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致光自以為是 扶貧政策千瘡百孔

文:工黨主席 郭永健

根據《2017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去年全港貧窮人口有137.7萬,貧窮率達20.1%,貧窮人口再創過去9年數據以來新高,即平均每五個港人就有一個是屬貧窮人口。而當綜援、生果金、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等恆常現金政策介入後,貧窮人口及貧窮率分別下降至101萬及14.7%長者貧窮方面, 2017年的政策介入後長者貧窮率較2016年下跌1.1%,下跌至30.5%,重回2013年水平。但政府報告中提到,「兒童貧窮率上升0.3百分點,抵銷了長者貧窮率下跌的正面影響。」

上述數字都說明了香港的貧窮狀況改善有限。可是,政府會否因此而投放更多資源?根據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的一篇網誌——「貧窮統計數字知多少」,我們或許能了解局長怎樣看貧窮數字。

從貧窮數字來說,我們有100萬的貧窮人口,政策介入前有137.7萬。可是,局長在網誌說大家應該睇101萬嘅職貧窮人口,而138萬只是關於政策介入前的數字,說到好像不太重要。但問題就是政府的扶貧政策是一個初次分配的政策抑或只是一個第二次分配的政策?是否即使初次分配政策的失敗,任由130萬嘅數字上升到去200萬都不重要呢?其實政府對於初次分配是有角色的,包括最低工資的改善,令初次分配政策、介入前的貧窮數字降低呢?現時最低工資的水平佔人均生產總值的比例是全世界最低之列。況且,勞工議價能力亦都十分影響這個數字,集體談判權何時才有?

第二,貧窮線的總差是209億,局長指出有意見指如果政府投放209億,便可以消滅貧窮人口,完全滅貧。但是,局長並不同意。他認為如果人人不工作,都可以領取住戶收入中位數,便沒有誘因去工作,而且要派更多錢出來。邏輯上成立,但問題是否這樣咬文嚼字?其實大家說的是這個差距,以及政府要有幾多力度,去量化要多少錢。未必是209億,可能是300億,可能是400億。但問題就是從政策來說,不是要政府放209億便算,而是檢視現時的政策或者更多政策增加咗扶貧力度,亦都做到勞者多得呢?在職家庭津貼便反映了並不如此,現在的審查資格十分嚴苛,津貼又少,勤力工作的人可以怎樣滅貧呢?而且,每個兒童的全額津貼只有一千元,為何不能增加?

第三,局長說如果訂立了減貧目標,就會令政府傾斜了現金津貼,而不是投放於服務。局長說得很動聽,但為何不是兩者都做好呢?為何成為了政府的一個藉口呢?政府的服務是否做得很好?如果政府的服務未來會增加非常多,但現金津貼未必可以增加太多,我想大家都會諒解。但問題是政府服務不足,又不做好現金津貼,憑甚麼說服我們政府有決心去減貧?

總結而言,羅致光局長自以為是的態度,正好反映政府制訂貧窮線,但又對出來的數字充滿質疑,對反映的貧窮問題不以為意。身為前社褔界及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羅致光局長應放下身段,汲取提高長者綜援門檻一事的教訓,切切實實改善香港的褔利政策。

2019年4月2日褔利事務委員會公聽會的發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