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藥物支出嚴重不足 病人只能望藥興嘆

文:工黨主席 郭永健

如果不幸罹患癌症的話,相信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種惡耗。除了生命健康受到嚴重威脅外,用於治療癌症的開支亦十分龐大。尤其在香港,癌症患者得到的支援更是非常不足。

在 2006 年至 2016 年間,癌症致死個案每年平均增加 1.5%,而同期本港的各個主要死因當中,癌症是頭號殺手。在香港所有死亡人數中,因癌症致命者佔 30.5%。公立醫院病人輪候時間不斷增長,以大腸癌病人確診到首次獲得治療時間的九十百分值數為例,便由2015年的69日,僅僅一年後已增至76日。同時,癌症藥物治療的費用驚人,標靶治療便由40萬至240萬不等。

雖然政府一直強調其醫療政策是要致力為所有病人提供適切的治療,但是嚴重疾病病人的高昂藥費負擔卻一直為人詬病。今年《財政預算案》提出額外增撥四億元擴闊藥物名冊,涉及十九種藥物,當中有5類屬癌症藥物由目前的自費藥物類別轉為專用藥物。即便如此,政府亦沒有根本解決病人藥費支出的問題。

2016-17年度,病人經醫管局購買自費藥物的總開支共7.7億。即使有關開支維持不變,扣除政府增撥的4億元,仍有3.7億元的落差。況且,有不少病人因藥價昂貴而望藥興嘆,或經其他途徑購買藥物,因此病人自付藥費的開支更為龐大。另一方面,從公共藥物總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而言,2016-17年度香港只有0.28%,但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則為0.8%,當中加拿大及美國為0.6%,而鄰近的南韓及日本分別為0.8%及1.5%。從上述兩項數字看來,香港在公共藥物的支出遠遠並不足夠。

除了公共藥物支出不足外,藥物的臨床應用標準亦過於嚴苛及欠缺彈性。雖然在上述四億元的撥款中,政府擴大11類藥物的藥物治療組別的臨床應用標準,但亦反映出過往的確有不少病人因為不符臨床應用標準而不獲資助。

一個多月前,社會上便有末期肺癌病人出現異常基因病變,腫瘤科醫生建議服用第三代標靶藥,一個月藥費近6萬元,但因關愛基金要求病人服用第一代藥物不見效,才合資格資助使用第三代標靶藥。可是,港大醫學院內科學系臨牀副教授便指出第一代藥對七成已出現基因突變的病人都無效,繼續服用會延誤治療。

相比香港,同為全民免費醫療服務模式的英格蘭便為療效顯著但仍未完成國家醫療標準機構評審程序的癌症藥物,提供癌症藥物基金資助。此外,為讓病人可 盡早受惠於癌症新藥 ,英格蘭國民保健署於 2016 年 7 月革新其癌症藥物評審及資助機制。在新制度下,國家醫療標準機構的評審程序已加快,如國家醫療標準機構初步建議將某項癌症新藥納入國民保健署資助藥物範 圍或癌症藥物基金資助範圍,當局即可為有關藥物提供臨時資 助。

總結而言,在醫療人手規劃失當下,培訓醫療人才需時,但香港政府在庫房充裕下,仍然吝於資助救命的藥物,罔顧病人的安危,顯示政府的冷酷無情。在人口老化及藥物推陳出新之下,政府應參考台灣,推行全民健康保險,既然決融資問題、分散市民患病的風險、控制醫療通脹,亦讓病人得到公平的對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