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車禍反映司機工時欠規管 工傷法例過時落後

文:工黨主席郭永健 兩星期前,青衣發生了一起致命車禍,造成六人死亡,三十多人受傷。意外發生後,社會均紛紛關注該司機是否因工時長引致疲勞駕駛而肇禍。另一方面,由於車上絕大部份乘客都是前往機場上班的僱員,但由於上落班途中意外一般並不在《僱員補償條例》工傷保障範圍,揭示出現時的法例非常落後。 非專營巴士司機工時沒有規管 運輸署十多年一直漠視巴士司機工時過長的問題,經常以缺乏數字,意外數字少而沒有加強規管。直至今年2月大埔公路翻巴士奪19命,巴士司機的工時才引起極大關注。運輸署其後後知後覺,修訂了《巴士車長工作、休息及用膳時間指引》,規定專營巴士司機工時不得超過12小時(特別更除外),車長每駕駛6小時,需休息最少40分鐘。但是以上規定卻不涵蓋非專營巴士的司機。

Posted On :
Category:

食環署把現有垃圾黑點的網絡攝錄機移往其他黑點的做法並不合理

郭永健委員認為食環署把現有垃圾黑點的網絡攝錄機移往其他黑點的做法並不合理。他認為棄置垃圾的人士主要是貪圖方便,而且他們可以在食環署網站查閱已經安裝網絡攝錄機的黑點位置,因此現有黑點的網絡攝錄機移走後,他們或會再次在該處棄置垃圾。此外,他詢問署方會否仿照警方做法,安裝偽裝或未連線的網絡攝錄機,以收阻嚇之效。 馬漢釗先生回應如下: (i)署方建議把大埔公路近觀海崇庭位置的網絡攝錄機移往新圍仔垃圾站,並非旨在拆除有關的網絡攝錄機,只是暫時不會安排人手監察有關的錄像。 -2018年11月7日大埔區議會環境、房屋及工程委員會2018年第六次會議記錄

Posted On :

明日大嶼 為誰而建

星期三,特首林鄭月娥提出其任內的第二份《施政報告》,當中最為人爭議的便是「明日大嶼」計畫。 由土地大辯論開始,不少人便質疑是假諮詢,只是為政府屬意的選項加上民意支持的外衣。政府曾聲言沒有預設立場,可是在諮詢的中期,林鄭月娥便表示個人支持填海,亦聲稱是政府一直推動的方案之一。當時有報道便指出,林鄭已有其土地議程,曾向土地專責小組表示不論諮詢結果如何,「要做的一定會做」。為配合政府的填海計畫議程,不少親政府的智庫更粉墨登場,製造輿論,指出東大嶼填海一千一百公頃並不足夠,需要二千二百公頃才能滿足發展云云。 耗資萬億公帑在所不惜 結果,未待十二月的諮詢結果出爐,「東大嶼都會」計畫化身為「明日大嶼」,而「公私營合作」計畫變身為「土地共享先導計畫」,雙雙在今年《施政報告》中現身。同時,政府更順應「民意」,在一千一百至二千二百公頃中間落墨,落實填海一千七百公頃。

Posted On :

香港快成為公屋城市嗎?

文: 工黨主席 郭永健 八月初,民主思路召集人及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批評社會過度集中討論如何增建公屋,缺乏宏觀視野,更稱「無人想將香港打造為公屋城市」。數月前,擁有粉嶺高球場會籍的他亦在報章撰文,指出把佔地172公頃的粉嶺高爾場與劏房戶的住屋需要對立起來,是「打倒富人專利」及「民粹主義者的操作」。 諷刺地,無論是填海造地抑或房屋政策上,湯家驊、特首林鄭月娥、官商巨賈以之為師的新加坡,卻是名乎其實的「公屋城市」,組屋佔住宅總數73%,佔80%住戶數目。反觀香港,只有44%為公屋、居屋或夾屋單位,而住戶的比例則為45.6%,兩者均與新加坡有3成的距離。 同時,在2018年6月底,有近27萬宗公屋申請,當中15萬宗為一般申請,而一般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為5.3年。公屋上樓無期,伴隨的劏房問題亦日益嚴重,9萬個劏房戶、20萬個劏房住客,包括4萬名兒童。5年以上屈居劏房等候上樓,便是該4萬名兒童的童年生活,影響他們學業以至人生發展。一個稍有同情心的人,亦不會如湯家驊說出「無人想將香港打造為公屋城市」等輕蔑的說話。

