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武漢肺炎列為職業病,有乜困難?

文:郭永健(工黨主席) 武漢肺炎爆發至今,民間、醫護界及勞工界一直要求把武漢肺炎列為職業病,但勞褔局局長羅致光一直置若罔聞。 2月9日,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呼籲,政府應緊急修例,將2019新型冠狀病毒列入第282章《僱員補償條例》的職業病附表中,關乎人士範圍可以參考條例中當年對應沙士的做法。 2月10日,工權會強烈建議勞工處處長盡速發出命令,將武漢肺炎列入職業病補償。 2月13日,我在食環署清潔員工的記招上,亦指出清潔工在抗疫前線工作,有可能不幸染病,勞工處應將武漢肺炎列為職業病。 2月22日,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要求在立法會大會中提出緊急質詢,討論將武漢肺炎列為可補償職業病。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竟配合政府,於2月25日回覆稱,此事於是次大會上並無急切性而拒絕。 2月24日,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去信醫管局主席范鴻齡,要求盡快修改法例,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納入為職業病。 3月14日,中大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教授余德新建議,港府應把新冠肺炎納入《僱傭保償條例》中的職業病,保障在工作崗位受感染的僱員。 以上訴求簡單、清淅、合理,為何羅致光一直迴避?

Posted On :

救市抑或救人?

2020-03-16  文:郭永健(工黨主席) 一個月以來,工黨一直都批評政府的抗疫措施為「救市不救人」。無論是防疫抗疫基金中,以近六成的金錢(57%)用來資助業界,抑或是財政預算案中除派錢外,用119億給業界但基層只獲111億,都論証了我們上述的批評。 或會有些人說,難道便只應救人不救市嗎?或為何救人必需先於救市,而不能同樣力度支持? 事實上,救人必定包含了救市。因為援助市民,尤其是中下層市民,讓他們解決生活的燃眉之急,必然支撐著消費。根據經濟學理論,基層市民的邊際消費傾向(Marginal Propensity to Consume)較中上層高,即是當基層市民的收入增加,他們會傾向把新增的收入用於消費,來滿足生活需要,因此造成的乘數效應,將會更能夠提振本地經濟。

Posted On :

知行合一 改變社會 堅持初衷 抗爭不懈

—報名代表工黨參選2020立法會選舉 自我簡介 知行合一 改變社會 個人履歷 2008年香港大學學生會長 2010年「左翼21」創始會員,成為會員至今 2010年成立「大專2012」,並參與五區公投,參選新界西選區。 2010年成立「港大百周年關注行動」,抗議李克強到訪港大、組織集會遊行抗議警察執法,及爭取民主規劃香港大學本部大樓及孔慶熒。 2011年參與籌備工黨,成為創黨會員 2011-2013年 工黨副秘書長 2012年 與張超雄代表工黨參選立法會新界東選區 2013-2015年 工黨秘書長 2015年7月,代表工黨參選大埔區議會新富選區補選勝出 2015年11月,代表工黨參選大埔區議會新富選區,未能連任 2015-2017年 工黨副主席(政策) 2016年 與張超雄代表工黨參選立法會新界東選區 2017-2019年 工黨主席 2017年12月 參與民主派立法會補選初選 我自入讀大學後,從擔任舍堂宿生會的時事秘書起,到成為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學聯常委會主席,便一直參加社會運動。除了爭取學生權益、師生共治外,亦爭取由下而上的規劃、公義的財富分配、香港及中國的民主。 畢業後,我曾工作於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非政府組織,親身接觸內地罹患職業病的民工,亦在立法會議員辦事處從事政策研究,廣泛接觸不同政策議題,鍛鍊政策分析能力。在工餘時間,我亦積極參與不同組織,包括成立大專2012、港大百周年行動及左翼21等,並一直撰寫政治評論及政策分析的文章,至今已有逾百篇,不少刊登於明報、蘋果日報報章,亦曾受到台灣新社會智庫邀稿撰文。 自2011年工黨籌備成立開始,我便積極參與黨務,從制訂政策綱領、黨務運作包括物資準備、行動參與、活動籌備及文宣設計、輔助選舉包括2012年及2016年立法會選舉、2018年九西補選及2019年區議會選舉、代表工黨上陣包括2015年區議會補選、選舉及2018年新東初選,同時我亦擔任常委會不同職位至今。 以上種種個人經歷,皆因我希望能做到「知行合一,改變社會」。自大學修讀政治哲學及接觸勞工議題後,我便深信左翼的理念,希望能做到葛蘭西所指的有機知識份子。透過多年的參與,我明白改變社會並不容易,實際面對的困難重重,但我希望能堅持初衷,抗爭不懈。 從政抱負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On :

