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會選戰】郭永健新東接張超雄棒:最緊要一齊諗點過半

週五 2020-03-06 獨媒報導 (獨媒特約報導)今年九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非建制派有望挑戰立法會過半(35席)議席。在新界東,工黨張超雄不會連任,主席郭永健擬參選新界東接棒。他表示張超雄在立法會有政績,相信支持者會繼續支持工黨。他又指「最重要過半,無論係傳統泛民抑或本土派都好,最緊要係一齊諗點過半。」 工黨主席郭永健是前大埔區議員,曾參與2018年立法會補選民主派初選,不敵新民主同盟范國威。今年立法會換屆,現任議員除工黨張超雄表明不會競逐連任後,料其餘現任議員均會爭取連任,以及因選舉主任胡亂DQ候選人,被裁並未妥為當選的范國威均會再戰。本土派及多名新人包括「立場姐姐」何桂藍均盛傳會在新界東參選,非建制派勢成亂戰。 郭永健已報名工黨黨內初選,他接受獨媒查詢時表示,相信張超雄在立法會的政績,能令工黨的支持者繼續投票支持工黨,社會上的基層家庭、長期病患等弱勢社群,需要工黨在立法會為他們發聲。對於新東或多人混戰,郭永健指「最重要過半,無論係傳統泛民抑或本土派都好,最緊要係一齊諗點過半。」他指建制派有中聯辦操盤,非建制派宜靠民調或民間初選協調。郭永健又認為,傳統泛民和本土派的差異及分歧不會太大,相信選民會顧全大局。 至於被DQ的社民連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長毛),亦或會再戰新界東,長毛接受記者查詢時未正面回應,僅稱目前應集中協助基層應對疫情,並爭取「五大訴求」,笑指選舉「諗得太多都無意思。」他重申社民連會繼續「制約強權、扶興弱勢」,又支持新人加入戰團,認為民主選舉本應越多人出選越好,由選民決定最終結果。 記者:陳世浩、何嘉茵(來源: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1357 )

Posted On :

工黨倡增警力駐守隔離營

工黨主席郭永健表示,民安隊值勤隊員時薪低、工時長,建議增加警力駐守隔離營。 郭永健稱,收到民安隊總參事的回信,值勤隊員的時薪由44.8元至72.6元不等,而值勤時間為10至12小時。時薪連輔警也不如,值勤時間長,更令人不能接受。 他認為,香港有3萬警力,政府應公開警隊參與防疫工作的詳情,以及加派警員到隔離營協助。 https://www2.hkej.com/instantnews/current/article/2388684/%E5%B7%A5%E9%BB%A8%E5%80%A1%E5%A2%9E%E8%AD%A6%E5%8A%9B%E9%A7%90%E5%AE%88%E9%9A%94%E9%9B%A2%E7%87%9F

Posted On :

