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垃圾桶局長以「公務繁忙」為由,拒絕與立法會議會見討論麥難民無處容身的問題。想不到,昨日麥當勞便宣佈回復 24 小時的堂食服務,麥難民可以回到快餐店裏去了。不知道劉江華有否因此鬆了一口氣。

香港是一個魔幻的城市。生無寄居之所,死無葬身之地,所有人都是輕飄飄的,彷彿沒有根。大家都拼命想抓住腳下泥土,以時間與青春交換,以尊嚴與夢想交換。實在無力的,便只好輕飄飄地過活,在大街上,在天橋下,在公園中,在快餐店或洗衣店內。

上月底,連鎖快餐店麥當勞宣布,停止 24 小時堂食的服務。隨之而來映入大眾眼簾的,不是任何關於飲食的議題,而是關於居住:400 多名「麥難民」將因而流離失所。實在魔幻,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竟在這片土地上荒謬地連結起來。原來比起餐風露宿,這種地方讓他們找到熟悉與安全感。原來有瓦遮頭,有人相鄰,便是安全感,簡直是「五星級的家」,魔幻吧?這就是香港,我們的香港。

「麥難民」的人數伴隨著租金的上升而增加,由 2013 年的 57 人增加至 2018 年的 448 人。而整體近 6 年露宿者人口增長創新高,社會署數字顯示巳登記露宿者人口由2013 年的 718 人上升至 2018 年 12 月的 1270 人,無家者人口增長率76%。他們選擇在快餐店度宿的原因包括租金太貴、因失業而沒法找尋住宿、節省金錢和「劏房居住環境太惡劣」。此外,一些邊緣群體,包括離院病人、釋囚和成功戒毒者亦因難以覓得居所而露宿。

疫症爆發逾三個月以來,在我們的香港,抗疫似乎是每個人的責任,是本能應當去做的事。口罩、消毒酒精、搓手液、漂白水等等,早已是家居必備。但顧名思義,無家者沒有家。因此,當大屋裡的高官大喊齊心抗疫、呼籲市民留在家中,聽似合情合理,但他們在假設什麼,又誤會了什麼?他們假設,每個人都有一個家,他們誤會,每個人都有足夠能力保障自己。但事實是,數以千計的人沒有一磚一瓦,而在疫情下,連那間賴以為棲身之所的 24 小時營業的快餐店,亦向他們關上大門。

東家唔打打西家,搬到公園去吧。但限聚令下,差佬到處冚檔,「回家吧回家吧,冇睇新聞咩?不要在街頭聚集,超過四人就拉你!」無家者再次像羊群般,被當權者趕來趕去,怎會不知他們沒有家?只是無情罷。

上星期六我探望北區及大埔的無家者,便有數個麥難民要露宿街頭,這幾天又落雨又凍,他們只能繼續瑟縮街頭。可是,早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去信民政事務局,要求局方緊急開放臨時庇護中心,讓受疫情影響的無家者入住,收到的回覆卻是「為此類人士提供臨時居所非政策範疇」。一貫的理直氣壯,什麼是「此類人士」呢?彷彿他們是多餘的、透明的人,不是應當受公共資源保護之人。恬不知恥,很魔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