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評周永新的全民老年金方案

文:郭永健

扶貧委員會早前終於開會討論周永新的全民退保研究報告。周永新團隊除了研究了政黨及民間團體的六個方案外,更提出了自己全民老年金的方案。

初看周永新的方案,實在不得不佩服他的道德勇氣。在香港相當保守、利己主義的社會下,提出如此大膽的方案。我認為該方案的特點如下:

1. 方案的財富再分配效應

方案以累進的形式供款,收入愈高者,僱員及僱主供款愈高,而低薪僱員供款負擔甚輕甚至無須供款,能有助收窄貧富懸殊。

在低收入人士供款的百分比較少之下,養老金的資金需要靠較高入息者能者多付,入息上限高定於月薪12 萬, 較強積金3萬元的上限高出四倍,亦減輕了較高收入組群的累退性。

2. 全民參與

長久以來,香港人都默許公務員享有較優厚的退休褔利,即使不是拿取長俸,政府的公積金供款亦較法定要求及私人機構為高。老年金作為公民身份的權利,而且公務員一般享有較高薪酬的情況下,實在不宜把他們排除。因此,方案包括了領取長俸的公務員及ORSO 的僱員,除了有助基金的投入外,更可彰顯方案的全民性。

可是,要通過上述的方案應該會面對很大的阻力。首先,當月薪12萬元的僱員需要供款2.5%的話,他每月供款的供額便要三千元,與其日後領取的老年金額相同(以現時的價格計算),但在一般退休年期短於工作年期下,僱員將會明顯認為付出的遠較得到的多。此外,僱主一方必定反對。以強積金供款上限為例,根據有關機制,相關的水平亦為3萬5千元,而非只是剛修訂的3萬元水平。現時3萬元的水平本來應在2012年實施,但因為僱主組織以當時剛實施法定最低工資,如再上調入息水平將會對經營成本帶來影響為理由而拖延。因此,不難想像,僱主必定以加重經營成本為由作出強烈反對。

同樣,政府作為全港最大的僱主,如果需要供款的人士包括公務員的話,政府的財政支出便不止過往提供有關退休的福利開支,更包括政府作為僱主的供款部份。

一般市民一向忽略全民退休保障中的社會保險特色,只是著眼於目前需要的付出多少,及日後領取多少。我將會另文再議全民退保中的社會保險的功能。最後,如果香港是為一個社群或共同體(community)的話,社會保險中各成員平均風險,互惠共責的精神將會是不可或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