Posted On :
香港年金計劃 陳茂波
Category:

香港年金計劃ABC

郭永健 咩係年金? 同大家見開嘅定期存款有咩唔同? 年金係會用埋本金派發,即每月派發年金後,本金就會減少。而定期存款派左利息後,最後本金係唔會少左。 政府的例子,65歲男性,繳付100萬保費,保證每月年金HK$5,800,一年約7萬元,唔代表有每年有7厘回報,因為最後的本金係會少左或者無左。 咁樣政府成日話內部回報率有4厘,又係咪真係每年穏穏陣陣有4厘呢?政府無話你知,投保人係要達到預期壽命,才有4厘回報。即係65歲的男性投保,要有86歳命,而女性就要90歲命。當你去到呢個歲數,咁你平均每年的回報就差唔多有4厘啦。 以男性65歲投保做例子,如果唔好彩81歲死左,咁佢的平均回報就只有1.3%。70歲死的話,每年平均回報就會係負數,係負3%。如果投保一年後死左,屋企人一次過拎番啲錢,就要蝕兩成六, 咁政府話可以唔拎錢出來,繼續攞年金直到保証期,咁回報又係幾多?咁就要等到第14年完結後攞錢,而每年的平均回報就只有0.7%。但相反來說,如果長命到95歲,咁每年的平均回報就有5.6%啦。無錯,年金真係一個鬥長命的遊戲。 咁4厘追唔追到通脹?過往十年,平均通脹係約3%,但係八九十年,通脹往往超過8%,所以追唔追到通脹就真係無人知。 至於好多人講買年金,然後申請長者生活津貼,大家就要留意入息同資產條線。每月的年金會當做長生津的每月入息,而買年金舊錢就唔會當做長生津資產。以單身人士為例,資產少過$334,000就可以申請。咁如果有個老人家佢資產係90萬,佢只要用30萬買年金,咁剩番30萬資產就可以攞長生津。問題係,大家要衡量下剩番的錢夠唔夠應急,同埋用大部份積蓄買年金,會面對之前講的風險。 咁年金可唔可以代替全民退休保障?年金的金額是不會隨通脹調整,但全民退保係會隨通脹調整。此外,年金計劃需要經過唔同行政程序,包括交俾銀行銷售,同埋向長者解釋,當中的行政費用都唔少,相反全民退休保障就免審免查,慳好多行政費。還有,年金計劃的保費豁免當做長生津的資產,有錢買年金的長者同基層長者可以享受一樣嘅褔利,令人質疑政府自打咀吧,違反過往話集中資源幫最有需要的人。 一句到尾,政府設立了高額長生津及年金計劃,都唔能夠取代全民退保,將所有責任推向個人處理。最後,大家記住宜家簽的只係認購意向表格,就唔代表交左表後,就必需認購。到正式決定買唔買的時候,大家可以再真係決定。

Posted On :

