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外物業出爾反爾 服務頌安邨多年的保安工友頓時失業

我與區議員葉榮收到頌安邨的保安工友求助,表示他們在屋邨轉換管理公司後,絕大部份工友不會繼續獲聘。 本來,工友對於屋邨更換管理合約數年轉換一次,已經習以為常,因為一般來說,大部的管理公司都會聘請原有的工友。頌安邨原有的管理公司為宜居顧問服務有限公司,合約到 3 月 31 日到期。宜居顧問服務有限公司在 3 月初已向工友表明合約到期,並詢問工友會否跟隨公司都其他地方工作,但當時新的承辦商中國海外物業服務有限公司卻已向工友接洽,要求他們提供個人資料,甚至制服的尺寸,以至「上咗新公司度咗身、試咗新制服」,令到工友以為會繼續獲聘。 可是,就在上星期六,他們收到中海外物業服務的電話,表示不會聘請他們,只能有替更或臨時的工作才通知他們,而上班地點則可能遠至港島。他們大感無耐,認為如果新公司不打算聘用,應在月初便直接說出,而非在最後四天才告訴他們。他們不少都是在附近居住,放工後要煮飯洗衫照顧家人,有一位更說兒子剛上大學,要負擔他的讀書開支,差點流出眼淚。現時武漢肺炎肆虐的情況下,百業凋零,他們失業後更難找到工作。 了解到他們的困境後,我們向他們派發抗疫物資表達微小的心意,亦提點他們要注意離職時的工資及遣散費或長服金有沒有計算錯誤,同時他們享有二月及三月份政府給外判保安員的抗疫津貼。 我認為中海外物業服務的母公司中海物業集團(02669.HK)作為香港上市公司,又曾連續 14 年獲得社聯 「商界展關懷」標誌,以上出爾反爾的行為實在令人憤怒。我認為他們需要向工友公開道歉及解釋原因。我將會與葉榮為保安工友繼續向新管理公司爭取「優先聘用現有員工」,我亦會跟進他們「防疫抗疫基金」的申領及遣散費等的問題。

Posted On :

失業援助金,為何香港不能學英國?

文:工黨主席 郭永健 隨著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世界各國都推出了嚴厲的措施控制疫情及挽救經濟。香港作為疫情爆發的較早地區,疫情對經濟的負面影響已陸續浮現。政府統計處公布,去年12月至今年2月經季節性調整的失業率為3.7%,較去年11月至今年1月的3.4%高;就業不足率亦由1.2%上升至1.5%。不少團體,早在疫情初期,提出設立失業援助金,但政府卻置若罔聞。 隨著輸入性個案再次增加,林鄭星期一(3月23日)宣佈酒吧食肆停止售酒,用意與歐洲多國停止食肆酒吧營業一樣。但林鄭卻沒有為這些行業的員工提供支援,以及效法歐洲的國家推出的失業援助措施。 最近,英國政府推出援助方案,將代替企業向受疫情影響而無法工作的勞工,支付最多八成薪金,每月上限2500鎊(約2.2萬港元),前提是須同意讓員工休假,待疫情過後再讓他們返回工作崗位。措施會追溯至3月1日,暫時維持3個月。丹麥於亦有同類政策,為財困且同意不解僱員工的私人企業支付最多75%薪金;而愛爾蘭政府亦研究推出類似措施,為受疫情影響而暫時被解聘的員工,支付75%的薪金。 上述的做法與職工盟、工黨及社民連的倡議不謀而合。我們提出設立失業援助金,為受疫情影響而失業、開工不足、被迫放無薪假,或因強制檢疫而不獲支薪的僱員提供財政支援,以解他們燃眉之急。津貼額為每月正常收入的80%,上限為16,000元,最多可領取六個月津貼。而英國政府的做法更勝一籌,除了確保工人收入外,亦保住就業職位,減低疫情對失業的影響。當然,以上措施所費不菲,英國的開支預計增加780億鎊,而我們則倡議為失業援助設立300億元基金。 反觀香港,勞福局局長羅致光卻以時間緊迫、社會未有共識來拒絕設立失業援助,並認為現時的紓困措施已經能夠解決燃眉之急,又提出放寬遣散費的規定。羅致光在2月23日的網誌表示:「如果設立一個全新的失業援助金以涵蓋所有失業人士,將會涉及大量行政程序,例如申請人需提交他們的基本身份及住址證明、曾就業與失業的證明文件等。此外,更要建立新的電腦系統、招聘人員處理和審批申請、建立津貼的發放機制等等,估計整個工序完成都已是2021年,才能開始發放金額。」3月4日,羅致光在電台節目稱應在現有制度下加強支援,例如降低遣散費工作年數的門檻。 羅致光以上的說法實際只是託辭,英國相關措施的補貼預計在至4月底前便能發放。此外,政府可申請者作法定聲明的方式處理,減少核實証明文件的程序。至於所謂降低遣散費工作年數的門檻,實在令人發噱。以就業收入中位數19000元為例,即使降低至工作滿一年便可得到遣散費,在強積金對沖後,工作一年所得的遣散費只有1267元。 總而言之,各國政府均對武漢肺炎帶來的經濟影響嚴陣而待,但香港政府卻選擇救市不救人,任由失業工人自生自滅。現在歐洲多國已提出可行的措施,既撐企業又能保就業,政府為何視而不見? 原刊於明報:news.mingpao.com/pns/%E8%A7%80%E9%BB%9E/article/20200327/s00012/1585249332501/%E9%83%AD%E6%B0%B8%E5%81%A5-%E5%A4%B1%E6%A5%AD%E6%8F%B4%E5%8A%A9%E9%87%91-%E7%82%BA%E4%BD%95%E9%A6%99%E6%B8%AF%E4%B8%8D%E8%83%BD%E5%AD%B8%E8%8B%B1%E5%9C%8B

