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快成為公屋城市嗎?

文: 工黨主席 郭永健

八月初,民主思路召集人及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批評社會過度集中討論如何增建公屋,缺乏宏觀視野,更稱「無人想將香港打造為公屋城市」。數月前,擁有粉嶺高球場會籍的他亦在報章撰文,指出把佔地172公頃的粉嶺高爾場與劏房戶的住屋需要對立起來,是「打倒富人專利」及「民粹主義者的操作」。

諷刺地,無論是填海造地抑或房屋政策上,湯家驊、特首林鄭月娥、官商巨賈以之為師的新加坡,卻是名乎其實的「公屋城市」,組屋佔住宅總數73%,佔80%住戶數目。反觀香港,只有44%為公屋、居屋或夾屋單位,而住戶的比例則為45.6%,兩者均與新加坡有3成的距離。

同時,在2018年6月底,有近27萬宗公屋申請,當中15萬宗為一般申請,而一般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為5.3年。公屋上樓無期,伴隨的劏房問題亦日益嚴重,9萬個劏房戶、20萬個劏房住客,包括4萬名兒童。5年以上屈居劏房等候上樓,便是該4萬名兒童的童年生活,影響他們學業以至人生發展。一個稍有同情心的人,亦不會如湯家驊說出「無人想將香港打造為公屋城市」等輕蔑的說話。

可是,香港是否向「公屋城市」邁進?

林鄭在一個多月前,用9幅原私樓土地改作資助房屋發展,額外供應一萬個公營單位,但仍然未能追上《長遠房屋策略》的公屋居屋供應目標。長遠房屋策略10年計劃中的首8年,公私營供應比例仍只是53:47,及不上長策訂下60:40的目標,而公屋及居屋落成量仍然落後7萬個單位,只及供應目標的七成。

此外,土地大辯論中,政府經常以基層房屋需要為理由覓地。可是,直至2026年的短期供應中,政府仍然只是近7成的住宅用地(452公頃)留作私營房屋,剩餘3成的住宅用地(208公頃)才留作公屋及居屋。而2026-46年的中長期供應,政府仍然把7成的住宅用地(552公頃)留作私營房屋,剩餘3成的住宅用地(228公頃)留作公屋及居屋。從此可見,政府並未以香港市民的住屋需要作為最大考慮。

另一方面,政府現有的土地供應措施未來能夠供應62萬個單位,但作為公屋及居屋的只有33萬個單位,約為53%。但同時,政府規劃文件中,又列明每年約4千個單位用來滿足「只有流動居民的住戶」、非本地學生及非本地買家產生的房屋需求。事實上,非持有香港身分證的個人及公司買家佔整體數字的比例便由去年3.1%,大增八成至5.7%,超過3700宗。

總而言之,從香港的歷史上,私樓供應不能確保平穩樓價,但以香港人為對象的居屋及公屋卻必定能滿足住屋需求。但政府一方面沒有加大力度打擊投資需求,另一方面亦沒有大幅增加公屋及居屋供應,香港的房屋問題仍難以解決。當權者在口說新加坡模式是,除了不要忘記新加坡是「公屋城市」外,亦千萬不要忘記新加坡七十年代以低地價收購土地,建立土地儲備,亦在2014年推出「高爾夫球場發展計劃」,收回了236公頃的高爾夫球場。畫虎不成,反會類犬!

刊登於  2018-08-24 星島日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