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工聯會如何出賣工人? 

 

【撰文:郭永健】
作者為工黨副主席

二十年前,政府在主權移交後的第二周(1997年7月9日),便在臨時立法會提交《1997年法律條文(暫時終止實施)條例》,把7條在立法局時代通過的法例凍結,當中包括《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及《1997年香港人權法案(修訂)條例》。當初政府企圖在一次會議上完成條例草案的三讀程序,及後放棄,亦逼使臨時立法會在7月16日便通過凍結有關條例。

政府強硬的做法,除了用來否定及削弱立法局的權力及威嚴外,也顯示出其蔑視勞工權益的態度。除《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外,凍結的法例亦包括了容許工會有更大職權範圍和工作範圍的《1997年職工會(修訂)(第2號)條例》,以及防止歧視職工會會員的《1997年僱傭(修訂)(第4號)條例》。當時在臨立會的工聯會自稱代表工人利益,但竟沒有反抗政府當時的做法,以至香港的打工仔女至今仍缺乏集體談判權保障。

翻查記錄,當時代表工聯會的議員陳婉嫻、鄭耀棠及陳榮燦,雖然在三讀時投下反對票,但卻分別在二讀時投下贊成票。更令人氣憤的是,當需要把「《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的暫時終止實施」的第6條納入條例草案時,三位工聯會的議員竟投下贊成票!至於工聯會出身、曾在1985年至1995年擔任勞工界立法局議員的譚耀宗,更在所有政府提出的決議投下贊成票。從此可見,工聯會是贊成凍結集體談判權法例。

可是所謂的凍結法例,只是作為廢除法例的前奏。10月15日政府提交《1997年僱傭及勞資關係(雜項修訂)條例草案》,以廢除《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翻查記錄,工聯會鄭耀棠及陳榮燦在三讀時只是投下棄權票,而陳婉嫻更缺席投票。可是,在納入廢除《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的條文時,鄭耀棠及陳榮燦便投下贊成票,陳婉嫻照舊缺席投票。而譚耀宗在所有政府提出的決議,同樣繼續撐政府撐到底,投下贊成票。

當時鄭耀棠代表工聯會,辯解其立場:「我們極強烈要求設立集體談判機制,但是我們不同意早些時候通過的有關集體談判的條例的內容,因為那並不利於我們工會之間的團結。」可是,工聯會無論在立法局或臨立會,從來沒有提出法例修訂,而是直接了當廢除法例,而他們「極強烈要求」設立的集體談判機制,卻一直付之闕如。

簡而言之,集體談判權作為勞動三權之一,讓僱員有權透過工會作為代表,與資方進行集體協商,釐訂工作條件及福利,但工聯會當年竟然贊成凍結及廢除集體談判權,實在不能逃避出賣工人的罪責。

 

《1997年法律條文(暫時終止實施)條例》 《1997年僱傭及勞資關係 (雜項修訂) 條例草案》
二讀 經修正的第6條納入條例草案 三讀 二讀 第13條之前的標題、第13及14條、附表1第2部納入本條例草案 三讀
陳婉嫻 贊成 贊成 反對 缺席 缺席 缺席
鄭耀棠 贊成 贊成 反對 棄權 贊成 棄權
陳榮燦 贊成 贊成 反對 棄權 贊成 棄權
譚耀宗 贊成 贊成 贊成 贊成 贊成 贊成

 

註:

・《1997年法律條文(暫時終止實施)條例》-經修正的第6條納入條例草案:「《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的暫時終止實施」
・《1997年僱傭及勞資關係(雜項修訂)條例草案》-第13條之前的標題、第13及14條、附表1第2部納入本條例草案-第13條:「《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現予廢除」

職工盟將於10月28日至10月29日舉行恢復集體談判法絕食及遊行活動,屆時筆者亦會與工黨成員吳敏兒、麥德正、李卓人等參加。我們相信,團結就是力量,我們勢要重奪職場話事權!

今年五一遊行照片。工黨提供
30小時絕食行動︰
日期︰2017年10月28日
時間︰上午10時至下午4時
地點︰中環皇后像廣場,舊立法會旁

廢法20年・恢復集體談判法例大遊行
日期︰2017年10月29日
時間︰下午3時半
地點︰中環皇后像廣場,舊立法會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