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意外補救措施嘆慢板 六成安全建議未落實

2019-12-20  撰文:工黨主席郭永健 前日(12月18日),粉嶺公路發生6死39傷嚴重巴士車禍,社會大眾不期然想起去年2月10日發生的另一宗大埔公路巴士致命意外。當時,社會十分關注對巴士的行車安全、車長的工時安排,及乘客辱罵車長等事情的規管,政府其後成立「香港專營巴士服務獨立檢討委員會」(下稱「委員會」),在今年一月初提出了45項建議。 雖然今次粉嶺巴士意外的成因尚在調查,但筆者翻查45項建議中,完全落實的只有12項,部份完成的只有6項,未完成的多達27項,反映出政府對於致命意外的補救措施仍然嘆慢板,部份建議更明顯遭到拖延。 根據報導,今次肇事車長每日駕駛三條固定路線,有消息指他可能每日要當值12至14小時,猶如飲食業的「落場」安排,每日工時分為上、下兩段時間,中場休息兩至四小時不等。此外,警方指出現場無煞車痕迹,懷疑當時車長沒反應,現從車長精神狀態調查他當時有否打瞌睡等。 首先,以車長每更駕駛的路線數目為例,專營巴士每年向運輸署遞交的遠期計劃中有關巴士安全的章節,便有過去兩年發生的意外類別╱成因分析,以及意外率與各項因素,包括了車長每更駕駛的路線數目的關係。而委員會的建議(13),便是「公開遠期計劃中巴士安全章節內的意外數據資料」。可是,各專營巴士在今年6月提交了遠期計劃,但運輸署至今作未公開當中巴士意外數據資料,以致公眾不能掌握巴士意外的成因。同時,建議(44)亦指「運輸署要求專營巴士營辦商就旗下巴士行走的各條路線,向運輸署提供路線風險評估」,但運輸署在2020年年底前才能完成全部路線風險評估。 此外,關於工時規管,委員會的建議(23) 「在規例中訂明有關工時的指引」,運輸署便束諸高閣,表示「運輸署會硏究有關建議及其廣泛影響,並諮詢相關政府決策局及部門。」對於建議(25)、(26)及(27),包括每更 14 小時的特別更、限制車長在一段期間內的總駕駛時數及委聘獨立顧問進行成本/ 效益分析,更要留待2020年完成檢討《巴士車長工作、休息及用膳時間指引》後才進行。14 小時的特別更一向為工會詬病,認為會累積疲勞,委員會在報告中便指出,「特別更」是礙於一些情況而被迫妥協的結果,包括車長工資低、新聘巴士車長長期短缺及現職巴士車長的流失等,但特別更的做法「必然增加車長累積疲勞的風險」。 另外建議(21):「 運輸署規定,須把疲勞管理納入車長培訓課程」,運輸署亦要留待「專營巴士車長訓練綱領的實務守則」的檢討完成,才作跟進。建議(28):「 城巴/新巴和運輸署緊密合作, 以確保城巴/新巴為當特別更的車長提供足夠的休息設施 」,至今亦只有柴灣車廠、海洋公園及上環的巴士停泊用地設有休息設施,數量明顯不足。 從以上例子可見,即使「香港專營巴士服務獨立檢討委員會」經過詳盡檢視,給予多個有用的建議,運輸署仍施以拖字訣,包括辯稱需要時間檢討本身的指引及守則,甚至拒絕執行研究及諮詢,視人命如草芥。 當然,即使完全落實45項建議,意外仍然可能發生,但意外的風險已大大減低。一架巴士可有載有多達146名乘客,他們的安全不容輕視。林鄭在意外發生後,表示「今次事件值得了解安全建議是否還有加強空間」,但諷刺的是,在是否加強安全建議前,運輸署便應盡快完成所有委員會建議。 相關資料來源︰工黨主席郭永健及工黨立法會張超雄議員辦事處《香港專營巴士服務獨立檢討委員會報告》 委員會建議的落實情況

Posted On :