少於一半打工仔女獲發口罩 工黨轟僱主卸責 促政府配給口罩

(獨媒特約報導)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市民「一罩難求」。工黨以網上問卷訪問了約900名香港市民,發現僅有少於一半的受訪者獲僱主提供口罩,亦有兩成受訪者過去一星期用了超過12小時購買口罩。職工盟主席吳敏兒批評,僱主將提供安全工作環境的責任「轉移到僱員身上」,逼使他們「自己搵嘢保護自己」。工黨促政府為市民配給足夠的口罩,並促勞工處制訂職安健指引,要求僱主為需接觸公眾的僱員提供口罩。 兩成人過去一周用逾12小時買口罩工黨於2月以網上問卷訪問了934名香港市民,發現最多受訪者(22.2%)過去一星期用了2至5小時購買口罩,也有達兩成受訪者用了超過12小時購買口罩。不少人會委託同住的家人買口罩,有21%便表示其家人用了超過12小時購買口罩,反映購買口罩的困難。工黨主席郭永健指,購買口罩影響市民作息,造成精神壓力,有受訪者表示每天「基本上乜時間都搵口罩」。而以每人一日使用兩個口罩計算,近7成人家中儲貨不足4星期,逾3成則不足2星期。 44%受訪者需自備口罩上班 吳敏兒轟僱主卸責在職的受訪者中,只有46.5%獲公司提供口罩,另外44.1%需要自備。有受訪者更表示,公司提供「不合格無用的廢口罩」、「只有在自己沒有的情況下才可以攞」。調查亦發現,不獲公司提供口罩的受訪者,較獲公司提供口罩的人需用更多時間購買口罩,中位數為每星期5至8小時。 職工盟主席吳敏兒怒轟,在現時法例下,僱主有責任提供安全的工作環境予僱員,惟不少僱主卻將責任轉嫁僱員,要求他們「自己搵嘢保護自己」,致使他們在兼顧工作及家庭外,仍要花額外時間「撲口罩」,並花錢購買難以負擔的口罩。她續指,清潔工、保安等行業往往不夠口罩,也有酒店業人士反映「一星期得兩個」,航空公司一班機亦只得40片口罩供所有機組人員及有需要乘客使用。 (左起)職工盟主席吳敏兒、工黨主席郭永健區內「走鬼店」售來源不明口罩 市民「明知假都買」工黨副主席、西灣河區議員麥德正則表示,西灣河現時已有4宗確診個案,全區居民「人心惶惶」。他指出,區內曾多次出現「走鬼式口罩店」,售賣來源不明的散裝口罩,聲稱99%防病毒及有證書,惟有街坊發現所售口罩是「淘寶貨」,上前質疑時便起衝突;也有店家售賣的口罩價格比原裝低出很多,海關調查卻諸多掣肘。麥續指,因為口罩不足,有街坊「明知假、明知有問題都去買」,亦有街坊因缺口罩現情緒問題,打電話來哭訴,又日日催促區議員購置口罩,他強調一切問題根源在政府沒提供足夠口罩予市民。他又指,區內有保安獲公司派發標有簡體字、以透明膠袋包裝的口罩,惟由於材質太薄,似是不合規格,「保安員都唔敢用」。西貢區議員何偉航則指,近日多了市民行山,大量口罩及紙巾棄置於西貢山頭,區內清潔工亦被逼「晾乾重用」口罩。 (資料圖片) 要求政府配給口罩、全面封關 疫情嚴峻,超過9成受訪者認為政府應為市民配給足夠的口罩,8成5要求「全面封關」,也有逾7成受訪者認為應提供口罩以外的防疫用品予市民及訂定口罩的價格。工黨要求政府為市民配給足夠的口罩、訂定口罩價格、全面封關、提供口罩以外的防疫用品包括酒精搓手液及漂白水予市民,又促勞工處制訂職安健指引,要求僱主為需接觸公眾的僱員提供口罩或支付相關費用。吳敏兒指,仍堅持全面封關是由於「一日唔封關,再多檢疫措施(疫情)都唔會完」。 被問到防疫抗疫基金資助商界在港建口罩生產線有否幫助,郭永健稱對政府採購口罩無信心,又指若政府仍抱持價低者得的心態作採購,將會失敗。他又指「工聯會竟比政府更快建立生產線及派口罩」,質疑抗疫工作實為建制派助選。 記者:黃蕊獻 2020-02-24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1008

Posted On :

【武漢肺炎】處理家居檢疫者垃圾指引不清晰 食環清潔工憂播毒風險增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下,政府規定由內地來港的人要接受強制家居檢疫,並安排食環署清潔工收集檢疫者的垃圾。有工會反映,署方要求工友把垃圾當家居垃圾處理,而不是當作醫療垃圾,加上工作指引不夠清晰,恐令傳播病毒的風險增加。 本身是大埔區清潔工的政府前線僱員總會主席陳博賢稱,本月初獲科文告知,要到家居隔離者的住所倒垃圾;他向上級查詢工友有何保障,上級遂改派另一支清潔隊負責。他指出,收垃圾的工友會獲發保護衣、面罩等,但署方沒有清晰指引教工友穿戴裝備,若有隔離者確診,工友或會受感染。 食環署職工權益工會主席區邦添指出,署方僅要求工友將隔離者的垃圾當家居垃圾,以普通垃圾袋包裝,再以1比49漂白水消毒,「啲袋都幾易整穿,令垃圾流出」。他促請當局把垃圾列為醫療廢物,以材質較厚的垃圾袋包裹,減低播毒風險。 工黨主席郭永健稱,清潔工在抗疫前線工作,有可能不幸染病,促請政府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納入《僱員補償條例》的可賠償職業病。 2020年2月13日星期四 https://news.mingpao.com/ins/%E6%B8%AF%E8%81%9E/article/20200213/s00001/1581587442583/%E3%80%90%E6%AD%A6%E6%BC%A2%E8%82%BA%E7%82%8E%E3%80%91%E8%99%95%E7%90%86%E5%AE%B6%E5%B1%85%E6%AA%A2%E7%96%AB%E8%80%85%E5%9E%83%E5%9C%BE%E6%8C%87%E5%BC%95%E4%B8%8D%E6%B8%85%E6%99%B0-%E9%A3%9F%E7%92%B0%E6%B8%85%E6%BD%94%E5%B7%A5%E6%86%82%E6%92%AD%E6%AF%92%E9%A2%A8%E9%9A%AA%E5%A2%9E

