引力不足,但希望入黨者及支持者都是真正着重理念,「民主運動路上不可少了弱勢及打工仔女的面向,不可以全部都是中產或高收入人士。」記者 梁穎妍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 2017-11-20 報章 | A18 | 港聞 工黨新主席郭永健:首務重整旗鼓

郭永健當選工黨主席  擬戰新東補選 阻工聯會壟斷勞工聲音

【本報訊】年僅30歲、2009年因參與五區公投運動踏入政圈的郭永健昨當選工黨主席,成為主流泛民政黨中年紀最輕的黨主席。郭指不排除參加新界東補選的泛民初選;面對已任3屆立法會議員的張超雄傾向下屆立法會選舉不再爭取連任,郭表明有在新東接棒的心理準備。

記者:林俊謙

工黨昨天舉行周年黨員大會,並舉行黨內改選,郭永健在無對手下自動當選主席,3位副主席分別為譚亮英(黨務),李卓人(外務)及麥德正(政策研究)。

盼頂住建制派攻擊

郭永健席間被問到會否參與明年3月立法會補選時指,過去一直認為民主派要團結面對今次補選,指由人大釋法到多名議員被取消資格,香港人面對的打壓越來越大,加上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認為民主派須在議會頂住建制派攻擊,故考慮派人參加初選。

郭會後補充,工黨仍未確定是否在九龍西和新界東都派人參加補選,不排除最終只有他一人參與新東初選。問及考慮參選原因,郭指因工黨目前在立法會只得一席,不想工聯會等同整個勞工階層聲音。

雖工黨在新界東已有張超雄一名立法會議員,郭指選舉不只是一個席位問題,而是關乎民主派如何為港人守住議會,選區考慮不是太重要。工黨下周將召開特別執委會討論參加初選安排。郭解釋一直未有參與初選持份者協調會議、只參與民主動力的協調機制,是因為半年前見不到有初選機制,故決定有初選機制下才考慮派人參選,強調過程並無刻意保密。

工黨2016年立法會選舉失利,李卓人、何秀蘭「落馬」,加上張國柱不再參選,令原有4席變成只有張超雄一人,區議員亦只有3位。郭接受本報訪問時透露,黨內考慮參選來屆區選的人數比上屆區選減少,因黨支援不多,但這未有打消他積極考慮再次於大埔區出選區議會的念頭。

已準備接張超雄棒

而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中,郭曾與張超雄合組名單參選,成功協助張超雄重返立法會,問及是否有心理準備接棒時,郭坦言今年60歲的張超雄曾透露有意下屆退休,他亦有心理準備接棒,但他認為最重要是派最有勝算的人出選,人選則要由工黨決定。

張超雄則指,工黨一直希望年輕一輩能夠「上場」,坦言個人傾向下屆不再參選立法會,但認為事先要處理好交接工作,希望繼任人能繼續跟進有關殘疾、弱勢群體、罕有病患者等議題。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 | 2017-11-20 報章 | A08 | 港聞 郭永健當選工黨主席  擬戰新東補選 阻工聯會壟斷勞工聲音

郭永健掌工黨 鋪路接張超雄棒

早前爆出內訌觸發大地震的工黨,先有胡穗珊辭任主席兼退黨,後有何秀蘭辭去副秘書長職, 終於由今年31歲、工黨創黨黨員兼副主席郭永健臨危受命接任主席。他表示,除了要重整工黨的基層左翼路線,更要實現新舊交替,為2020年立法會選舉重奪議席作好準備。

選舉受挫陷於低潮

工黨於去年立法會選舉受到重挫,由有4名議員的民主派第三大黨變成「一人黨」,僅餘張超雄孤掌難鳴。工黨換屆選舉前,人稱「細孖」的郭永健在張超雄的議辦接受本報訪問,他承認工黨正經歷前所未有的低潮,但笑言工黨規模小、歷史短,未開始有「山頭」,加上黨友普遍支持新人,當主席的壓力不及在其他黨般大。

不過,他亦坦言,自從選舉失利,工黨對地區的支援捉襟見肘,願意「跑區」的人比以往更少,「始終選區議員的人入黨,都要看政黨如何幫他參選。」工黨2015年派出10人出戰區議會,最後3人當選,目前計及爭取連任的,服務地區的只有7、8人。他強調,新一屆執委會更年輕化,多商討行動、策略,盡量減少虛耗,首要目標是培訓更多新血,「黨內的政治人才培訓計劃要加快進度,為選舉準備」,要備戰的還有他自己。

郭永健說,一直有心理準備要接張超雄的棒,「超雄有提過退休,但工黨只餘一個位,一定要找最有勝算的人,那個是否一定指我?不一定。」但他透露,可以提早敲定的是他會積極考慮再戰區議會選舉,收復2015年在大埔的失地。

對比李卓人、何秀蘭這些市民熟悉的名字,郭永健或許名不見經傳,畢業於港大經濟金融學系的他未有投身iBank、Big 4(四大會計師樓),但他的社運「出道作」卻早見於2007年為保衞皇后碼頭在禮賓府外「瞓街」;之後歷年代表作包括反高鐵示威、佔領中環滙豐總行、參與五區公投、先後有份創立「左翼21」、工黨,並兩度夥拍張超雄出戰新界東。他在2015年曾在大埔區議會補選當選,當過幾個月區議員,選舉經驗稱得上是「老鬼」級。

訪問期間,張超雄返回議辦,二人「氣場相近」, 形同父子檔,但「父親」似乎不想對方太像自己,「阿健太穩重,比較內斂,低調,不太願意突出自己,對從政者來說是『好蝕』,但這幾方面我們是接近的。」他承認,工黨在胡穗珊退黨上處理不當,但深信工黨主張的平等、公義方向正確,寄望「阿健」帶領工黨再衝。

有意整合左翼力量

香港不乏左翼政黨,但社民連、街工等與工黨同病相憐,同是「一人黨」,街工梁耀忠近日更加入毛孟靜等組成的「議會陣線」。

然而在此之前,工黨、社民連及街工曾商討合組「左翼聯盟」,整合左翼力量,豈料社民連梁國雄被「叮」走,加上刑期覆核案等,討論暫告一段落。郭永健直言未有放棄,指3個政黨在議題、政治行動及選舉上均有合作空間,惟選舉「撞區」是一大難題,須從長計議。

採訪、撰文:周依露 攝影:黃俊耀

#政情 #專訪 – 郭永健掌工黨 鋪路接張超雄棒

資料來源:
信報財經新聞 | 2017-11-20 報章 | A12 | 政情 | 專訪 郭永健掌工黨 鋪路接張超雄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