郭永健:問責制失衡 管治困局依然

去年12月,特首林鄭月娥向國家主席習近平述職時,得到高度肯定,被稱讚為「志不求易、事不避難」。果真然,林鄭在聖誔及農曆新年假完結後,便於2月先由民建聯陪同台灣兇殺案死者家屬召開記者招待會,然後向立法會提交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5月時便把過往未有修訂法例形容為「鴕鳥了 22 年」,並得到林鄭月娥的支持。從林鄭對過往特首的批評,可見她當時目空一切、鄙夷前任特首碌碌無為。 何以林鄭能夠有此氣焰?我們必須從中國的國情中了解。自中共建政以來,在缺乏民主制度、傳媒監督的情況下,一直試圖克服「官僚主義」的弊病,毛澤東甚至以此為由,發動文化大革命。在習近平主政之前,人們常言「政令不出中南海」,即政令不通,地方政府沒有推行上層的政策。隨著習近平刪除了對國家主席的兩屆任期限制,加上整風、反腐與中共黨建的工作,並且打壓人權律師、人權倡導者、思想獨立的記者及網路討論,把自己的地位及其政策定於一尊、一錘定音。

Posted On :
Category:

支持討論「譴 責 警 方 於 8 月 5 日 在 大 埔 發 射 催 淚 彈 影 響 大 埔 環 境 衞 生」議案

郭永健委員表示,根據常規,主席有權決定接受少於10個淨工作天前提出的動議,因此他希望主席同意接受是項動議。根據民意調查,65%的市民表示未能接受行政長官及警方濫用暴力,因此,如在區議會會議上就民生相關議程進行投票,雖然建制派委員大多會投反對票,但至少可以留下記錄,讓選民可以在11月舉行的區議會選舉中作為參考。建制派的支持者會因為建制派委員就是項動議投下反對票,以及在9月5日的區議會會議上容許他們喧嘩和襲擊任萬全議員,而在11月的區議會選舉時投票支持建制派候選人。 -大埔區議會環境、房屋及工程委員會-2019年第五次會議記錄(11.09.2019)

Posted On :
Category:

要求食環署提供充足裝備予清潔員工清理曾經施放催淚彈的地方

郭永健委員表示,有化學工程師曾要求由專業清潔人員清理曾經施放催淚彈的地方,而不應只是安排一般的清潔員工清理。正如其他委員所提及,催淚彈的殘餘物若依附在樹木上,亦會在空氣中飄散,而催淚彈經發射後會轉變及降解,並產生多種有害的化學物質。他詢問食環署有否重視清潔員工的安全,例如有沒有要求他們戴上R95口罩而非普通口罩進行清潔工作,以及有沒有預 先準備好相關裝備,特別是較難購買的裝備,例如R95口罩,以備不時之需。 馬漢釗先生表示,署方並沒有在8月5日警方的行動後執拾到催淚彈的殘留物品。就委員擔心清潔員工在清理相關殘餘物品時的安全,他表示,清潔員工在清潔時不會直接接觸垃圾,如須處理大型垃圾亦會以其他工具協助。因此,署方暫時未有增添特別裝備予清潔員工清理催淚彈的殘餘物。他將與部門同事研究是否需要為清潔員工添置裝備,以保障他們日後處理類似物品時的安全。 -201 9 年 9 月 11 日大埔區議會 環境、房屋及工程委員會會議紀錄

Posted On :
Category:

改革區議會的第一步 

文:工黨主席 郭永健 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得到388席及取得17個區議會的控制權,當中工黨7個候選人全部當選。雖然結果超乎預期,但真正的挑戰卻在前面,而改革的困難不容小覷。 過往,區議會的運作為人垢病,無論是撥款制度、會議透明度及地區職權都令居民不滿。如何改革,貼近社區需要,便是十分重要。問題千頭萬緒,但我認為可由以下地方入手。 首先,現時區議會的運作並不透明。如果居民希望了解會議內容,他不能翻看會議的錄影。因為區議會並沒有像立法會設有直播,亦沒有會議錄影可以翻看。如果有旁聽市民希望錄影的話,部份區議會的常規卻列明旁聽者不能拍攝。即使沒有錄影,如果居民想翻查會議記錄,他會發現不少委員會的會議沒有列出發言議員的名字,無從知道誰人表達甚麼意見。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翻聽會議的錄音。

Posted On :