【立會選戰】郭永健新東接張超雄棒:最緊要一齊諗點過半

週五 2020-03-06 獨媒報導 (獨媒特約報導)今年九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非建制派有望挑戰立法會過半(35席)議席。在新界東,工黨張超雄不會連任,主席郭永健擬參選新界東接棒。他表示張超雄在立法會有政績,相信支持者會繼續支持工黨。他又指「最重要過半,無論係傳統泛民抑或本土派都好,最緊要係一齊諗點過半。」 工黨主席郭永健是前大埔區議員,曾參與2018年立法會補選民主派初選,不敵新民主同盟范國威。今年立法會換屆,現任議員除工黨張超雄表明不會競逐連任後,料其餘現任議員均會爭取連任,以及因選舉主任胡亂DQ候選人,被裁並未妥為當選的范國威均會再戰。本土派及多名新人包括「立場姐姐」何桂藍均盛傳會在新界東參選,非建制派勢成亂戰。 郭永健已報名工黨黨內初選,他接受獨媒查詢時表示,相信張超雄在立法會的政績,能令工黨的支持者繼續投票支持工黨,社會上的基層家庭、長期病患等弱勢社群,需要工黨在立法會為他們發聲。對於新東或多人混戰,郭永健指「最重要過半,無論係傳統泛民抑或本土派都好,最緊要係一齊諗點過半。」他指建制派有中聯辦操盤,非建制派宜靠民調或民間初選協調。郭永健又認為,傳統泛民和本土派的差異及分歧不會太大,相信選民會顧全大局。 至於被DQ的社民連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長毛),亦或會再戰新界東,長毛接受記者查詢時未正面回應,僅稱目前應集中協助基層應對疫情,並爭取「五大訴求」,笑指選舉「諗得太多都無意思。」他重申社民連會繼續「制約強權、扶興弱勢」,又支持新人加入戰團,認為民主選舉本應越多人出選越好,由選民決定最終結果。 記者:陳世浩、何嘉茵(來源: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1357 )

Posted On :

工黨倡增警力駐守隔離營

工黨主席郭永健表示,民安隊值勤隊員時薪低、工時長,建議增加警力駐守隔離營。 郭永健稱,收到民安隊總參事的回信,值勤隊員的時薪由44.8元至72.6元不等,而值勤時間為10至12小時。時薪連輔警也不如,值勤時間長,更令人不能接受。 他認為,香港有3萬警力,政府應公開警隊參與防疫工作的詳情,以及加派警員到隔離營協助。 https://www2.hkej.com/instantnews/current/article/2388684/%E5%B7%A5%E9%BB%A8%E5%80%A1%E5%A2%9E%E8%AD%A6%E5%8A%9B%E9%A7%90%E5%AE%88%E9%9A%94%E9%9B%A2%E7%87%9F

Posted On :

林鄭救市先於救人

文:工黨主席 郭永健 武漢肺炎肆虐,林鄭造成的人禍不斷,香港打工仔女被迫放無薪假、減薪、裁員,比比皆是,但《財政預算案》與防疫抗疫基金,都是救市不救人。 對商界疏爽 對勞工嚴苛上周設立300億防疫抗疫基金,實際開支的270億中,以超過一半金錢,即154億元用來資助業界,其次為購置或生產防疫裝備(20%),直接津貼前線員工及市民的分別只有16%及7%。政府資助業界的做法非常寬鬆,沒有設置任何門檻,可是亦沒有規定如何讓員工受惠,因此被抨擊「救市不救人」,對商界派錢疏爽,但對打工仔女及基層嚴苛。 相隔五天,財政司司長宣佈共1,237億的一次性紓困措施,仍然不改「救市不救人」的思維。除了派錢一萬元外,其餘措施中,主要惠及中、上層的措施包括寬減薪俸稅及寬免差餉,共支出296億;惠及商界的措施,包括寬免非住宅物業差餉、寬免商業登記費、補貼非住宅電費、減免非住宅水費及排污費等,共支出118.52億;主要惠及基層的措施,包括較低收入公屋租戶免租、綜援、長者生活津貼及傷殘津貼額外一個月津貼等,支出為111億。由此可見,政府繼續向商界大灑金錢,尤勝於扶助基層;再加上主要惠及中、上層的措施,富裕階層得到的為基層所得四倍。

Posted On :
Category:

