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年開學禮演辭

校長、各位教職員、各位同學:

大家好,我是今屆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郭永健。一般來說,不少人在開學禮致辭時,都會對各新生祝賀,祝賀他們進入了大學,並進入了香港所謂的最高學府。他們亦大多會說,進入了大學標誌著人生一個新的階段的開始。

但是,我在這裏並不為大家感到高興,反而為大家感到難過。

首先,在座各位多數都是從香港殘酷的考試制度中脫穎而出的優異學生。大家告別了會考及高考後,都認為會告別了緊張的學業生活,並憧憬大學的生活會能讓大家自由自在地造學問。但令人難過的是,現在大學的考試測驗功課作業並不會比中學為少。在短短三個月的學期,一科可以有三次考試測驗,每星期都要交功課及上導修課。我想,我這樣說一定會令你們大吃一驚。

除了繁重的學業,拉Curve的評分方法亦使大家難以過上好日子。大家除了要和同學互相比較外,更要和逐年人數增加的非本地生比拼。加上,現在很多知名公司的面試要求甚至學校的海外交流計劃都需要同學過三。在此情況下,同學便投放大量精力讀書。最後,考試的平均分都是八十甚至九十分,大家要過三,就要差不多九十分才行。當同學發現自己成績不如別人時,便再投放更多精力,形成了惡性循環,花費了不少大學的光陰。

在此,大家可能認為我鼓吹大家放棄學業。但是,大家細心想想,大學除了讀以外,還有很多事情值得大家投放時間。況且,大家是時候拋棄小時候成續好便讀名校小學、中學,公開試成績好便入好的大學的思維。因為,完成大學後,大家還有五、六十年的人生,大學成績好縱使可以令大家一畢業便高薪後職,但亦不保證大家能一輩子都能順利。相反,在大學生活裏,除讀書以外的經驗、回憶,都能令大家一輩子獲益。

當大家有此自覺,不墮進圈套之外,大家更要去改變這個制度。如果大家認為有些東西是有問題,大家除了解完之外,甚麼東西都不做,顯然是有罪的。因為大家的沉默,令到問題繼續存在。大家的沉默,令到無知者繼續墮進圈套,令問題更益嚴重。最後,大家難以獨善其身。

其實,懂得怎去作出改變正正是大學三年應該學習的課題。大學的學術自主,同學的行為言論不受學校規範,正正賦予了大家求變的空間。大家告別了以往動輒受到家庭、學校規範的年代,大家能夠說出自己想說之言,作出自己想作的事。正正是有這樣的能力,我們便不能對身邊的問題沉默。

當大學、社會不斷提倡國際化,增強英語能力,從而提升香港競爭力的時候,大家可有關心過本土香港的問題?立法會選舉臨近,大家是否知道自己選區中不同候選人的分別?當別人爭取普選時,大家又對民主的了解有是否深入,抑或只是人云亦云地去支持或反對?當大家看見一些社會問題,例如年過七旬的老婆婆在街邊撿拾紙皮、汽水罐,大家又否感到心酸,抑或大家己經麻木,認為一些人的貧窮是理所當然?如果大家缺乏本土視野,缺乏本土情懷,我很難想像大家所講的國際化會是甚麼。那些國際化必定只是向錢看,看如何在全球化之下令自己得到利益。結果,全球化下帶來的剝削,跨國企業對落後國家的破壞、強國肆意發動戰爭及經濟戰爭的霸權,大家必定會視而不見。這個是必然的,因為大家連身邊的事物都不關心,又怎會關心與自己千里之外的人。

相反,當大家肯開始作出改變,大家便會更發現現實中種種黑暗處。全球糧食問題主因不在於所謂的供求失衡,更重要是投機者炒賣糧食期貨,從中獲利。可是,在所謂經濟自由的信條下,政府不作出監管,結果你我賴以為生的糧食價格不斷攀升,令到窮國的人民三餐不得溫飽。環保問題源於各國利益集團不肯放棄自己利益,以經損害經濟為由,令到各種環保的措施遲遲不能推行,美國不願簽署<<京都條約>>即為一例。

最後,本人以發生魯迅的一件事來作結。魯迅曾對前來約稿的「新青年」編輯就當時中國現狀作 出比方說:「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裡面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死了,然而從昏睡入死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 清醒的幾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倒以為對得起他們麼?」錢玄同說:「然而幾個人既然起來,你不能說決沒有毁壞這鐵屋的希 望。」最後,魯迅自我肯定說:「然而說到希望,卻是不能抺殺的,因為希望是在於將來,決不能以我之必無的證明,來折服了他之所謂可有。」願我們作那幾個起 來了的人,為世界的進步帶來希望。

多謝大家。

香港大學學生會
會長
郭永健
二○○八年八月二十七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