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港澳辦扭曲《宣誓及聲明條例》胡亂DQ議員資格

港澳辦早前發出聲明批評郭榮鏗刻意在內務委員會選主席時拖延,涉嫌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又說他蓄意違背誓言「鐵證如山」云云。港澳辦聲明最後「香港特別行政區《宣誓及聲明條例》也規定,任何人作出誓言後拒絕或忽略作出的誓言,已在任的人士必須離任」,揚言恐嚇DQ郭榮鏗。 港澳辦的聲明看似有法律根據,但可惜中共仍然是本性難移,故意扭曲法律,誤導公眾。過往,中共任意解釋基本法,破壞香港法治。如今,港澳辦更扭曲本地法例,試圖胡亂DQ議員資格。 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 第21條:「如任何人獲妥為邀請作出本部規定其須作出的某項誓言後,拒絕或忽略作出該項誓言 ——(a)該人若已就任,則必須離任,及(b)該人若未就任,則須被取消其就任資格。」港澳辦引述此條文,卻刻意扭曲為「任何人作出誓言後拒絕或忽略作出的誓言,已在任的人士必須離任」,刪去了「邀請」及在「作出」與「誓言」加插了「的」字,完全偏離法例的原意。 前者是關於任何人獲邀請宣誓,但卻拒絕或忽略作出誓言的後果;而港澳辦扭曲為後者,即宣誓後拒絕或忽略誓言,在任者便須要離任。游蕙禎梁頌恆便被法庭裁決違反上述條文而被取消其就任資格。相反,郭榮鏗已經完成宣誓,並就任立法會議員。如果他被指違反誓言,便應該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九條及議事規則第49B條處理,由立法會議員動議譴責,最後獲得出席會議的議員的三分之二多數票通過。現在立法會便成立了調查委員會處理譴責周浩鼎及鄭松泰的議案。 簡而言之,港澳辦刻意扭曲《宣誓及聲明條例》條文,介入立法會事務,完全破壞香港的高度自治。

Posted On :
Category:

工資補貼不能保障僱員 代支無薪假薪金方為上策

【明報文章】特首林鄭月娥日前宣布推出名為「保就業」的工資補貼計劃,為僱主提供五成工資補貼,補貼上限為9000元,為期6個月,涉款800億元。綜合政府連日來的說法,有關的工資補貼計劃大致的內容有以下數點: (1)政府的計劃的對象為僱主而非僱員,而津貼額根據僱主選取今年1至3月其中一個月,當月的員工人數和薪酬作計算; (2)獲資助的僱主不能減少職位,需維持原有員工人數甚至增聘人手,但可安排無薪假; (3)薪酬的支出不能少於獲資助的金額,但僱主可以減薪,可以任意在不同員工身上使用資助,而非每名員工均得到五成或以上的原有薪金。 簡單而言,整個計劃根本是從僱主的利益出發,為他們節省薪酬的支出。對於員工而言,根本就不能改善收入及就業。同時,整個計劃根本不是對症下藥,完全未能針對疫情造成的經濟問題。 假設有以下4種情况的僱員:剛失業的僱員、放無薪假的僱員、已減薪僱員及正常上班僱員。對於剛失業的僱員,首先要其僱主願意申請資助,然後重新聘用,但工資水平視乎公司如何分配資助額;對於無薪假或已減薪的僱員,其僱主可以維持無薪假及減薪的狀况,先用政府的資助出糧,然後才運用自己的資金,完全賺取補貼;最後對於正常上班僱員,公司可減薪或增聘人手,運用補貼而不加薪酬,同樣由公司賺取補貼。 根據經濟學常識,任何政府的補貼會由買方及賣方分享,分享比重的關鍵則在於「彈性」(Elasticity)。工資補貼亦不例外,勞動力供應的彈性較需求的彈性大,僱主必然得到較大的利益。換言之,香港缺乏集體談判權,勞工的議價能力明顯低於僱主,難以從補貼計劃中得到較大的幫助。 除了不能改善收入及就業外,計劃亦未有集中資源援助受影響的行業,不受疫情影響的行業同樣能夠申請薪金補貼,資方節省一半的人工。 此外,政府根本不明白現時的經濟問題。首先,武漢肺炎嚴重打擊市民的正常生活,無論是社交、旅行、上班及娛樂等正常活動都大受影響。此外,部分場所,包括酒吧、遊戲機中心、浴室、健身中心、美容院和按摩院等更需要直接關閉,而餐飲業有不少減少人群聚集的限制,航空業及旅遊業亦陷入冬眠。在此情况下,消費需求萎縮,老闆因而裁員及放僱員無薪假。他們即使得到政府援助,必定會想辦法用補貼減少自己的薪金支出,而不是用來減少僱員放無薪假的日數或增加他們的薪酬。 羅致光對於以上問題,便以減省行政工作為托辭,表示計劃的目的是要簡單及快捷,設計太繁複的話,審批工作將會倍增,如政府要分析有否減薪,工作量會多幾十倍。 英「職位保留計劃」對症下藥 以上說法大謬不然!其實,英國的「職位保留計劃」(Coronavirus Job Retention Scheme)才是對症下藥。英國的僱員無薪假期間並不能為僱主工作,所以僱主會衡量其業務需要才作出申請,政府的資源不會因此浪費。政府不需要任何行政程序去判斷僱主有否需要。此外,英國的做法並非工資補貼,而是由政府直接負擔僱員無薪假期間的八成原有薪酬,保住打工仔女原有的職位及大部分的收入。僱主從計劃中的得益只是能夠保留人才渡過難關,而不會有直接的金錢得益。 總結而言,政府工資補貼與英國的「職位保留計劃」,孰劣孰優,一目了然。政府的計劃不能改善就業、不能保障收入、不能有效運用公帑。所謂的「保就業」計劃姍姍來遲,但竟然只是用來回饋僱主,讓僱員在所謂的自由議價下繼續沉淪。 作者是工黨主席 原刊於明報