房策新措施力度不足 重施故技效用成疑

行政會議特別會議上周四通過多項樓市措施,包括將私樓用地改作資助房屋發展、資助房屋定價與市價脫鈎及推出空置稅。政府多招齊發,看似對症下藥,但力度又是否足夠? 首先,面對公屋居屋供應量大幅落後,甚至低於同期私樓供應量,政府把私樓用地改作資助房屋發展,只能說是實事求是。而表面看來,用9幅原私樓土地改作資助房屋發展,可供應一萬個公營單位,算是比較大的舉動。可是計算未來公營房屋供應量,便會發現上述措施未能即時追上《長遠房屋策略》的公屋居屋供應目標,亦未有提升公私營比例目標。 原先未來5年的私樓預計落成量為10萬個單位,而公屋及居屋的供應量亦為10萬個單位。加上過往3年落成的約4萬個私樓單位及4萬個公屋居屋單位,長遠房屋策略10年計劃中的首8年,有約14萬個公屋居屋及14萬個私樓單位供應,公私營比例為50:50。 現時政府把1萬個單位調撥作資助房屋,亦只是把公私營比例輕微改為53:47,不及長策 60:40目標。此外,未來增加1萬個資助房屋單位供應後,10年計劃中首8年的公屋及居屋落成量仍然落後7萬個單位,與同期目標相差三成多。 第二,政府所謂把資助房屋定價與市價脫鈎,實際上只是提高居屋折扣率,過往例子比比皆是,並非新事物。以旺角富榮花園第一批發售的單位為例,便訂於市價的48%至51%;香港仔南濤閣更有單位首次定價為市價45%。有論者認為,增加折扣率將會令居屋業主可能永遠無能力補差價,變相只有居住權而無實質擁有權。以上論點昧於事實:居屋補價只是適用於業主出租或在公開市場出售單位,而在綠表及白表居屋第二市場出售則沒有補價的需要。在「白居二」恒常化後,居屋第二市場擴大,居屋業主更容易轉售單位,而賺取的差價往往更高於在公開市場發售。另外,現時居屋資產及入息限額根據家庭負擔私樓的能力而定,參考10年樓齡的新界及擴展市區、實用面積40平方米的私樓所需的首期及供款額而定,與居屋售價無關,故此不應下調資產入息限額,反而應興建更多居屋滿足需求。 第三,一手樓空置稅雖然向空置超過一年的一手樓單位徵收差餉率提高至應課差餉租值200%,約相等於樓價5%,但仍可能低於樓價在該段期間的升幅,造成發展商繼續持貨惜售。加上應課差餉租值估價及生效時間相差半年,而發展商在獲發入伙紙達12個月才每年申報,即空置稅徵收時的估價滯後了半年至一年。以私人住宅A類單位(即實用面積小於40平方米)為例,今年4月的售價指數便較半年前上升了9.2%,較一年前上升了13.4%,可見樓價升幅足以抵消空置稅款項。 應把更多私樓地轉為資助房屋地 總結而言,政府上述政策力度不足,只能短暫紓緩樓市升幅,不足以遏止樓價。而在居屋及公屋數量仍然在追落後之下,中層以及基層家庭上樓安居仍然遙不可及。政府要維持長遠房屋策略定下的公屋居屋供應目標,便應把更多私樓用地轉換為居屋及公屋用地,讓中層及基層市民安居樂業。 作者是工黨主席 原文刊登於7月3日明報

Posted On :

私樓用地興建居屋公屋 追趕落後的長策目標

文:工黨主席 郭永健 政府於2014年12月發表長遠房屋策略,訂下每年平均供應兩萬個公屋單位及八千個居屋單位的目標。可是從訂立目標至今,政府從來未能達成以上的目標,而未來五年的預計供應量亦未能達標。未來五年,公屋及居屋每年只有一萬二千個及五千個單位,即是十年目標中的首八年,政府只能提供十四萬四千個公屋及居屋單位,公屋及居屋落後近四萬六千個及三萬四千個單位,與目標相差三成半。因此,如果寄望政府能在最後兩年,達到每年平均目標及追回落後數量,即每年提供約四萬三千個公屋及約二萬五千個居屋單位,無疑是不切實際。

Posted On :
Category:

收回地產商囤積土地 符公眾利益

最近社會不少聲音要求以《收回土地條例》(下稱《條例》)收回地產商的囤積土地,可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卻表示,動輒使用《條例》,可能會面臨漫長的司法覆核程序,導致土地無法釋放。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則認同行政長官的說法,並指出如果社會普遍認同公私營合作可能更具效益,由獨立架構制定一套公平、公開及透明的機制,已可釋除公眾對官商勾結的疑慮。 可是,政府動用《條例》是否便會帶來如此大的爭議?由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至二○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政府便曾為一百五十四個公共工程項目及市區重建局的項目引用《條例》收回私人土地,當中十三個是公營房屋發展、五十五個是市區重建局的項目、兩個項目涉及新市鎮發展,其他包括興建排水渠、進行修復河道工程和水務工程、興建學校、街市、康樂設施和安老院及鄉村遷置等。 動用《條例》不罕見 從以上數字可見,政府動用《條例》並不罕見,並且是土地發展的最強武器。同時,《條例》帶來的司法爭議是否有非常巨大?過去二十年來,有關的司法覆核的個案只有八宗,且全部未能成功。 雖然反對者指出私有財產權是《基本法》保障的權利,引用公權徵收私人土地必須小心行事。基本法第一○五條下:「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保護私人和法人財產的取得、使用、處置和繼承的權利,以及依法徵用私人和財產時被徵用財產的所有人得到補償的權利。徵用財產的補償應相當於該財產當時的實際價值,可自由兌換,不得無故遲延支付。企業所有權和外來投資均受法律保護。」 條文中的「依法徵用私人和財產時被徵用財產的所有人得到補償的權利」,當中的實行法例便是《條例》,訂明了政府收地的權利及補償的義務。根據條例第3條:「每當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須收回任何土地作公共用途時,行政長官可根據本條例命令收回該土地。」 此外,條例第九條亦訂明:「除本條例條文另有規定外,不得因根據本條例進行的收地導致任何人蒙受損失或損害而對政府或任何其他人採取任何法律行動或進行任何訴訟。」因此,過往的司法爭議主要為補償金額的爭議,而非政府有否權力收回土地的爭議。

Posted On :
Category:

劉霞仍未自由,談何尊重國家?

撰文︰工黨主席郭永健 本月五日,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就「國歌法立法」舉行公聽會,我在發言前播放了劉霞向友人傾訴被軟禁的絕望處境的錄音,委員會主席廖長江大為緊張,出言制止。 劉霞的錄音與國歌法有何關係?不少支持立法的人聲稱要尊重國家、尊重中華民族,但國家又有否尊重我們公民、有否尊重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保障公民擁有言論自由及表達自由,但中共建政以來有否實踐?另一方面,習近平取消連任國家主席期限,肆意修改憲法,有否尊重過憲法精神?一個不尊重人民權利的國家,又憑甚麼叫人民去尊重它? 有人說,即使是一般人亦不應遭受侮辱,更何況國家?的確,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亦曾提出此番言論。但有云「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意即人必先有自取其辱的行為,別人才會侮辱他。此外,前特首梁振英曾說,以國家名義殺人並不犯法,所以國家並不能被視為一般人去看待。國家可以限制公民自由、可以使用武力、有槍、飛機及大炮,如果國家與個人等量齊觀的話,這是非常荒謬。因此,以政治表達的自由去否定、批評國家,就說是違反所謂禮節、國家尊嚴的行為,實在可笑。 時至現在,劉霞仍然被軟禁在大陸,未能重獲自由,而香港就要討論國歌法立法,限制公民的表達自由,我們何嘗不是被困在一個無形的大籠牢之中?香港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保障香港人的表達自由,而且國際廣泛採用的《約翰內斯堡原則》具體訂明,和平行使表達自由「不應視為威脅國家安全」,亦不應「受到任何限制和懲罰」,包括「倡議以非暴力手段改變政府政策或更換政府」、「批評或侮辱國家或其象徵、政府、政府機構或官員,或外國或其象徵、政府、政府機構或官員」。 另一方面,擬議的國歌法是刑事法例,一經定罪,可處5萬元罰款及監禁3年。過往多年,不少國家包括俄羅斯、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及印度等,就是透過修改或訂立國歌法,收緊公民的表達自由。在中共加強全面管治的香港下,亦趨向威權政體的所為了。

Posted 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