Posted On :

政黨請願 促軍事用地列土供選項

【本報訊】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本周四(26日)將提出十八個土地供應選項作公眾諮詢。有政黨昨到九龍東軍營請願,要求政府重新將軍事用地列入土地供應選項,妥善利用土地資源。 有政黨昨到九龍東軍營請願。(林希孺攝) 工黨一行約十人昨手持公屋模型道具及「政府假諮詢,土地真浪費」等標語到場,警方嚴陣以待,在場有逾十名警員及泊有三輛警車,又以軍營門口有車出入為由,不讓請願人士接近門口。 工黨主席郭永健指出,現時全港有十九幅由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管理及使用的軍事用地,而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曾引述政府指軍事用地均無閒置情況,故小組認為毋須作選項討論,亦不會納入公眾諮詢。 郭指出,軍事用地佔地約二千七百公頃,而駐港人員約一萬人。他推算即平均一公頃土地就僅供四位駐港軍人使用,但劏房住戶人均居住面積連七十呎都未必有。而據他觀察,軍營內人流甚少,他形容目前情況為「軍營曬太陽、基層住劏房」,因此要求政府重新檢視軍事用地。 多位處市區 可減發展成本 郭續指,將軍事用地轉為住宅發展早有先例,例如采頤花園前身便是彩虹軍營,加上不少軍事用地位於市區,如中環軍營,槍會山軍營及九龍東軍營等,已有完善交通及社區配套。他指若能於該等用地發展公營房屋,料可減輕發展成本。 資料來源: 東方日報 | 2018-04-22 報章 | A02 | 港聞 政黨請願 促軍事用地列土供選項

Posted On :

工黨軍營外示威促收地建屋

【本報訊】由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舉行為期5個月的公眾諮詢,將會於本周四(26日)展開,這場「土地大辯論」將會提供18個土地選項,但早前曾納入小組討論的「軍事用地」最終被剔走。工黨成員昨日去到解放軍駐港部隊位於九龍塘的九龍東軍營外示威,要求政府檢討現行軍事用地的使用情況。 黃遠輝:房屋短缺或持續10年 軍事用地曾被小組在會議中視為土地選項之一,最終政府指軍營並非置閒用地而剔除。工黨主席郭永健指出,現時香港有19幅軍事用地,共佔地2,700多公頃,「家有好多軍營都喺市區,駐軍人員只有1萬個左右,但無數嘅基層市民正係面對緊逼切嘅房屋問題」。 郭又指,軍營被改建為房屋用途有先例,「家新蒲崗嘅采頤花園,當年都係彩虹軍營」,他希望政府可收回軍營發展,以紓緩現今的房屋問題。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昨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時指出,公眾諮詢將會以設展覽區、公眾諮詢會、隨機抽樣電話訪問、會見政黨和專業團體等形式進行,他指房屋問題未能夠即時解決,「家嘅短缺一路要去到2028、2029先見到紓緩,呢個係我哋唔願見到嘅現實」,並指最後的建議報告會建基於公眾意見而撰寫,「小組冇前設,亦都相信政府唔會唔跟公眾意見」。郭永健就透露,於土地大辯論期間,工黨會繼續向政府表達訴求,「會去埋立法會層面,用一切嘅方法」。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 | 2018-04-22 報章 | A04 | 要聞 工黨軍營外示威促收地建屋

Posted On :

工黨踩場遭簡炳墀挑機

【促高球場建屋】 【本報訊】4月底進行的「土地大辯論」,就土地供應進行為期5個月公眾諮詢,佔地172公頃的粉嶺高球場成「眾矢之的」,繼上周六社民連聯同民間團體突襲高球場示威抗議後,工黨昨前往高球場門前抗議,認為政府應該立刻收回高球場以興建公屋予基層市民,期間遇上前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著名練馬師簡炳墀,簡稱:「要搞就搞軍營啦」。 簡:要搞就搞軍營 工黨主席郭永健昨聯同約10名成員帶着寫上「權貴打波笑呵呵,劏房窮人極坎坷」的橫額到高球場抗議,還未到達門口便遇上路過的新界鄉議局永遠顧問簡炳墀,簡停車並下車與工黨成員理論,指不要搞高球場,「要搞就搞軍營啦」。逗留片刻後,因其座駕泊在路邊影響交通,由警察護送駕車離開;被問有否使用高球場打波時,簡並無回答。現場所見,經周六的突擊後,高球場保安加強,一排印上「security」字眼的球場車輛圍住鐵閘,以防再有人衝進高球場。 工黨帶同劏房戶照片及公屋紙製模型到場,郭指林鄭在扶貧高峯會上為劏房兒童發聲,「我哋就要幫基層兒童出聲,要求立即收高球場起公屋」。工黨其後將照片放在場外的草坪,高球場則派員接收模型。 郭指,若政府無誠意解決房屋問題,公眾諮詢易淪門面工夫,「佢可能只係試圖喺表面紓緩市民嘅不滿,但唔係實際去解決問題」。郭永健預告稍後會到政府舉行的諮詢論壇,並繼續請願。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 | 2018-04-03 報章 | A04 | 要聞 工黨踩場遭簡炳墀挑機