房屋政策不分優次 劏房基層依然無助

「反送中運動」以來,北京一直視香港房屋問題為社會深層次矛盾,導致民怨爆發。因此,今年《施政報告》的土地房屋政策,便成為各界的焦點。可是,林鄭月娥提出的土地房屋措施,卻沒有聚焦幫助劏房基層,反而令他們的處境更為困難。 增基層上樓時間 增住戶租金負擔 首先,施政報告建議房委會積極部署,加快出售現有39個「租者置其屋計劃」屋邨中,約有4.2萬個未售出單位,完全是焦點錯置。政府解釋這個政策是用來「進一步滿足公屋租戶的置業訴求」,可是本來現有租置屋邨內的公屋租戶,便有多項置業選擇,包括以市價兩折購買居住中的單位,以綠表購買綠置居、新居屋、二手居屋或其他租置公屋。更有消息指政府考慮以補償金額等鼓勵無意購買單位的租戶遷出。相對劏房家庭的住屋需要,他們的置業需求明顯並不迫切,但此措施卻減少公屋戶流轉至居屋及租戶調遷費時,而增加了基層上樓的時間。

Posted On :
Category:

聚焦住屋需要 分割房屋市場

房屋委員會近期公布,以試行形式加入房屋協會的「未補價資助出售房屋──出租計畫」(簡稱「計畫」),容許合資格的房委會資助出售單位業主出租其未補價單位予有需要的家庭。計畫容許擁有單位達十年或以上,而未補價的資助出售單位業主,出租睡房或整個單位給輪候公屋三年以上的家庭。以上做法除了能惠及輪候公屋的家庭外,亦能讓資助房屋市場除了涵蓋買賣市場外,亦涵蓋了出租市場。 放寬出租居屋 配對有困難 二○○五年至二○一八年的十四年間,有二萬五千個居屋單位補價,即平均每年有一千八百個單位流向私人市場。截至二○一七年三月底,已補價或無須補價的居屋單位,便佔居屋單位總數百分之二十三。這些單位與私人樓宇無異,任何人士包括公司或境外人士都可以購買,而售價亦一樣脫離了一般市民的負擔能力。因此,如何把原居屋的單位留在資助房屋市場,繼續令有需要的家庭受惠,便十分重要。 回顧資助房屋的歷史,政府一直把二手居屋出售的對象擴大。一九七八年至一九八二年的早期居屋無需補價,在限售期完結後便可在自由市場出售。一九八二年五月起出售的居屋單位,便需要補價才能在私人市場出售。一九九七年六月,房委會成立了「居屋第二市場」,讓公屋家庭能以綠表購買二手居屋。二○一三年及二○一五年,房委會推出「白表居屋第二市場計畫」臨時計畫,讓中低收入家庭以白表購買居屋,並於二○一七年十一月把計畫恒常化。 因此,政府一直以來的做法都是放寬未補價資助房對的受惠對象。現在房委會的新措施容許未補價資助出售房屋出租予特定的家庭,相信有助減少居屋流向私人市場。根據政府數字,房協及房委會共有三十五萬個業主擁有未補價單位達十年或以上。雖然過往一直未補地價的居屋違法出租的情況出現,但相信有部分業主在考慮違法風險後參與計畫。此外,部分居屋業主亦可能因上班或孩子上學等家庭因素希望搬遷,但過往必須居屋換私樓而牽涉大量金錢,計畫可讓他們出租居屋單位,然後租住其他單位。當然,計畫限定了租戶為公屋輪候家庭,他們的負擔能力有限,是否能與業主作出配對,亦是未知之數。 應增加公屋居屋供應 過往,政府對房屋問題的論述只着重於供應,對於如何分開處理投資需要及住屋需要,並無根本性的檢討。當雙倍從價印花稅、買家印花稅及額外印花稅均不能遏制投資需要,而且過往樓市的起伏令到政策朝令夕改,政府有必要從根本性改革房屋政策,保障市民《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中的適足住屋權。故此,政府應增加公屋居屋的供應、擴大公屋居屋的覆蓋對象,然後研究以社會保險的模式為所有香港市民提供適切的住屋。 郭永健工黨主席 資料來源:星島日報 2019-10-11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郭永健

Posted On :
Category:

止暴制亂 責在政府

文星期二,國務院港澳辦新聞發言人就反送中運動再次召開記招,指出和平遊行集會已演變為少數人肆意妄為的犯罪行徑。翌日,中聯辦和港澳辦在深圳共同召開了500多人的座談會,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提出五點,即「止暴制亂」、「絕不容許挑戰一國兩制的底線和原則」、「挺特首、挺警隊」、「對香港民意要做客觀分析」及「愛國愛港人士要發揮維持香港穩定的中流砥柱力量」。 前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出席座談會後針對「有人希望解放軍出動時,『一國兩制』便完蛋」的說法,反駁說,即使出動解放軍也是按照基本法,在「一國兩制」的制度下行動也不會牴觸「一國兩制」原則。此外,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指出,即使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不見得會平息亂局,因為並沒有人講到誰可以代表示威者,亦沒有人能夠承諾政府成立調查委員會後就不會出來。 對於上述的說法,相信示威者均會嗤之以鼻,而為香港社會憂心的有識之士,亦只會搖頭嘆氣。北京提出「止暴制亂」的強硬口吻,配合解放軍防暴演習的影片,旨在恫嚇市民北京或會出動解放軍。可是,相對示威者而言,香港警隊擁有手握絕對武力優勢,如果要勞煩解放軍出動的話,豈不是貽笑大方。同時,提出如此不成比例、荒謬的解決方法,只會令人聯想六四天安門事件中,解放軍以坦克鎮壓示威民眾。

Posted On :
Category: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何不可?

文:工黨主席 郭永健 反送中運動以來,示威者一直堅持著五大訴求,其中一項訴求便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可是,特首林鄭月娥一直拒絕,並且以沒有調查權力的監警會專案組來蒙混過關。除了林鄭月娥外,四個警察職方協會更毫不避嫌,表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隊不公平,「懇請特首堅定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無負警隊一直對特區政府的支持。」 警察職方協會如此的說法實在是大有問題,以「警隊支持特區政府」與「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相提並論,顯示出要脅的態度,並且以此要求特首偏袒警方,實在不可接受。警務處官方的目標並無「支持特區政府」,因為警隊本身便是政府的一部份,需要服從政府合法的命令。可是,刻意提出「支持特區政府」便代表警方或自視為類似「軍隊」的角色,可以其獨特的地位介入政治。相反,警務處官方的七大目標包括維護法紀、維持治安、防止及偵破罪案、保障市民生命財產、 與市民大眾及其他機構維持緊密合作和聯繫、凡事悉力以赴,力求做得最好及維持市民對警隊的信心。 本來,6月12日的警民衝突,社會質疑的是警方使用過度武力,令市民對警隊的信心受損。但是,經過7月21日元朗事件,警方縱容黑社會襲擊市民,便令人質疑警方完全未能夠達到上述七大目標。香港已經再不安全,市民的生命可隨時受損,社會對警察完全失去信心,更懷疑警方與黑幫勾結。 獨立調查委員會除了調查警方的執法問題外,更可包括政府硬推條例的原因及缺失、特首的表現、各次衝突的成因及背後的深層次矛盾等。因此成立由法官領導的獨立調查委員會能修補社會撕裂。一個多月以來,無論是終審法院前任首席法官李國能、大律師公會、多名前問責官員、中大前校長沈祖堯及港大微生物學家袁國勇等學者,甚至是香港總商會、地產建設商會執委會主席及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均同意此建議,林鄭月娥繼續冥頑不靈,只會作繭自縛。 刊於2019年8月工盟團結報

Posted On :
Category:

警隊不能成為獨立王國 

自6月12日的反送中示威起,每個周末都有不同的反送中行動,警察濫用暴力的問題一直為人詬病。而7月21日的元朗事件,市民對警方的信任跌至新低。示威者堅持的五大訴求之一——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便是希望調查警察是否使用過度武力。 可是,特首林鄭月娥一直拒絕,只是以沒有調查權力的監警會專案組來蒙混過關,並不斷重申支持警方執法。此外,四個警察職方協會更毫不避嫌,表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隊不公平,「懇請特首堅定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無負警隊一直對特區政府的支持」。 7月26日下午,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會見傳媒時承認,警方於處理元朗襲擊事件與市民的期望有落差,政府願意道歉,隨即引起警隊反彈,不少警員、督察、甚至警司上載委任證相片,指張建宗不代表警隊。7月29日,國務院港澳辦更在記者會上表示:「我們特別理解和體諒香港警隊及其家人所承受的巨大壓力,向一直堅守崗位、恪盡職守、無懼無畏、忍辱負重的優秀香港警察,致崇高的敬意!」 事到至此,我們看到調查警隊已成為政權的禁忌,甚至稍為質疑或為事件降溫的說法都不能從高官口中提出。警隊儼然成為獨立王國,擁兵自重。警察職方協會以「警隊支持特區政府」與「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相提並論,顯示出要脅的態度,並且以此要求特首偏袒警方。林鄭月娥不單未有嚴正拒絕外,更對警隊的過度武力或在元朗怠於職守噤聲。

Posted 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