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照顧者需要 刻不容緩

近年,香港發生多宗令人傷感的倫常慘劇,全都涉及照顧者因為「壓力爆煲」而將家中有照顧需要的家屬殺死。一名52歲外婆全力照顧6歲患過度活躍症的孫兒心力交瘁,用書包帶將孫兒勒死。一名81歲的老翁勒死76歲中風妻子。一名34歲的兒子涉嫌以菜刀斬死七旬長期患病兼不良於行的母親,其後墮樓重創。以上案件令社會反思香港對長者、長期病患及殘疾人士的照顧支援不足,對獨自承受壓力的照顧者更加全不理會。究竟社會要再發生多少悲劇,政府才會正視問題?

根據政府統計處資訊,現時65 歲及以上長者有127萬人,佔人口17.1%,到了2026 年的人口比例將會上升24.6%,即每四位香港人之中就有一位。此外,香港現時有近22萬名65歲以下的殘疾人士,而近67萬人為65歲以下的長期病患者。以上三個組別合共超過200萬人,有不同的照顧需要,所牽涉的家庭及家庭成員的數目亦非常龐大。可是,現時長者及殘疾人士社區照顧服務及支援嚴重缺乏,基本的送飯、洗澡也要長時間輪候,很多照顧者完全失去喘息空間,身心承受巨大壓力。

政府現時透過綜合家居照顧服務實踐「老有所屬」和「持續照顧」的理念﹐促使服務使用者繼續在社區中生活。可是,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體弱個案)/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的輪候人數卻高達7717,輪候時間由2009年的3個月增加至2019年18個月。同時,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隊 (普通個案)的輪候人數亦有5630。以上數字顯示政府過往欠缺社褔規劃,導致長者及其家人受害。

綜合家居照顧服務處理每宗個案平均每月成本約為2千元,而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處理每宗個案平均每月成本約為5千5百元。家居照顧服務主要在家居進行,不需要大量的土地資源,只需要投放金錢及人手,便可以增加服務名額。可是過往四年來,上述兩者的服務名額毫無增加,而綜合家居照顧服務的名額更較四年前少了近3百個。 工黨建議政府增加經常性開開支6.13億,增加13,347個名額,便足以消除現時家居照顧服務及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的輪候隊伍。

另一方面,對於照顧者的支援,政府只有關愛基金設立的低收入護老者及殘疾照顧者津貼。但是成功獲批的數量少,而且只限於每月家庭入息不多於全港相關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的75%的家庭。根據統計,居住在家庭中的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的照顧者,只有23.7%為私家看護/家庭傭工,及1.9%為醫護人員,其餘分別有32.9%為配偶、28.6%為子女/女婿/媳婦,6.3%為父母,即是近七成有家人照顧。

工黨與民間團體「照顧照顧者平台」倡議,即時為照顧者及被照顧者設立「喘息支援津貼」,我們倡議政府設立津貼,讓需要持續高度照顧,領取高額傷殘津貼的人士及照顧者以津貼聘用親友、鄰居等,於每星期提供不少於4小時時數的喘息照顧服務,讓照顧者或被照顧者於有「喘息」需要或緊急照顧需要時,能夠動用津貼以彌補常規服務的不足。這樣能夠有效利用親友睦鄰等的「非正式照顧者」,亦令照顧者於有需要時得到喘息空間。以職工盟建議的生活工資每小時$54.7計算,預計相關服務所需金額每年約2.04億,受惠人數為17912人。

現時,政府有超過一萬億的財政儲備,而過往每年寬免差餉及寬減薪俸稅的動輒超過200億,因此上述兩項措施合共每年約8億,根本上微不足道,但對長者、殘疾人士卻有極大幫助。因此,照顧照顧者需要刻不容緩,政府不能把照顧的責任,全數推向個人及家庭身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