防疫抗疫基金 救市不救人

 2020-02-21  撰文:工黨主席郭永健 星期四凌晨,政府向立法會提交「防疫抗疫基金文件」,提出了24項措施,合共開支270億元。政府提出14項「向企業及市民提供援助」措施及10項「提升防疫抗疫能力」措施。前者開支合共169億,後者開支合共102億。 如果把項目的分項再作分析後,超過一半金錢用來資助業界,其次為購置或生產防疫裝備(20%),直接津貼前線員工及市民的分別只有16%及7%。首三項為零售業資助計劃、食物業界別資助計劃、向運輸業界提供的補貼。 資助業界的問題在於不能確保金錢用得其所,包括公司會否避免減薪、裁員、甚至取得資助後便倒閉。資助零售業便需支出57億,為最大開支的措施,但文件卻沒有提到如何能讓員工受惠。 應付經濟不景氣,最有效的做法莫過設立失業援助制度(長遠應為失業保險),讓高薪低薪的打工仔女即使面對裁員,亦能夠確保相當的消費能力,令到宏觀經濟不會太快萎縮,即是經濟學上automatic stabilizer。可惜,特區政府一直置若罔聞,年年派糖卻不制度上作改革,只能以庫房作施捨式的救濟。

Posted On :

少於一半打工仔女獲發口罩 工黨轟僱主卸責 促政府配給口罩

(獨媒特約報導)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市民「一罩難求」。工黨以網上問卷訪問了約900名香港市民,發現僅有少於一半的受訪者獲僱主提供口罩,亦有兩成受訪者過去一星期用了超過12小時購買口罩。職工盟主席吳敏兒批評,僱主將提供安全工作環境的責任「轉移到僱員身上」,逼使他們「自己搵嘢保護自己」。工黨促政府為市民配給足夠的口罩,並促勞工處制訂職安健指引,要求僱主為需接觸公眾的僱員提供口罩。 兩成人過去一周用逾12小時買口罩工黨於2月以網上問卷訪問了934名香港市民,發現最多受訪者(22.2%)過去一星期用了2至5小時購買口罩,也有達兩成受訪者用了超過12小時購買口罩。不少人會委託同住的家人買口罩,有21%便表示其家人用了超過12小時購買口罩,反映購買口罩的困難。工黨主席郭永健指,購買口罩影響市民作息,造成精神壓力,有受訪者表示每天「基本上乜時間都搵口罩」。而以每人一日使用兩個口罩計算,近7成人家中儲貨不足4星期,逾3成則不足2星期。 44%受訪者需自備口罩上班 吳敏兒轟僱主卸責在職的受訪者中,只有46.5%獲公司提供口罩,另外44.1%需要自備。有受訪者更表示,公司提供「不合格無用的廢口罩」、「只有在自己沒有的情況下才可以攞」。調查亦發現,不獲公司提供口罩的受訪者,較獲公司提供口罩的人需用更多時間購買口罩,中位數為每星期5至8小時。 職工盟主席吳敏兒怒轟,在現時法例下,僱主有責任提供安全的工作環境予僱員,惟不少僱主卻將責任轉嫁僱員,要求他們「自己搵嘢保護自己」,致使他們在兼顧工作及家庭外,仍要花額外時間「撲口罩」,並花錢購買難以負擔的口罩。她續指,清潔工、保安等行業往往不夠口罩,也有酒店業人士反映「一星期得兩個」,航空公司一班機亦只得40片口罩供所有機組人員及有需要乘客使用。 (左起)職工盟主席吳敏兒、工黨主席郭永健區內「走鬼店」售來源不明口罩 市民「明知假都買」工黨副主席、西灣河區議員麥德正則表示,西灣河現時已有4宗確診個案,全區居民「人心惶惶」。他指出,區內曾多次出現「走鬼式口罩店」,售賣來源不明的散裝口罩,聲稱99%防病毒及有證書,惟有街坊發現所售口罩是「淘寶貨」,上前質疑時便起衝突;也有店家售賣的口罩價格比原裝低出很多,海關調查卻諸多掣肘。麥續指,因為口罩不足,有街坊「明知假、明知有問題都去買」,亦有街坊因缺口罩現情緒問題,打電話來哭訴,又日日催促區議員購置口罩,他強調一切問題根源在政府沒提供足夠口罩予市民。他又指,區內有保安獲公司派發標有簡體字、以透明膠袋包裝的口罩,惟由於材質太薄,似是不合規格,「保安員都唔敢用」。西貢區議員何偉航則指,近日多了市民行山,大量口罩及紙巾棄置於西貢山頭,區內清潔工亦被逼「晾乾重用」口罩。 (資料圖片) 要求政府配給口罩、全面封關 疫情嚴峻,超過9成受訪者認為政府應為市民配給足夠的口罩,8成5要求「全面封關」,也有逾7成受訪者認為應提供口罩以外的防疫用品予市民及訂定口罩的價格。工黨要求政府為市民配給足夠的口罩、訂定口罩價格、全面封關、提供口罩以外的防疫用品包括酒精搓手液及漂白水予市民,又促勞工處制訂職安健指引,要求僱主為需接觸公眾的僱員提供口罩或支付相關費用。吳敏兒指,仍堅持全面封關是由於「一日唔封關,再多檢疫措施(疫情)都唔會完」。 被問到防疫抗疫基金資助商界在港建口罩生產線有否幫助,郭永健稱對政府採購口罩無信心,又指若政府仍抱持價低者得的心態作採購,將會失敗。他又指「工聯會竟比政府更快建立生產線及派口罩」,質疑抗疫工作實為建制派助選。 記者:黃蕊獻 2020-02-24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1008