Posted On :
Category:

武漢肺炎列為職業病,有乜困難?

文:郭永健(工黨主席) 武漢肺炎爆發至今,民間、醫護界及勞工界一直要求把武漢肺炎列為職業病,但勞褔局局長羅致光一直置若罔聞。 2月9日,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呼籲,政府應緊急修例,將2019新型冠狀病毒列入第282章《僱員補償條例》的職業病附表中,關乎人士範圍可以參考條例中當年對應沙士的做法。 2月10日,工權會強烈建議勞工處處長盡速發出命令,將武漢肺炎列入職業病補償。 2月13日,我在食環署清潔員工的記招上,亦指出清潔工在抗疫前線工作,有可能不幸染病,勞工處應將武漢肺炎列為職業病。 2月22日,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要求在立法會大會中提出緊急質詢,討論將武漢肺炎列為可補償職業病。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竟配合政府,於2月25日回覆稱,此事於是次大會上並無急切性而拒絕。 2月24日,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去信醫管局主席范鴻齡,要求盡快修改法例,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納入為職業病。 3月14日,中大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教授余德新建議,港府應把新冠肺炎納入《僱傭保償條例》中的職業病,保障在工作崗位受感染的僱員。 以上訴求簡單、清淅、合理,為何羅致光一直迴避?

Posted On :

救市抑或救人?

2020-03-16  文:郭永健(工黨主席) 一個月以來,工黨一直都批評政府的抗疫措施為「救市不救人」。無論是防疫抗疫基金中,以近六成的金錢(57%)用來資助業界,抑或是財政預算案中除派錢外,用119億給業界但基層只獲111億,都論証了我們上述的批評。 或會有些人說,難道便只應救人不救市嗎?或為何救人必需先於救市,而不能同樣力度支持? 事實上,救人必定包含了救市。因為援助市民,尤其是中下層市民,讓他們解決生活的燃眉之急,必然支撐著消費。根據經濟學理論,基層市民的邊際消費傾向(Marginal Propensity to Consume)較中上層高,即是當基層市民的收入增加,他們會傾向把新增的收入用於消費,來滿足生活需要,因此造成的乘數效應,將會更能夠提振本地經濟。

Posted On :