Posted On :
Category:

【專訪】拒隨本土潮流 郭永健臨危受命:讓未落實的改革由我完成

身為學聯「老鬼」,在2010年五區公投中走入公眾視線的郭永健,形容自己是處於「鹹淡水交界」的一代人。他不滿傳統民主派的妥協,承認自己也曾經是「激進」的一群,「以前我都喜歡聽毓民,罵民主黨、罵司徒華,覺得很開心」。但萬萬沒想到,在他度過這段「激進」歲月後不久,「激進」這個詞語卻有了新的定義。 形勢轉變迅速,本土、港獨思潮紛紛冒起,卻令郭永健更堅定他原來的信念,「形勢真的轉變得很快,本土也好,勇武也好,一兩年前影響力很大的人物,一兩年後又沉下去,我的理解是,不要太隨波逐流」。郭永健認為,2014年雨傘運動後,政制發展似乎已走入了死胡同,但就算政制民主的路被堵上了,公司、職場和社區裡的民主或許是能夠鬆動的出路,郭永健說,「就以圍標和業主立案法團的參與為例子,道理是如出一轍的,當權者不受監察可以在任何場合發生,而我們(工黨)希望將民主帶到不同層面」。 反思本土:以人為本 團結更多人推動民主 對於「本土」,郭永健沒有以一種既有的族群情感立場來理解,但承認有很多值得討論和反思的空間。「大家經常有錯覺,以為工黨是大中華膠,是站在本土的對立面,其實工黨對大中華是沒有情意結的,我們不會像民主黨有個民主回歸的包袱,我們純粹是從人的角度出發,去追求一個民主、自由、平等的社會,但我們反對的是,你去用身份認同,去製造族群的對立。」在郭永健眼裡,大陸的權貴和香港的權貴,沒有誰比誰高尚,「你覺得香港的有錢人不會奉承北京嗎?」 不過,郭永健也承認,在雙非孕婦等問題上,工黨過往的處理手法也有問題,「撇開香港人還是大陸人,在一個地方生活的孕婦,當然有需要優先滿足她的需求。但這不代表有一個外地人在街上暈倒,你不會送他去急症室」。郭永健認為本土優先並不能夠一刀切,「香港人當然可以優先享用香港的資源,但是不是所有資源都只能用於香港人?那是不現實的」。 至於香港能否建國,郭永健則持懷疑態度,「香港特別的地方在於不是完全隔離,不像台灣一樣,是一個島,40多年來都是不相往來,下一代人已經形成特定的身份認同」。與其排斥,郭永健認為更需要去團結新來港移民,讓更多人支持整個民主運動。 生死存亡之際 肩負改革使命 郭永健承認未來數年是工黨的生死存亡關頭,郭永健感嘆,「事後孔明地說,過往5,6年的危機感不是太夠,接班傳承的問題不是很處理得到。雖然2016年有新人,但準備功夫很倉促,一年時間都沒有,就推了新人去選,成績當然不好。」 2016年立會選戰失利後,工黨擬定了一份改革報告,有幾點改革建議,包括加強黨內執行效率;加強對外傳訊,郭永健說,「我們做了很多事,要令大家看到」;另外,則是選舉人才要儘早做培訓;還有就是與其他黨的合作,「當時的教訓就是,每個區我們都出人,但香港這麼多政黨,只會一齊攬住死。和我們志同道合的政黨,例如社民連、街工,其實可以在某些選區和議題上加強合作」。郭永健談到改革,眼中那團火燒的更旺盛,「有些改革我們正在做了,有些還沒做,我們最怕朝令夕改,如何去落實那些建議,我相信是我要做的事。」 郭永健表示,工黨的「政治人才培訓計劃」已經展開,並且也從黨內物色了一些將會參選立法會的新血,郭永健自己也是其中之一,「舊人下屆很可能已不會出來選,責任全都落在新人身上,挑戰很大,因為我們只有一個議席,是all or nothing,我們不像其他政黨,可以換一半留一半」。

Posted 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