Posted On :

【武漢肺炎】處理家居檢疫者垃圾指引不清晰 食環清潔工憂播毒風險增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下,政府規定由內地來港的人要接受強制家居檢疫,並安排食環署清潔工收集檢疫者的垃圾。有工會反映,署方要求工友把垃圾當家居垃圾處理,而不是當作醫療垃圾,加上工作指引不夠清晰,恐令傳播病毒的風險增加。 本身是大埔區清潔工的政府前線僱員總會主席陳博賢稱,本月初獲科文告知,要到家居隔離者的住所倒垃圾;他向上級查詢工友有何保障,上級遂改派另一支清潔隊負責。他指出,收垃圾的工友會獲發保護衣、面罩等,但署方沒有清晰指引教工友穿戴裝備,若有隔離者確診,工友或會受感染。 食環署職工權益工會主席區邦添指出,署方僅要求工友將隔離者的垃圾當家居垃圾,以普通垃圾袋包裝,再以1比49漂白水消毒,「啲袋都幾易整穿,令垃圾流出」。他促請當局把垃圾列為醫療廢物,以材質較厚的垃圾袋包裹,減低播毒風險。 工黨主席郭永健稱,清潔工在抗疫前線工作,有可能不幸染病,促請政府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納入《僱員補償條例》的可賠償職業病。 2020年2月13日星期四 https://news.mingpao.com/ins/%E6%B8%AF%E8%81%9E/article/20200213/s00001/1581587442583/%E3%80%90%E6%AD%A6%E6%BC%A2%E8%82%BA%E7%82%8E%E3%80%91%E8%99%95%E7%90%86%E5%AE%B6%E5%B1%85%E6%AA%A2%E7%96%AB%E8%80%85%E5%9E%83%E5%9C%BE%E6%8C%87%E5%BC%95%E4%B8%8D%E6%B8%85%E6%99%B0-%E9%A3%9F%E7%92%B0%E6%B8%85%E6%BD%94%E5%B7%A5%E6%86%82%E6%92%AD%E6%AF%92%E9%A2%A8%E9%9A%AA%E5%A2%9E

Posted On :
Category:

全面封關 刻不容緩——對出入境數字的一些觀察 

文:工黨主席郭永健 (互動圖表) 政府一月三十日開始局部封關後,內地旅客入境人次雖然有所下降,但昨天仍有1萬3千個內地旅客入境,証明了全面封關,拒絕內地旅客入境十分重要。 相對於去年二月,即農曆新年所在的月份,經歷了反送中運動,早已令內地入境旅客大幅下降超過五成,加上過往一星期多內地各省市的封城措施,令到入境人次進一步下降。如果沒有反送中運動的話,像往年每日約16萬內地旅客入境的話,香港疫情的情況實在不堪設想,感染數字應該遠高於現在。 較少人提到內地旅客出境人次,過往九日,每日平均有5萬4千名內地旅客出境,早前內地旅客入境的人數從此可見一斑。他們當中有多少是潛在的肺炎患者,根本無人得知。 至於最多內地旅客入境的管制站方面,機場、深圳灣、羅湖、褔田、皇崗是最多人次的首五個管制站。不少國家已停止中國航班進入境內,香港政府應該效法,徹底減少兩地的跨境往來。 除了內地旅客外,香港居民兩地跨境的流動亦值得關注。對於過往一星期多從內地回港的香港居民,政府如何宣傳及協助他們進行家居隔離十分重要。最新兩天的數字顯示,每日仍有約六萬人次從內地返港。在疫情如此嚴重下,政府有必要採取更有力的措施讓他們家居隔離。同時,過往數天,一直有三萬香港居民出境到內地,相信部份是居住在內地但在香港工作的香港人。對於這些頻繁往返兩地的人,在此非常時期,政府應設法減少他們的活動,否則會成為防疫的一大漏洞。

Posted 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