Posted On :
Category:

邱騰華升級批鬥香港電台

商經局局長邱騰華7日出席立法會財委會特別會議後,記者多次追問港台節目《The Pulse》如何違反一個中國原則,他都沒有正面回應,僅指出「不只是一個字眼、一個片段問題,而是整個節目綜觀有問題,需要策劃、製作才能播送,這個節目亦引起社會關注」。 本來,香港社會以為港台記者被批鬥的原因在於提問世衞會否重新考慮台灣的會籍。可是,邱騰華的回應卻把問題上升為整個節目的「策劃」、「製作」問題。弦外之音便是事件經過精心策劃,刻意突出台灣能否加入世衞的問題,為台獨勢力背書。 翻看節目內容,首先為各地疫情,然後是提及台灣為何成功抗疫,再向世衞助理總幹事艾爾沃德提問世衞會否重新考慮台灣的會籍。對於港台提及台灣成功抗疫,中共自然不高興。而港台記者進而問及台灣的會籍問題,更是觸及他們的神經。加上世衞的「豬隊友」拙劣的表現——他本來可以大耍官腔避而不答,但卻扮作斷線、裝聾扮啞去回應,令到國際更加關注。中共因此惱羞成怒,足可想像矣!中共大發雷霆下,便命令特區政府及一眾建制派跳樑小丑,炮打港台。 平情而論,港台記者的問題是否屬於「明知故問」,刻意違反一中原則?問題的字眼為「重新考慮」(reconsider),亦即有關過往台灣爭取但遭中共封殺的觀察員身份。事實上,2009年至2016年,馬英九政府在中共容許下,一直能以觀察員的身份參與世衞。因此爭取觀察員的身份不會帶出台獨問題。當然,政府大可以說觀察員並非會員,因此「membership」一字並不準確。如果單純問題本身可以被定性為違反一中原則,那麼過往DQ主任查問候選人是否支持港獨,又是否違反一中原則? 簡而言之,記者不能自設禁區,如果每次提問又要顧及一中原則、又要顧及中共面子,最後只會成為政權的喉舌。台灣能否參與世衞,本來就是不少人關心的事情,但中共刻意把問題上綱上線,欲摧毀新聞自由而後快,造成萬馬齊喑。《海瑞罷官》在文革前原為得到毛澤東認可的京劇,但後來遭批鬥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大毒草」,旨在影射彭德懷事件。殷鑑不遠,中共本性未改。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郭永健工黨主席 原刊於:hk.news.appledaily.com/local/20200409/HXRANHHVQTOV5G2D54POKZJFR4/?fbclid=IwAR3sASFRquCmHuBPsCo5oXgXj5iPbt_D7bNPXGulXVgbKJfn4cBXQYV48rw

Posted On :

魔幻城市 — 麥難民與武漢肺炎

前日,垃圾桶局長以「公務繁忙」為由,拒絕與立法會議會見討論麥難民無處容身的問題。想不到,昨日麥當勞便宣佈回復 24 小時的堂食服務,麥難民可以回到快餐店裏去了。不知道劉江華有否因此鬆了一口氣。 香港是一個魔幻的城市。生無寄居之所,死無葬身之地,所有人都是輕飄飄的,彷彿沒有根。大家都拼命想抓住腳下泥土,以時間與青春交換,以尊嚴與夢想交換。實在無力的,便只好輕飄飄地過活,在大街上,在天橋下,在公園中,在快餐店或洗衣店內。 上月底,連鎖快餐店麥當勞宣布,停止 24 小時堂食的服務。隨之而來映入大眾眼簾的,不是任何關於飲食的議題,而是關於居住:400 多名「麥難民」將因而流離失所。實在魔幻,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竟在這片土地上荒謬地連結起來。原來比起餐風露宿,這種地方讓他們找到熟悉與安全感。原來有瓦遮頭,有人相鄰,便是安全感,簡直是「五星級的家」,魔幻吧?這就是香港,我們的香港。 「麥難民」的人數伴隨著租金的上升而增加,由 2013 年的 57 人增加至 2018 年的 448 人。而整體近 6 年露宿者人口增長創新高,社會署數字顯示巳登記露宿者人口由2013 年的 718 人上升至 2018 年 12 月的 1270 人,無家者人口增長率76%。他們選擇在快餐店度宿的原因包括租金太貴、因失業而沒法找尋住宿、節省金錢和「劏房居住環境太惡劣」。此外,一些邊緣群體,包括離院病人、釋囚和成功戒毒者亦因難以覓得居所而露宿。 疫症爆發逾三個月以來,在我們的香港,抗疫似乎是每個人的責任,是本能應當去做的事。口罩、消毒酒精、搓手液、漂白水等等,早已是家居必備。但顧名思義,無家者沒有家。因此,當大屋裡的高官大喊齊心抗疫、呼籲市民留在家中,聽似合情合理,但他們在假設什麼,又誤會了什麼?他們假設,每個人都有一個家,他們誤會,每個人都有足夠能力保障自己。但事實是,數以千計的人沒有一磚一瓦,而在疫情下,連那間賴以為棲身之所的 24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