知行合一 改變社會 堅持初衷 抗爭不懈

—報名代表工黨參選2020立法會選舉 自我簡介 知行合一 改變社會 個人履歷 2008年香港大學學生會長 2010年「左翼21」創始會員,成為會員至今 2010年成立「大專2012」,並參與五區公投,參選新界西選區。 2010年成立「港大百周年關注行動」,抗議李克強到訪港大、組織集會遊行抗議警察執法,及爭取民主規劃香港大學本部大樓及孔慶熒。 2011年參與籌備工黨,成為創黨會員 2011-2013年 工黨副秘書長 2012年 與張超雄代表工黨參選立法會新界東選區 2013-2015年 工黨秘書長 2015年7月,代表工黨參選大埔區議會新富選區補選勝出 2015年11月,代表工黨參選大埔區議會新富選區,未能連任 2015-2017年 工黨副主席(政策) 2016年 與張超雄代表工黨參選立法會新界東選區 2017-2019年 工黨主席 2017年12月 參與民主派立法會補選初選 我自入讀大學後,從擔任舍堂宿生會的時事秘書起,到成為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學聯常委會主席,便一直參加社會運動。除了爭取學生權益、師生共治外,亦爭取由下而上的規劃、公義的財富分配、香港及中國的民主。 畢業後,我曾工作於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非政府組織,親身接觸內地罹患職業病的民工,亦在立法會議員辦事處從事政策研究,廣泛接觸不同政策議題,鍛鍊政策分析能力。在工餘時間,我亦積極參與不同組織,包括成立大專2012、港大百周年行動及左翼21等,並一直撰寫政治評論及政策分析的文章,至今已有逾百篇,不少刊登於明報、蘋果日報報章,亦曾受到台灣新社會智庫邀稿撰文。 自2011年工黨籌備成立開始,我便積極參與黨務,從制訂政策綱領、黨務運作包括物資準備、行動參與、活動籌備及文宣設計、輔助選舉包括2012年及2016年立法會選舉、2018年九西補選及2019年區議會選舉、代表工黨上陣包括2015年區議會補選、選舉及2018年新東初選,同時我亦擔任常委會不同職位至今。 以上種種個人經歷,皆因我希望能做到「知行合一,改變社會」。自大學修讀政治哲學及接觸勞工議題後,我便深信左翼的理念,希望能做到葛蘭西所指的有機知識份子。透過多年的參與,我明白改變社會並不容易,實際面對的困難重重,但我希望能堅持初衷,抗爭不懈。 從政抱負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On :

【立會選戰】郭永健新東接張超雄棒:最緊要一齊諗點過半

週五 2020-03-06 獨媒報導 (獨媒特約報導)今年九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非建制派有望挑戰立法會過半(35席)議席。在新界東,工黨張超雄不會連任,主席郭永健擬參選新界東接棒。他表示張超雄在立法會有政績,相信支持者會繼續支持工黨。他又指「最重要過半,無論係傳統泛民抑或本土派都好,最緊要係一齊諗點過半。」 工黨主席郭永健是前大埔區議員,曾參與2018年立法會補選民主派初選,不敵新民主同盟范國威。今年立法會換屆,現任議員除工黨張超雄表明不會競逐連任後,料其餘現任議員均會爭取連任,以及因選舉主任胡亂DQ候選人,被裁並未妥為當選的范國威均會再戰。本土派及多名新人包括「立場姐姐」何桂藍均盛傳會在新界東參選,非建制派勢成亂戰。 郭永健已報名工黨黨內初選,他接受獨媒查詢時表示,相信張超雄在立法會的政績,能令工黨的支持者繼續投票支持工黨,社會上的基層家庭、長期病患等弱勢社群,需要工黨在立法會為他們發聲。對於新東或多人混戰,郭永健指「最重要過半,無論係傳統泛民抑或本土派都好,最緊要係一齊諗點過半。」他指建制派有中聯辦操盤,非建制派宜靠民調或民間初選協調。郭永健又認為,傳統泛民和本土派的差異及分歧不會太大,相信選民會顧全大局。 至於被DQ的社民連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長毛),亦或會再戰新界東,長毛接受記者查詢時未正面回應,僅稱目前應集中協助基層應對疫情,並爭取「五大訴求」,笑指選舉「諗得太多都無意思。」他重申社民連會繼續「制約強權、扶興弱勢」,又支持新人加入戰團,認為民主選舉本應越多人出選越好,由選民決定最終結果。 記者:陳世浩、何嘉茵(來源: www.inmediahk.net/node/1071357 )

Posted 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