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文章】特首林鄭月娥日前宣布推出名為「保就業」的工資補貼計劃,為僱主提供五成工資補貼,補貼上限為9000元,為期6個月,涉款800億元。綜合政府連日來的說法,有關的工資補貼計劃大致的內容有以下數點:

(1)政府的計劃的對象為僱主而非僱員,而津貼額根據僱主選取今年1至3月其中一個月,當月的員工人數和薪酬作計算;

(2)獲資助的僱主不能減少職位,需維持原有員工人數甚至增聘人手,但可安排無薪假;

(3)薪酬的支出不能少於獲資助的金額,但僱主可以減薪,可以任意在不同員工身上使用資助,而非每名員工均得到五成或以上的原有薪金。

簡單而言,整個計劃根本是從僱主的利益出發,為他們節省薪酬的支出。對於員工而言,根本就不能改善收入及就業。同時,整個計劃根本不是對症下藥,完全未能針對疫情造成的經濟問題。

假設有以下4種情况的僱員:剛失業的僱員、放無薪假的僱員、已減薪僱員及正常上班僱員。對於剛失業的僱員,首先要其僱主願意申請資助,然後重新聘用,但工資水平視乎公司如何分配資助額;對於無薪假或已減薪的僱員,其僱主可以維持無薪假及減薪的狀况,先用政府的資助出糧,然後才運用自己的資金,完全賺取補貼;最後對於正常上班僱員,公司可減薪或增聘人手,運用補貼而不加薪酬,同樣由公司賺取補貼。

根據經濟學常識,任何政府的補貼會由買方及賣方分享,分享比重的關鍵則在於「彈性」(Elasticity)。工資補貼亦不例外,勞動力供應的彈性較需求的彈性大,僱主必然得到較大的利益。換言之,香港缺乏集體談判權,勞工的議價能力明顯低於僱主,難以從補貼計劃中得到較大的幫助。

除了不能改善收入及就業外,計劃亦未有集中資源援助受影響的行業,不受疫情影響的行業同樣能夠申請薪金補貼,資方節省一半的人工。

此外,政府根本不明白現時的經濟問題。首先,武漢肺炎嚴重打擊市民的正常生活,無論是社交、旅行、上班及娛樂等正常活動都大受影響。此外,部分場所,包括酒吧、遊戲機中心、浴室、健身中心、美容院和按摩院等更需要直接關閉,而餐飲業有不少減少人群聚集的限制,航空業及旅遊業亦陷入冬眠。在此情况下,消費需求萎縮,老闆因而裁員及放僱員無薪假。他們即使得到政府援助,必定會想辦法用補貼減少自己的薪金支出,而不是用來減少僱員放無薪假的日數或增加他們的薪酬。

羅致光對於以上問題,便以減省行政工作為托辭,表示計劃的目的是要簡單及快捷,設計太繁複的話,審批工作將會倍增,如政府要分析有否減薪,工作量會多幾十倍。

英「職位保留計劃」對症下藥

以上說法大謬不然!其實,英國的「職位保留計劃」(Coronavirus Job Retention Scheme)才是對症下藥。英國的僱員無薪假期間並不能為僱主工作,所以僱主會衡量其業務需要才作出申請,政府的資源不會因此浪費。政府不需要任何行政程序去判斷僱主有否需要。此外,英國的做法並非工資補貼,而是由政府直接負擔僱員無薪假期間的八成原有薪酬,保住打工仔女原有的職位及大部分的收入。僱主從計劃中的得益只是能夠保留人才渡過難關,而不會有直接的金錢得益。

總結而言,政府工資補貼與英國的「職位保留計劃」,孰劣孰優,一目了然。政府的計劃不能改善就業、不能保障收入、不能有效運用公帑。所謂的「保就業」計劃姍姍來遲,但竟然只是用來回饋僱主,讓僱員在所謂的自由議價下繼續沉淪。

作者是工黨主席

原刊於明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