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適合推行全民基本收入嗎?

文:工黨主席 郭永健

數月以來,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示威行動不斷,即使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以「暫緩」、「完全停止」及「壽終正寢」等字眼取代「撤回」一詞,香港市民仍然拒絕接。另一方面,警民的衝突、藍黃的衝突甚至黑社會襲擊市民的事情卻不斷發生。有消息指出,政府為安撫市民,計劃在施政報告以一次性紓緩措施「派糖」來減少民怨。近日,新民黨便提出向18歲以上香港永久性居民派發8000元。

姑勿論向市民派發現金能否減少民怨,但觀乎過往的派錢措施,政府都是在巨大的政治壓力之下而匆忙推出,缺乏周詳計劃。2011年,時任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便因提出向所有市民的強積金戶口一次性注入6000元,遭到市民大力反對,而改為直接全民派發6000元。2018年,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亦被 強烈批抨退稅退差餉的措施未能惠及一般市民,而改為向市民派發4000元。可惜,因計劃需要排除獲益超過4000元的市民而行政程序繁複,行政成本估計高達3億,而且至今仍有不少市民未能得到金錢。

過往十多年,退稅退差餉的「派糖」措施已經成為常態,而每年要求派錢的呼聲亦不斷,政府如何能善用財政資源,回應市民的訴求,亦能達到長遠的政策效果?事實上,國際社會面對人工智能興起、不少工種被機器取代的趨勢,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ial Basic Income)的理念,愈來愈受到矚目。倡議者認為這樣有助於社會公義,確保每個人的生存權利。當有了基本收入的保障,人才能享有真正的自由,不需為生存而委屈求全。基本收入還能夠改善貧窮問題並縮小貧富差距、增加整體社會的購買力,並減緩由於自動化和人工智慧帶來的失業問題。

根據基本收入全球網絡(Basic Income Earth Network)的定義,全民基本收入有五個標準,包括定期發放、不限用途以金錢方式支付、以個人為主體、免審免查及不需與工作意願做為條件。乍看來,這個倡議與全民退休保障非常相似,只是對象由長者擴展至所有市民。如果在香港推行的話,又是否適合?

首先,政府過往派糖的做法為人垢病,不少N無人士未能受惠。全民免審查的模式自然能人人受惠,亦可以大幅減低行政費用。

第二,現時政府的津貼計劃五花八門,有長者生活津貼、在職家庭津貼、鼓勵就業交通津貼、公共交通費用補貼及低收入劏房戶津貼,不少市民未能掌握所有津貼的申請資格,亦有市民因申請手續繁複而卻步。全民基本收入可取代部份作用較輕微的津貼,如公共交通費用補貼,亦能幫助有需要市民。當然,除了基本收入外,針對有需要的市民,部份津貼可在金額調整後繼續推行。

第三,現時香港並未有失業保險,只有失業綜援。不少香港人為了生存,未必選擇其最適合的職業,容易做成錯配及屈就惡劣的勞動條件。全民基本收入可紓緩此情況,亦可避免失業援助帶來的誘因問題。因為無論是否就業,市民亦不會失去全民基本收入的金額。

第四,政府可以增加各樣佔用公共資源或污染環境的收費,如道路收費、停車費及增加水費、電費、煤氣費的累進程度,然後增加全民基本收入金額作補償,令到一般市民的負擔沒有增加,但卻做到污者自付,善用價格機制來促進環保、減少道路擠塞等。以今年撤回的三隧分流方案為例,如果用以上方法,則私家車駕駛者的負擔不會大幅增加,但會改變交通習慣,而普羅市民除了免受擠塞之苦,亦能有額外的津貼。

雖然有以上好處,但全民基本收入仍有不少爭議之處,亦需解決可行性的問題。篇幅所限,有機會才談,惟先對此政策作出介紹,希望能引起討論。

刊於星島日報 工字出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